为演女4号她给“副导演”转账31次!检察官提示:要警惕骗子的“专业精神”

2021-10-28 09:49     方圆

今年1月,即将大学毕业的朱玲沉浸在要出演女4号的兴奋中,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作为一个新人,剧组副导演却要给她安排了4个助理,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但副导演回复她说:“没事,女一号还有8个保镖呢。”于是朱玲放心了,把要补上的助理费用发给副导演,继续等待开机。

朱玲就读于北京某艺术院校,她希望能在毕业前找到第一份工作。

2020年12月,朱玲经朋友介绍,下载了一款APP,她听说有很多剧组都在这款APP里发布招募演员的信息。

一番浏览后,朱玲看到有一部名叫《第一公主》的网剧将于2021年1月15日开机,眼下该剧组正在选角,拟在象山和横店拍摄。剧组组讯还留下了副导演谢鹏飞的电话。朱玲觉得这是个机会,便添加了谢鹏飞的微信。

加上微信后,朱玲给谢鹏飞发了简历和自我介绍的视频,对方觉得她条件还不错,承诺让她扮演《第一公主》中一“丫鬟”的角色,需要跟组20多天,片酬3万元,还说要先缴纳保险费890元。朱玲觉得890元和片酬相比不算什么,随即通过微信给谢鹏飞转账。

谢鹏飞和朱玲聊时常常用“老妹”“铁子”来称呼朱玲,显得很亲切。偶尔,谢鹏飞还会给朱玲发一些开车中的小视频,说他正在去横店的路上,这让朱玲更加相信对方是个“业内人士”。

12月30日,谢鹏飞称给朱玲换了更重要的角色,片酬涨到15万元,但同样的,需要她先缴纳一下助理、替身等人的保险和其片酬的税费。朱玲照办了。

半个月后,谢鹏飞又说,女主角换了演员后费用降低了,省下来的钱均摊给了其他演员,所以朱玲的片酬增加到45万元了。朱玲没有怀疑,补交了新增的30万元片酬对应的税款。

在这期间,谢鹏飞以疫情、演员或导演更换、手续还没办齐等理由将开拍时间一再延期。

今年1月中旬,朱玲得知自己居然可以出演《第一公主》女4号了,片酬也增加到75万元,但她还得再补交个人所得税。谢鹏飞还提出让她去客串另一部网络电影中的角色,之后还能参演一部院线电影。

朱玲想着自己一个新人,又非表演系出身,有点担心能否胜任女4号。谢鹏飞却一直鼓励她,回复她说,“这部戏打戏很多,你能留下就是因为你是导演系的,能吃苦。”

从丫鬟到女4号,除了不断上涨的片酬,朱玲的助理数量也在增加。得知能出演女4号的当天,谢鹏飞说给朱玲配备的助理从2个变成了4个,需要给助理交的各种费用变得更多了。

朱玲有些担心自己会被说成耍大牌,还问谢鹏飞:“其他主演也是吗?我怕我一个新人,别人看着不好。”第二天,她又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得到的回复是,“要的是排面”。

就这样,朱玲不仅得交片酬的税费和自己的各类保险,还得替助理、保镖、专属跟妆师、司机等工作人员交钱。

谢鹏飞给朱玲发来一个“助理”的微信收款二维码,还嘱咐她说每次转完账记得截图发给他。

案发后,朱玲回忆,谢鹏飞其实也并不是只收钱不办事的,除了反复和她敲定过出席活动、走红毯要用的礼服裙,他还曾给她发过一个只有前10集的剧本,叫《极品宫女2》。

该剧本主要讲的是女主角因为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女土匪,剧本还附上了这部剧的拍摄概况,有制片人、导演等信息,但出品公司写的是“保密”。这个“保密”甚至持续到朱玲即将和谢鹏飞签合同的时候。

今年1月15日,朱玲收到的电子版合同上依旧没有写出品公司,她感到很疑惑。谢鹏飞回复她说,还在保密阶段,到时候把纸质的合同寄过去就一定会写了。

但直到2月3日,朱玲都没能等来完整的剧本,也没见到期盼已久的演员合同,更别提预交了很多税费的片酬。此时,她已经先后分31次向“谢导”转账共计6万余元。

最终,朱玲选择了报警。

阅读下一篇

胡锡进:社会应该倾听瑞丽的呼声

瑞丽的情况引起了网上舆论的关注。老胡注意到,瑞丽官方已经召开记者会表达解决问题、加强抗疫服务的决心。老胡作为一个遥远的读者,我对瑞丽这座边境城市为阻击病毒而集体付出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