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超女上综艺离婚:主动揭开19年感情的伤疤,只为重新开始(4)

2021-10-23 09:20     腾讯

她听人家说,嫁给一个人就是嫁给那个人的生活。可他没有生活,只有工作。她问过他:“你的爱好是什么?”答案是:“我没有爱好。”

他会为自己剧本中的一场漂亮戏份感到开心。但写剧本这件事本身,无法让他获得持续的愉悦感。他对作品的衡量标准是,如果不能获得市场认同,那就没有价值。比如朱雅琼写的那些歌。他觉得她唱得不够好听。为了帮她,他买了不少书,研究歌唱技巧,一五一十地分析给她听。

但对她而言,唱歌是一种自我输出,是陪伴和治愈,远胜过于公众表达。

她将自己的音乐才华视为老天眷顾。小时候,那是她逃避父母争吵的方式。她躲进音乐里,亲手为自己建立一个新世界。那个世界多么美好,能将外界的一切隔离开来,她变得轻快起来。唱歌的人多可爱啊。她觉得所有人唱起歌来,都会变得无比真挚,“那种真挚的劲儿太动人了。”

她听过他唱歌。一次,两人在电话里互道再见,她没有挂断,听到手机那头传来歌唱声。他唱得真一般啊,但她听得很开心。那是她很少见到的王秋雨,一个快乐、松弛、可爱的王秋雨。她真心希望,这样的时刻再多一些。

一度,音乐将她带向了更远的地方。2006年,朱雅琼参加《超级女声》,获得全国总决赛第13名。她签约天娱,后来又跳槽到华谊。2008年,她跟华谊解约。

朱雅琼在2006《超级女声》中演唱《像鸟儿一样》

她开始质疑自己的作品。一定是写得不够好,否则,为何枕边的人不认可,公司也不认可?现在再看,她才发觉当时太认死理了,缺乏柔软身段去处理种种事物,因此没能在娱乐行业继续做下去。

她决定去读书,学乐律学,通俗地说,就是用数理的方式解释音和音之间的关系。她认识了一大帮同学,有研究电影的、戏剧的、传统文化的,世界一下被打开了。到第二年,她终于“变成一个正常人”。第三年,拍毕业照时,身边的人问:“你们班有个超女你知道吧?”“我就是。”她很得意,感到已经真正地“融入到大家当中”。

她一直在成长。她的世界越变越宽,但丈夫看不到。她觉得丈夫始终站在很高的地方俯视她。在他眼中,她依然是“没什么值得表扬”的人。

一次又一次,在这种“嫌弃和鄙视” 当中,她内心有个声音越来越响:“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怨念越积越多,她无法再与他好好对话。她不喜欢那个满是怨气的、情绪化的、不断自我否定的自己。她要尊重,要平等。但他给不了她这些,“所以我选择了‘翻桌子’,这是武汉话,我把桌子翻了,我不跟你玩了。”

听到王秋雨说不喜欢她唱歌,朱雅琼觉得被“刺伤”了

她是唯一一位主动报名参加《再见爱人》节目录制的嘉宾。她要以一种勇敢的、自我揭露的、充满仪式感的方式,为这段婚姻画上句号,给自己一个交代。

录制很累。新疆天黑得晚,凌晨两三点睡,早上六七点就该醒了。心更累,每天,都要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把伤疤再揭开一次。

第一期节目播出时,王秋雨回来拿东西。两人在沙发上一左一右坐着,一起看了这期节目。他们什么都没说,王秋雨看完后就走了。她一直在哭,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她既痛苦又宽慰。

第12期,旅程即将结束,两人面对面坐下,完成节目组设置的36道问题。她很欣慰,他最快乐的记忆里几乎都有她。最难忘的是和她一起去珠海,一路上,她都在唱歌。难得地,他说喜欢听她唱歌。

她依然对未来的日子充满向往。将来的每一天,她都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继续去遭遇那些新的、有趣的、未知的事情——不再需要身边有个人。

关于过去,她什么都不想改变。她知道自己的成长环境没那么好,有许多让她感觉受伤的地方,但是大家都尽力了,谁也不是故意伤害谁,只是不得已。现在,她理解每一个人,也接纳自己:她就是感性的、没那么成熟的、容易快乐也容易悲伤的。

最后,他们对视四分钟。她很平静地看着他,内心没有任何波澜。她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他们终于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对话了。两人似乎调转了角色。向来理性的王秋雨掩面哭了许久,朱雅琼也掉了泪,但表情冷静、坚定。

一切都清楚了。她确定,他是爱她的,他为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但他也有无能为力的地方,他的过去决定了他是这样一个人。她深深同情他、心疼他,但无法帮助他。再纠缠下去,两个人会很可怜,儿子也会很可怜。她只能结束这段婚姻,重新开始。

她说她正在做一个女生在20多岁时该做的事——追求、完善自我。人生走到现在,才意识到任何阶段都无法跳过。她变得孤独又自由。她开始创业,与朋友一起经营一家直播公司。

她像是在与自己进行龟兔赛跑。曾经她是那只贪玩的兔子,现在她是乌龟。兔子停下了脚步,乌龟慢慢地、坚定地超越了它。

阅读下一篇

张信哲回应代言赌博平台:希望事件早日结束,反思检讨自己

原标题:张信哲回应代言风波,希望事件早日结束,深刻反思检讨自己 12月30号,张信哲通过社交网上发布消息回应近段时间的代言风波。张信哲在长文除了诉说事情的整个过程之外,同时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