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超女上综艺离婚:主动揭开19年感情的伤疤,只为重新开始(2)

2021-10-23 09:20     腾讯

后来看节目朱雅琼才意识到,那句话深深伤害了他。但那天,他反应很平淡:“好吧。”

朱雅琼的答案让王秋雨深受打击,在他看来,他们的婚姻“相当完美”

没有挽留,没有不舍,这种态度刺痛了她。她感到内心疼痛,像黏在一起的皮与肉,即将被硬生生扯开。日子越往后过,后悔就越强烈。有好几次,她都试图收回离婚提议,满脸堆笑着问:“要不别去了?”但他很坚决。

2019年5月9日,他们第一次离婚。

那个月,她怀孕了。家人不知道他俩离婚,还商量着回武汉待产。临走之前,他们跟妈妈说出门做孕检,偷偷复了婚。

2

孕期很痛苦。

身体不可抑制地膨胀起来,从96斤长到170斤。怀孕7个月时,因为耻骨分离,她无法行走,无法下蹲,无法翻身,连厕所都不能自己去。

生产前一个月,王秋雨来武汉陪产。看到妻子臃肿的身体,他有些感动。“他觉得我是一个很自我的人,为了孩子可以牺牲自己,长这么胖,他说他感受到我对孩子的爱。”

但痛苦是无法分担的。夜里她难以入睡,身子每挪一厘米就钻心地痛。朱雅琼觉得自己变得非常丑,哪有什么母性光辉可言。“说孕妇多么好看,这都是骗人的。明明就不好看。”

腊月二十八那天,她进了产房。孩子生了一整天才落地。到了出院的日子,武汉因为新冠疫情封城。亲戚开车把他们载回了家。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那样的长江大桥:一条永远拥堵着的桥,此刻静悄悄的,一辆车都没有。

春天还未到来,疫情依然严峻。每天,她都被绝望和担忧笼罩。她的伤口尚未愈合,身材走样,肚皮变松了,打个喷嚏,尿漏出来。孩子身上任何一点变化都让她紧张,肚脐周围泛白怎么办?万一发炎,眼下去哪儿找医生?她情绪不好,奶水有限,想弄条催奶的鲫鱼,但就是买不着。此外还有她摇摇欲坠的婚姻——王秋雨是个很好的父亲。他关照孩子的饮食、粪便和情绪,每天晚上都陪她起来给孩子喂奶。但矛盾无法调和。终于有一天,他们在孩子面前吵了起来,孩子躺在床上,开心地笑。“他以为我们两个在玩。一看他笑,我好心酸。”朱雅琼说。

她很坚定,要脱离他,彻彻底底地脱离。这意味着,她要养活自己了。她找到一份艺人总监的工作,5月初回到北京,租下房子,开始上班。

2020年5月,朱雅琼在录音棚录制歌曲《她们》

她开始面对非常具体的生活,同时面对许多心碎时刻。她觉得自己在努力地跑一场马拉松,过去,一回头,身后总有王秋雨在。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只要他在,就能给她安全感。但现在,她再回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好在,每当新一天的太阳升起时,她总能获得新希望。公司离她住的地方两公里,骑共享单车就能到。这种在路上追赶的过程给了她活着的感觉。高跟鞋踩在办公室地板上发出紧张而响亮的声音,她总是昂首挺胸,内心澎湃:我是艺人总监、部门老大,你们都得听我的。生活就在她的掌控之中。

王秋雨喜欢她穿平底鞋。他欣赏的她是可爱的、活泼的。离开他以前,她只有一双高跟鞋。离开他之后,她给自己买了一双5厘米高的黑色靴子,后来是7厘米,最近又买了一双12厘米的。

她从此只买高跟鞋。因为有人跟她说,要想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就得站高点。

3

2021年4月,又到了北京舒适的时节——气温不冷不热,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

朱雅琼的内心有些东西在复苏。她明确地感到自己正在好起来。她下班路过足球场时,看到一群年轻人在踢球,场馆的大灯照耀着他们,一切都被笼罩在春夜编织出的柔和的网中。她也变得惬意起来,那是一种久违的踏实、平淡的感觉。

她感到自己正在和过去告别,虽然那远不是挥挥手那么简单。

很多时候,她都在用王秋雨的眼光审视自己。她跟朋友去逛街,常常无意识地脱口而出:“如果王秋雨在这儿,他一定会说……”

如果王秋雨在这儿,他不会像别的丈夫那样,对妻子的采购行为袖手旁观。他会果断地将那些他认为不错的衣服挑出来,要她去试,再从当中筛选一轮。有时,她小心翼翼地拿着自己看上的衣服给他看。他很诚恳,也很伤人,皱起眉头,问她:“你非要我选吗?”意思是,哪件都不好。

她怀疑自己品位。后来,这种怀疑蔓延到人生观,蔓延到这场婚姻的每一处细节。

怎么至今还无法摆脱他的影响呢?她生自己的气,“人生是我的。”她“报复”般地买了很多带蕾丝的衣服——那是王秋雨不喜欢的。

阅读下一篇

张信哲回应代言赌博平台:希望事件早日结束,反思检讨自己

原标题:张信哲回应代言风波,希望事件早日结束,深刻反思检讨自己 12月30号,张信哲通过社交网上发布消息回应近段时间的代言风波。张信哲在长文除了诉说事情的整个过程之外,同时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