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邱文平:大美新疆说成人间地狱,简直是对人类智商和基本文明的挑战(4)

2021-10-17 09:00     观察者网

我在新疆长大,因为一直做新疆问题研究,所以有非常多的感慨。我刚刚从新疆回来,这几年我每年都回去很多次,有一种深刻的感觉,现在和以前的区别就是,我感觉到放松了,安全了。前五年大家去新疆的感受非常深刻,一种深刻的恐惧。新疆的朋友跟我说,你们在上海担心房价的问题,我们在新疆担心生命的问题,要房子干什么?所以整个经济、社会发展遭到了严重挫折。这两年回去,我深刻地感受到放松了,因为夜市全都恢复了,民众都开始出去吃喝玩乐了,这才是真正的人权。你活着的权利、自由的权利,不受威胁、像个人一样活着的权利。

第二,是新疆的社会大规模地改造。现在我回家看,清一色全部都是新楼、新街道、新的设施、新的文化,它是现代化,是新疆整个人民迈入我们社会主义建设新阶段,进入小康社会的标志,这个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实际上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新疆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巨大的社会变革和思想解放?我们就要提到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宗教观和中国的民族自治制度。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从本质上是以解放被压迫的穷苦人民为目标的,中国的老少边穷地区,是我们国家关心的重点地区。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优惠制度是其它国家所没有的制度,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边疆补贴、民族干部(培养)、扶贫工程、高考加分、内高班(内地新疆高中班),一系列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设计,其实其它国家是没有的。我们中央领导特别提出来,我们是“多元一体”的民族观。新疆有个比喻非常好,说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像兄弟姊妹一样地来团结在一起。这种家族式的观念是我们中国传统的儒家智慧。

新疆以前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暴恐的问题?首先我们从自身看问题,随着改革开放后我们观念发生很多差别,造成了“孔雀东南飞”的后果。大批年轻人都离开了新疆,加上我们建国后对民族分裂分子没经过非常清晰和明确的清理,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宗教极端主义得以盛行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新疆的贫困和人口爆炸。南北疆分成两块,实际上再加上阿勒泰地区、伊犁地区,是分成四块的,大多数都是维吾尔族。人口从建国初期的220万到现在的1270万,增加了接近1050万左右。可想而知,它的人口承载量是非常有限的,人口爆炸就导致了生存非常艰难。不做更多建设,问题就来了,其它宗教势力来争夺民心,所以新疆的巴楚暴力恐怖案一直延续到非常严重的“7·5”事件,暴恐连绵不断。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