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邱文平:大美新疆说成人间地狱,简直是对人类智商和基本文明的挑战(10)

2021-10-17 09:00     观察者网

观众:现在在当地的人口结构中,汉族人口的生育率近年来是下降的趋势,而且汉族人口老龄化(问题)比较严重。但同时,少数民族人口增长的潜力很大,而且人口的年龄结构是比较年轻的。这种趋势如果发展下去的话,会不会对以后的这种人口结构产生一个比较重大的变化?

邱文平:首先从经济发展来说,美国这两年的制裁导致新疆企业非常的艰难,各种企业都受到很严重的影响,又加上疫情的管控,新疆人确实是在流失的。

这次我们去(新疆),专门跟新疆宣传部部长田文部长谈过这个问题,她说我们很有信心。她说现在处于困难时期,我们就把基础设施做好,把服务做好。她说我们相信,经济发展是有规律的,社会发展也有其规律。当你一切做好之后,“筑巢”就能引“凤”来。她说其次,我们全国有这么多省在支援,我们不是孤立的。很多人对新疆的概念有问题,它不是一个边陲,实际上今天再看“一带一路”倡议,新疆是整个中亚地区的核心和枢纽,如果企业从长远布局的角度看,新疆必定成为中亚核心地区,人口各方面都完全不是问题。

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城乡寄宿制小学学生在课外活动时合影(图源:新华网)

张维为:新疆有个说法叫“兵团还有兵团的孩子”,特别是在五十年代,有的是抗美援朝结束直接就到新疆了,整个的军转民。多少代人把新疆建设到今天这个水平。今天即使从上海到新疆,你也会觉得那个地方非常棒,非常适合生活、适合创业,我们的兵团把基础设施全部做好,真是很不容易。

观众:如何从《国际法》和国际组织平台的角度,来保护因所谓“强迫使用劳工”而受到制裁的中国相关企业和产品,同时如何通过《国际法》和国际组织平台的角度,来反击西方相关的违法违规活动?

张维为:现在我们跟美国人在舆论斗争时经常讲,他们讲根据这个规则的制度,你不能违反现有的规则和制度,我们说我们只承认联合国为中心的制度安排,这有很大的差别。在联合国里一整套规范,很多是中国人参与建设的,包括《联合国宪章》。这当中有很多原则,我们可以充分地利用,这当中我们有很多空间可以运用。

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中国人自己,在今天中国崛起之后,在新疆崛起之后,我们怎么为《国际法》、为国际组织做出贡献。为什么他们可以搞BCI(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我们为什么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市场,新疆棉质量这么好,能不能创一个标准呢?这个标准以后就变成世界的标准了。

国际组织也是,我们可以建立一些新的国际组织,甚至总部可以设在新疆。我看到美国参议院通过一个法案,说所有美国企业如果使用来自新疆产品的话,要明确地告诉我们这里没有强迫劳动,它实际上就是要打断新疆产业链。后来我们网上网民很有智慧,说我们把我们的稀土企业全部注册到新疆,稀土马上停止出口就可以了嘛。

实际上有很多通过我们的努力、研究、智慧,可以打败西方的利用规则、利用国际组织来对我们的围剿,我们可以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而且要有创意,不要被现有的制度完全框住,因为往往法律的规定是滞后的,往往现有的法律是保护现有的某种意义上既得利益者。所以,我们要有创新的精神,中国自己就可以推出自己的很多东西,我们现在已经在做“一带一路”有关的基金等,我们都在做。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