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地方长官被塔利班处决?美媒:已秘密出逃美国

2021-09-26 16:30     观察者网

【编译/观察者网 王恺雯】作为阿富汗前政府为数不多的女性官员之一, 41岁的萨利玛·马扎里(Salima Mazari)因抵抗塔利班而闻名,不过,在8月中旬传出她被塔利班逮捕的消息后,马扎里也逐渐销声匿迹,外界一度猜测她已被处决。

不过,美国《时代》杂志网站9月14日披露,马扎里还活着,并且从未被捕。在逃离阿富汗后,她目前正在美国的一个"秘密地点"。而这篇报道的作者之一扎卡里亚·哈桑尼(Zakarya Hassani)正是协助马扎里逃跑的人之一。

《时代》杂志报道截图

塔利班"破城"后,决定放弃抵抗

报道称,马扎里是阿富汗仅有的3名女性地方长官,2018年起主政阿富汗北部巴尔赫省的查金特地区(Charkint District)。在上任初期,她就开始招募和训练当地民兵和政府军,以打击塔利班,更亲自上前线举枪作战。仅2020年,她就通过谈判招降了100多名塔利班成员。

身处美国的马扎里  图源:扎卡里亚推特

今年夏天,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如劈竹,马扎里和她的队伍虽然造成了塔利班的"大量伤亡",但随着8月14日巴尔赫省首府马扎里沙里夫被攻破,塔利班控制巴尔赫省,当地的亲政府势力也不得不面临更大的挑战。

巴赫尔省陷落的消息传来时,马扎里正在省长阿齐米(Mohammad Farhad Azimi)的办公室里,他的卫兵冲进办公室大喊,政府军已经投降,塔利班正在从四面八方涌入首府。与此同时,查金特的民兵领导人也给马扎里打来电话,告诉她当地的道路已经被封锁,塔利班"计划伏击任何经过的人"。

得知这些消息后,马扎里决定放弃抵抗,"继续战斗将损害我们人民的利益。"

一路惊魂

当西方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着马扎里被塔利班逮捕的消息时,她正在四处寻找逃离阿富汗的路径。

报道称,阿齐米建议马扎里找到一条通往阿富汗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海拉坦镇(Hairatan)的路,那里距离马扎里沙里夫约75分钟车程。

"我和我的丈夫、警卫一起出发了。几位著名的领导人,包括前副总统和军阀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巴赫尔省前省长和'圣战者'指挥官努尔(Atta Mohammad Noor)"都加入了我们的行列,许多阿富汗(政府)军队也跟着撤离。"马扎里说。

当他们一行抵达海拉坦时,阿富汗-乌茲別克斯坦友谊桥(该桥是两国的唯一连接点)的阿富汗一侧挤满了高级官员,每个人都惊慌失措。让马扎里绝望的是,她被禁止通过,只有阿齐米、杜斯塔姆、努尔和一些议员被允许通过。

马扎里知道塔利班很快也会抵达海拉坦,于是先在当地的亲戚家中短暂避难,然后穿上罩袍,开车前往一个位于沙漠中的高速公路交叉口。在那里,马扎里的亲戚正等着将她偷偷送回马扎里沙里夫。

"我在城里的亲戚家躲了两天,然后决定逃往喀布尔。"马扎里说,她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但抵达阿富汗首都机场,登上外国的撤离航班,是她"唯一的希望"。

点击查看大图

马扎里逃亡路上的关键地点

马扎里说,她从其他成功穿越阿富汗的人那里听说,塔利班不太可能在检查站盘问平民群体,尤其是有很多穿罩袍的女性在场的情况下。于是,她又穿上了罩袍,和她的丈夫以及几个亲戚一起坐着一辆破旧的汽车出发了。

一路上,每当经过检查站,马扎里一行都会紧张地握住彼此的手,但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被认出来。按照马扎里的说法,当时正逢阿富汗"崩溃的第一天",塔利班士兵们正在庆祝,很轻易地就让他们通过了。

抵达喀布尔后,马扎里一行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为了确保不被跟踪,他们不断转移住所,与此同时,她也不敢贸然冲入外国大使馆或是机场,只能把文件寄给和美、英、德、荷兰等外国政府有联系的朋友。

逃离喀布尔

马扎里将自己的文件寄给了长期报道阿富汗战况的记者扎卡里亚。8月20日,已经身处巴黎的扎卡里亚给马扎里发去短信,确认她是否活着。

由于担心对方设陷阱,马扎里没有回复其他陌生号码的信息,但她认出了扎卡里亚,并将所有家庭成员的信息都发给他,请求帮助。扎卡里亚随即将消息告诉了加拿大籍作者罗宾·黄(Robyn Huang),后者的搭档、加拿大摄影记者马特·雷切尔(Matt Reichel)正在帮助同事和朋友撤离阿富汗,他和一些美国官员保持联系。

雷切尔说:"我们准备了她(马扎里)所有的文件,并附上一封信函解释她还活着,且风险极高,如果她被找到,很可能会被杀害……最终,我在国务院的一位朋友……将她的信息转交给了联合跨部门小组和国务卿办公室的一位高层人士。这个人在几个小时内就回复了,提供了帮助。"

另一边,马扎里的其他联络人也在尝试展开救援。

8月24日一早,马扎里收到从一个未知阿富汗号码发送的英文消息,对方声称来自美国救援协调小组。她说,在一阵焦虑的兴奋过后,她向对方分享了所有家人的信息和所在位置的精确坐标,还按照对方要求发了一张比V字手势的照片。

不过,当她把这些告诉扎卡里亚时,后者却警觉起来,怀疑是对方是巴基斯坦情报机构。好在最后虚惊一场,消息被确认来自美军。

美方计划用直升机将马扎里及其家人带走,把他们送往喀布尔国际机场,当晚7点,马扎里接到电话,告诉她在集合点见面。随后,马扎里和13名家庭成员匆忙出发;7点22分,她告诉扎卡里亚已经到达喀布尔机场。

马扎里抵达喀布尔机场后向扎卡里亚发去照片  图源:扎卡里亚推特

第二天(8月25日),马扎里和家人登上了一架飞往卡塔尔的美军飞机,目前正在美国一处秘密地点等待重新安置。

马扎里表示,她从未想要离开一个她努力捍卫的国家,她觉得阿富汗政府背叛了她,"在喀布尔机场,我目睹了一个国家的灭亡,很多家庭背井离乡,把一切都抛在身后……我哭了很多次……一想到我的人民和战友的奋斗和牺牲,我就感到如鲠在喉,每每想到这些,就感觉我快死了。"

此前,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已经表示,女性可以继续在新政府中工作,但在领导职位或内阁中"可能没有"女性。马扎里称,对阿富汗女性的前景感到担忧,她认为,武装斗争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需要找到另一种方式来帮助这个国家。"

阅读下一篇

佛州州长:不愿打疫苗而下岗的警察可来“再就业”,还发5000刀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因不愿接种疫苗而丢掉工作的美国警察有了新去处——佛罗里达州。 共和党籍的佛州州长罗纳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10月24日表示,他将签署一项法案,为不愿打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