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首富”悬赏山西前首富,最高奖励2100余万(2)

2021-09-16 10:49     山西财经

法院审理后认为,在此案中,原告美锦公司与李兆会及案外人A股份公司、A公司共同为被告海博鑫惠公司的2亿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各方并未约定分担的比例,故依法应由四名保证人平均分担,即被告李兆会仅应承担原告美锦公司向被告海博鑫惠公司不能追偿部分的四分之一。

原告关于被告李兆会是案外人A股份公司及A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故应承担全部责任的主张,因原告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故法院没有采信。

综上,上海市第一中院于2017年3月15日作出判决:被告海博鑫惠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支付代偿款本金216228262.63元及利息;被告李兆会对被告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述确定的付款义务中未清偿部分承担四分之一的连带清偿责任。

接班往事

2003年,远在澳洲读书的22岁的李兆会因其父李海仓遭遇枪杀,被急召回国,成为海鑫钢铁集团新掌门人,当时,这家公司年销售收入已达3.10亿美元。

接班最初几年,李兆会掌舵的海鑫钢铁发展迅猛,2004年,海鑫钢铁总产值达到70亿元,同年还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第一。在2004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中,李兆会位列第19,超出其父在世时的27位。

2008年,李兆会通过旗下海鑫实业以6.1亿元受让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亿股民生银行股权。相关资料显示,通过投资民生银行,李兆会保守获得收益26.59亿元。

此后,李兆会以海鑫钢铁和海博鑫惠为平台,在A股中投资了兴业证券、山西证券、光大银行、新能泰山、万向德农、益民集团、中化国际、太钢不锈、日照港等,此外,李兆会还投资了银华基金,民生人寿,上述收益总计超40亿元。

依靠一系列投资收益,2008年,27岁的李兆会以125亿元身家成为山西首富,2010年,凭借100亿元身家再度登上胡润富豪榜。

此时,李兆会妹妹李兆霞名下的海博鑫惠亦悄然壮大。据悉,在海鑫钢铁2010年的一次改革中,海鑫实业的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被转入海博鑫惠旗下。此后,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被增至9.8亿元。

2014年春节后,海鑫钢铁的危机毫无征兆地全面爆发。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拖欠工人工资、炼铁炉陆续停产……2014年3月19日,海鑫钢铁全面停产。

停产后,海鑫高管曾对外宣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账面资产为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

当年11月12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李兆会旗下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焦化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和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五公司重整案。

与此同时,李兆会本人同样面临巨额债务,包括光大银行、韩国东亚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纷纷向其索赔,其涉及的诉讼超120起,其本人面临的债务纠纷金额近10亿元。

巨额索赔背后,李兆会早已不见踪影。2017年底,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公布了两条执行信息引起舆论关注,“被执行人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被执行人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张亚敏出境。

据悉,作为海博鑫惠高管,李兆霞也被一起限制出境,此外,法院还将李兆会列为失信人。不过,为躲债,兄妹二人的身影几乎消失,至今去向未知。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