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渐冻症女子因太痛苦两次雇闺蜜男友杀自己,对方却拿着4.6万跑了

2021-09-03 09:09     潇湘晨报

渐冻症病人李小中由于没办法自主结束生命,两次买凶杀死自己,但均未成功。渐冻症病人神志通常保持清楚,而身体就像慢慢被“冻住”,生活极其痛苦,更残酷之处在于,病人一旦发病,病情只会逐渐加剧不会回头。

两年多没有下楼,51岁的湖南安化县渐冻症病人李小中的世界,就禁锢在客厅和卧室的3米范围内,在一台安装了眼控仪的二手笔记本前,无法言语、行动的她度过了4年时间。

由于没办法自主结束生命,这个渐冻症病人,两次买凶,雇请闺蜜男友杀死自己,但均未成功。2021年,“杀手”因诈骗获刑。

李小中仍在生与死之间,苦苦挣扎。一方面,她不放弃打听“安乐死”的消息,而同时,她也会忍不住打听可能治疗渐冻症的新药或医疗器械。

对于“渐渐被冻住”还是注定结局的渐冻症病人,他们以及类似病患群体的“生命自主权”之争,因所涉司法与伦理问题的复杂性,至今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01

摔一跤后确诊患渐冻症

2018年以前,今年53岁的安化县人谌石军在珠海一家物业公司上班,妻子李小中在北京开理发店。女儿婚后定居长沙,一家人看上去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直到妻子患上渐冻症。

2017年,和李小中一起长大的闺蜜姚芬芳,邀她合伙在北京丰台区开了一家小理发店,生意还不错。

姚芬芳还记得,2018年7月的一个晚上,两人正挽手散步时,闺蜜突然狠狠摔了一跤,裤子都摔破了,“当时我很奇怪,我们都走在平地上。”

从那天开始,李小中就一瘸一拐的,渐渐地连挤公交车都力不从心。参加女儿婚礼,也要人搀扶。10月,她只能暂停了北京的生意,回到家乡湖南求医。

妻子回来后,谌石军陪她四处求医问药,不想在大福坪私人诊所打了一针后,病情反而更严重了。

夫妻两决定到大医院看看,2018年在湘雅医院做完了所有检测,医生怀疑是渐冻症,“当时没听过这个病。”

得知渐冻症没什么好的治疗方法,最后会呼吸衰竭而死,李小中心跳加速。

2019年,武汉同济医院最终确诊为渐冻症,夫妻俩全身瘫软,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了现实。

他们的人生,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北京的生意只能彻底放弃,李小中搬回湖南小县城。为了照顾她,丈夫也辞职了。两人都没了收入,只能靠积蓄。

刚开始手头还宽裕,李小中还能吃进口药利鲁唑,担负得起每月4000元的药费,“药物也只是延缓病情。”

才半年,夫妇俩的积蓄就快见底。李小中只能停了药,病情日益加重,早期她还能慢慢举起勺子吃饭,到后来丧失说话的能力,甚至连舌头都不能动了。谌石军有时希望,“这是一场梦。”

02

自杀失败后,她决定买凶

在闺蜜姚芬芳眼中,过去的李小中,喜欢逛街买漂亮时装,爱唱歌,会把租房收拾得整洁温馨,是个典型的湖南女人,爱美、要强。

但她生病后,有时,姚芬芳想和李小中视频聊天,她一直不接,“她说自己现在很丑。”

“我们一起长大,又结伴闯荡,从珠海到北京。连嫁的婆家都挨在一起,有啥不能看。” 姚芬芳数落了老友一顿。

但接通视频后,她才倒吸一口冷气,见识了渐冻症的残酷——老友瘦了一大圈,穿着松垮的衣服,窝在轮椅里,已无法走路,口齿不清。

在谌石军看来,妻子一向倔强有主意,年轻时漂亮活泼,没要彩礼义无反顾嫁给还是穷小子的自己,中年后,又不顾自己反对跑去北京开店。但他没想到,妻子会倔强到密谋轻生。

不堪忍受病痛折磨,看了不少病人后期吸痰的视频,有洁癖的李小中,担心自己也有那么一天,恶心到家人,开始想办法结束自己生命,“我已经是无药可救判了死刑的人,何必浪费钱在我身上。”

她决定自杀。

2019年1月29日,很晚才从外地到家的谌石军,进门就看到妻子昏迷在床边,掺了97片安定的酸奶泼得满地都是。昏睡3天清醒后,李小中就不能说话了。

谌石军至今不知道,妻子怎么搞到了安定。他只能叮嘱保姆寸步不离,“我明白她活着痛苦,但好死不如赖活着。”

2020年,李小中发现手也开始哆嗦,不想最后人财两空,决定雇人杀死自己。至于人选,她看中了闺蜜的河北男友张青(化名)。双方在微信上约定了杀她的方式,以及酬劳。

张青第一次动手,是2020年7月10日,那也是李小中第一次见到他。那是一个1.6米多,有点胖的男人。

她早就哄骗保姆将3罐煤气搬进卧室,一等她转完1.98万元,张青就迅速打开3瓶煤气阀门后离开。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