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福山:阿富汗事件标志着美国霸权的终结

2021-08-21 09:30     观察者网

【文/弗朗西斯·福山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本周,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权垮台,绝望的阿富汗人竭力想要逃离喀布尔。随着美国与世界渐行渐远,阿富汗的这一恐怖画面显示出在世界历史上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一事件所反映出的真相是,美国时代的终结提早到来了。导致美国虚弱和衰落的长期因素更多来自于国内而非国外。美国仍会在未来数年保持其大国地位,但它到底具有多大的影响力则取决于其解决内部问题的能力,而不是它所执行的外交政策。

从1989年柏林墙倒塌到2007-09年金融危机爆发,美国霸权独占鳌头还不到20年。那时的美国在军事、经济、政治和文化等诸多权力领域都占有优势。它最狂妄的时刻出现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当时它不仅想要改造阿富汗(两年前入侵)和伊拉克,而且还想改造整个中东地区。

正如它低估了本国自由市场经济模式对全球金融的影响,它也高估了军事实力对政治的影响,以为单凭武力就可以引发重大政治变革。历经十载,美军深陷在两场游击战中无法自拔。由美国领导的全球化运动引发了严重的不平等,而一场国际金融危机更使这种不平等雪上加霜。

弗朗西斯·福山在《经济学人》杂志发表本文

这一时期的单极化程度在历史上都是比较罕见的,此后整个世界逐渐恢复到一个更为正常的多极化状态,中国、俄罗斯、印度、欧洲和其他权力中心从美国手里拿走了部分权力。阿富汗可能最终不会对地缘政治造成太大的影响。美国在1975年撤出越南,这一提早出现的耻辱性失败并没有击垮美国,它很快就在十年后重回巅峰,现在正与越南一道遏制中国的扩张主义。美国仍掌握着许多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经济和文化优势。

对美国全球地位构成最大威胁的是其国内形势:美国社会呈现出严重的两极分化,几乎在所有议题上都难以达成共识。这种两极分化始于税收和堕胎等传统政策议题,但此后就演变成了一场有关文化认同的激烈斗争。认为自己被精英集团边缘化的人群要求得到承认。我在30年前就认定这是现代民主的一个致命弱点。在通常情况下,一个严重的外部威胁,如全球疫情,应该成为团结民众共同奋斗的机会。但新冠肺炎危机却加深了美国社会的裂痕,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以及现在的接种疫苗都不再被视为是单纯的公共卫生措施,而是划分不同群体的政治标识。

阅读下一篇

拜登正式提名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美国白宫8月20日发布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决定提名尼古拉斯·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