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撒眼、泼硫酸、扎“艾滋病毒针”为报复女友不择手段获刑13年(4)

2021-07-28 17:20     开屏新闻

雇凶伤人者被判13年

给王玉立打电话的神秘男子郑某成为案件突破口,他招供称是大荔县男子刘玉宝雇佣他给王玉立扎“艾滋病毒针”的。

2019年6月13日,刘玉宝被抓获。他供述,高培栋提出让他找“艾滋病毒针”,想扎王玉立。他觉得扎人是犯罪行为,而且也不知道去哪里能弄到艾滋病毒的针剂,为了不得罪对方,就谎称能找到这种针。但是,刘玉宝怕王玉立辨认出他,就雇佣了甘肃人郑某。

郑某也没有这种针,为了赚钱,就让王玉立“假装被扎针”。于是,高培栋给了刘玉宝1万元钱,刘玉宝给了郑某7000元“扎针费”,大家“共赢”了。

刘玉宝还给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有个叫聂国庆的男子经常威胁高培栋说“我在公安局门口,不想活了”。高培栋每次听到聂国庆威胁他就暴跳如雷,但又没办法。“我感觉聂国庆有高培栋什么致命把柄”,刘玉宝告诉民警。

警方传唤了高培栋,正在审查的时候,聂国庆到东关派出所自首。犯罪嫌疑人田永刚、薛永昌相继被警方控制。

经警方查明,高培栋指使聂国庆找人教训王玉立,聂国庆找来田永刚和薛永昌,两人用撒石灰攻击王玉立姐妹,并用棍子殴打二人。还用抢包制造抢劫的假象迷惑警方。但是姐妹二人长得太像,打伤的是王玉立的姐姐。

因为打错人,高培栋提供了一桶硫酸让聂国庆泼王玉立。聂国庆又指使田永刚和薛永昌再次作案,两人仅仅为了一万元的“佣金”,给王玉立造成了终生残疾。

右胳膊因为皮肤粘连抬不起来

高培栋承认,给王玉立扎“艾滋病毒针”,是为了让王玉立患上性病,让她身边没有男人。

膨胀的占有欲在冲破道德和法律的制约后,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2021年6月18日,渭南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高培栋3次指使他人采取暴力手段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以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指使俩疑犯袭击王玉立的时候抢劫王玉立姐姐的挎包)判处高培栋有期徒刑13年。其他共犯也被判处12年至一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

十余年中,此案迟迟没有侦破,有关部门在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将此案列为典型案例。截止发稿,开屏新闻记者了解到,高某敏被给予“政务记过”处分,有关部门也已经开始调查其涉嫌渎职行为 。

(文中王玉立为化名)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