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撒眼、泼硫酸、扎“艾滋病毒针”为报复女友不择手段获刑13年(2)

2021-07-28 17:20     开屏新闻

升级的恶意报复

2007年6月15日凌晨1时许,这个日子王玉立永远不能忘记。

收摊后的王玉立和双胞胎姐姐骑电摩回家。路上姐姐发觉不对劲,好像有人跟着她们。“我往后看了看,看到一个高点的人骑着摩托车,一个胖点的人坐摩托车,姐姐当时就朝路边靠着走,他们就在后面跟着。”

一个男子跳下摩托,向王玉立和姐姐面部撒了一把白粉末,“当时眼睛就睁不开了,我们从电动车上摔了下来。一个男的跑到我们跟前,一把抓住我的挎包从肩膀上拽下来,我双手抓着不让抢,那个男的提起棍子朝我的腿打了几下,我腿脖子疼包就松了……回家洗脸的时候发现他朝我们撒的是石灰”,王玉立的姐姐后来回忆。

她们报了警。

毁灭性的灾难还在后面。

时隔半月后的6月28日零时,王玉立收摊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姐姐家。小区门口处电线杆后面站着一男子,王玉立没有在意。

她敲小区大门的时候,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后背有种被泼水的感觉,湿漉漉的,紧接着就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王玉立始终没有敢回头,直到脚步声远去。疼痛难忍的她怕吓到家人不敢回母亲家,自己打车到了妇幼保健院的急诊科。

从脖子、背部到四肢都被硫酸烧伤

医生说是硫酸,要转院到西京医院。“我第一反应是高培栋干的”。她记得高培栋经营化工厂,有一次从渭南回来坐高培栋的车,车里就拉了几桶硫酸。当时王玉立问拉硫酸干啥,高培栋吓唬说“你年轻漂亮,啥时不听话就把你毁了,看谁还要你”。

报警后,当时大荔县公安局东关派出所民警高某敏出警,在大荔县妇幼保健院和西安的西京医院两次询问案情。

王玉立说,十余年间此案没有进展。她为了躲开高培栋,前往西安开小商店,还办了“小饭桌”(托管班),在这十余年中,高培栋的骚扰从未停止。

“我托管了两个女孩,她们要参加高考,高培栋曾闯在房间强奸我,我害怕打扰两个孩子,不敢大喊,因为害怕报复,我也没有报警。”多年后,王玉立对于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感到深深地自责。

“泼硫酸的事情,我母亲多次到派出所催促,案件毫无进展”,王玉立说,报案后也没有人给她做过伤残鉴定。

“扎艾滋病毒针”带来的转机

一个疑犯的“假慈悲”,最终给王玉立的案件带来转机。

2018年2月27日,在西安经营“小饭桌”的王玉立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一神秘男子说有人雇佣他给王玉立扎带有“艾滋病毒”的针,还告诉王玉立自己是甘肃人。

该男子能准确报出她家的位置和她的出行轨迹,称多次到大荔和西安王玉立居住的地方踩点。神秘男子的话,让王玉立惊出一身冷汗。彼时,她正在和高培栋打民事官司,高培栋认为王玉立在西安买的房子,是二人“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而王玉立说他们从未同居过,“高培栋在霸占我失败后开始抢占我的财产”。

只有靠吸烟才能缓解身心的痛苦

该男子说,他经过跟踪和了解,发现王玉立人不错,他只是想赚钱,只要王玉立按照他的指示,告诉家人自己被扎了“艾滋病毒针”,“雇主”就会知道,男子就能拿到 “佣金”,这样两人都能过得去。

王玉立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办,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取证办法——将计就计。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