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撒眼、泼硫酸、扎“艾滋病毒针”为报复女友不择手段获刑13年

2021-07-28 17:20     开屏新闻

陕西一男子为报复前女友,12年中先后雇凶向其眼睛撒白灰、泼硫酸、扎“艾滋病毒针”,导致前女友全身50%以上瘢痕,重伤二级,伤残六级。 被逼无奈之下,该女子决定取证、反击。在扫黑除恶的风暴之下,2021年6月18日,该男子终审获刑13年。

2021年7月25日,知道判决结果的王玉立缓了缓神,一连吸了几支烟。和高培栋认识16年,让她身心俱焚。她身上被泼硫酸后大面积移植的皮肤,在炎热的夏天毛孔不能出汗,痛痒难耐之下,只能靠香烟去镇静和转移注意力。

离婚陷入另一场噩梦

2021年7月25日,西安。

45岁的王玉立背过身子,慢慢脱下外衣,撩起头发,脖子、背部以及小腿处坑坑洼洼,粗糙的皮肤上瘢痕密布。2019年和2020年,两次经法医鉴定,其被硫酸烧伤的皮肤以及取皮移植留下的瘢痕,占全身面积的50%以上。重伤二级,伤残六级。

被泼硫酸后,全身50%以上的皮肤有疤痕

炎热的夏天,王玉立走在路上会有窒息的感觉,移植的皮肤毛孔被破坏,汗水排不出来的感受,“真是生不如死。”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她不幸的婚姻和情感的纠葛。

王玉立家在陕西省大荔东大街,上世纪80年代,这里是小县城商业最繁华的地方。家里开了一个饭店,还有那个年代县城最火的“前进鞋店”。

王玉立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1992年17岁的她家境殷实。初中没有上完,王玉立和姐姐就辍学了。

昔日的王玉立对生活充满憧憬

王玉立家店铺不远处有一做生意的张姓人家,门当户对,王玉立在18周岁时嫁给了张家的儿子。

1994年12月6日,王玉立临产。丈夫骑着自行车把她送到医院产房后就不见了踪影,王玉立产下一个男孩后,却得知丈夫因吸毒被强制戒毒,出来后依旧脱不了毒瘾,1999年,分居3年的他们离婚了。

离婚的王玉立带着儿子开始了新生活。谁能想到,离婚后陷入另一场噩梦。这噩梦跟随了她一生。

面容姣好、性格温柔以及富裕的家境,让王玉立的追求者络绎不绝。2005年,一个叫高培栋的男人出现了。他隔三差五到王玉立和姐姐的夜市摊捧场。

年轻时的王玉立

“有一次他带朋友来消费了五六十元钱,给了一张100元的,说不用找了。”但王玉立还是坚持给他找了钱。彼时,高培栋经常吹嘘他在外面搞企业,有时还让王玉立将饮料、夜市小吃给他送到宾馆。

不久,王玉立就和大她十岁的高培栋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6年3月,王玉立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她和高培栋同居多年,而且多次为他堕胎。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王玉立难以接受,虽然高培栋解释都是过去的事情,但王玉立却发现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两人矛盾不断升级。

王玉立曾借给高15万元,她想让高培栋赶紧还钱,她要离开大荔到外地闯荡,高培栋却不肯放手。高培栋甚至下跪认错,请求王玉立不要离开,王玉立态度决绝,高彻底绝望了。

高培栋后来跟警方说:“王玉立不跟我过了,她要跟别人出去玩,我就吃醋了”。

高培栋还曾派人去夜市跟踪王玉立,跟踪者回来说王玉立和其他两个男子“走的近”,高培栋听了很生气。

“那个女的快把老汉(高培栋)逼疯了,老汉决定收拾王玉立”,一位认识高培栋的女子曾经告诉办案民警。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