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决口72小时:救援队架舟桥,卡车填决口,村民开三轮运沙石

2021-07-26 09:35     新京报

7月22日晚,河南省鹤壁市浚县新镇镇彭村一处卫河河堤决口。当地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受灾较严重的区域均在决堤口左岸北部的村庄,如彭村、侯村、牛村。

洪水来临前,牛村18岁以上的青年全部上坝加固堤坝。牛海鹏和七八十人从农田一直站到堤坝,铲土、装袋、传递,一人一手最后将土垒上堤坝。

但他们没能抵挡住洪水进村。就像先后投入的数辆重型卡车一样,截至目前还没能封堵住决口。

7月23日凌晨4点多,卡车司机李永祥亲手把自己刚开了三个多月的新车投入了卫河。这辆他“最心爱的车”在24日中午,只剩下了河堤下隐隐约约的痕迹。

堵口合龙工作艰难而时有反复。23日上午9点,应急管理部工程救援中心(中国安能)的救援人员带着应急动力舟桥来到了决口;下午,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紧急抽调精干力量165人,车辆17辆奔赴浚县执行封堵决口任务。

新京报记者在堵口现场看到,往来的救援车辆有上百辆。绿色渣土车和黄色的挖掘机相互配合,把沙石回填到决堤的位置。附近屯子镇、善堂镇的村民,谁家有小三轮车、小货车都赶过来帮忙运送沙石。

7月25日下午,决口左岸不断进占,决口距离缩小,水流速度加快,右岸的加固材料不能及时运输,导致出现坍塌。经过实地测量,现场抢险人员确认,决口距离,从此前不到10米扩大至20米。

7月25日,挖掘机将车窗砸碎、投入石头后的公交车推进决口。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18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上堤坝”

“上面泄洪了,村里18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上堤坝加固河堤。”

7月20日早上,河南浚县新镇镇牛村,天空中还下着大雨。听到村里广播的通知,村民牛海鹏穿上雨衣,拿起铁锹,随手抄起几个编织袋,赶往村里卫河边上的堤坝。

和他一样到达的还有七八十人。大家每间隔一米站一个人,从农田地一直站到堤坝。农田里的土被铲进编织袋,扎好口子,通过人墙,一人一下接力传递,最后垒上堤坝。

牛村上游约8公里外的东高宋村,暴雨下了好几天。在村民王娜的印象中,这场雨好像从开始就一直没停过。暴雨导致她家的猪圈被淹,她只能用抽水泵把圈里的水抽到院墙外的排水沟里。

今年初春,王娜家新修了一个160平方米的猪圈,家里两头母猪配种到现在已经有四五个月了。泄洪要转移的日子,刚好和母猪的临产期相近。

21日,王娜正穿着黑色裤子、粉色上衣和一双拖鞋在猪圈里干活。东高宋的村干部通知村民撤离。如果在县城里有亲戚,可以外出投奔,没有的则必须集中转移。王娜回到家里时,正碰上村干部给她婆婆打电话,催她家赶紧撤离。

王娜让公公带着三个孩子,带了换洗的衣服和几个馒头先行跟着大部队撤离。她想留守在家,因为母猪临产期将近,那个时候必须有人在场,生下的小猪胎衣需要人为扒开,地面若是潮湿也不利于母猪的生产。

但在村干部的轮番催促下,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在猪圈干活的那套衣服,背了一个粉色的挎包就出门了。除了婆婆带的三个夏凉被以外,一家人没有其他任何行李。

7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彭村看到,村民的楼房、农田被洪水淹没。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从20日到22日,为了保住卫河河堤,牛村的青壮年们在堤上奋战了将近三天。每天中午吃饭的一个小时,是唯一的休息时间。食物是来自于浚县血浆站捐赠的方便面、矿泉水。大家在雨中干嚼着吃方便面,“一顿只能吃一袋,越累越吃不动,看着河水上涨,我们也没心情吃。”牛海鹏说道。

7月22日晚上9点,位于牛村上游的彭村附近发生决口。第二天凌晨,洪水在牛村的农田里缓慢地流淌直至包围了整个村庄。堤坝上的人们纷纷撤离,“堤坝也管不了了,再不回家就晚了,家里还有老人和小孩。”

7月23日,蓝天救援队在彭村搜救转移村民。受访者供图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