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当事人:当我在郑州地铁5号线里看到那束光(2)

2021-07-22 13:51     央广网

对话当事人:当我在郑州地铁5号线里看到那束光

部分市民被困在郑州地铁五号线车厢内

好在水位并没有继续上涨,到了快八点,水位逐渐回落到了腰部,救援人员也克服重重困难进入了隧道。有人看到了救援的灯光,泡在水中多时、全身发抖的丁小佩又看到了希望。

丁小佩回忆:"水位又迅速在十几分钟下降了十几厘米,又到我们腰部的位置了。我们觉得只要水位下降,我们就能等下去。我听到车厢里有一个男士大声地喊,'我看到有人来救我们了!我看到有光了!'然后他又问谁的手机有电,打开灯,让救援人员知道我们的位置。"

在激烈的水流冲击下,列车早已偏离轨道,原本上下车的大门也无法打开,救援人员从驾驶室破窗而入,这时候,还是一号车厢的几位男士,高喊'让老人和孩子先走',所有乘客都让出一条通道,让后方车厢的老人与孩子顺利通过。在被困两个多小时后,丁小佩和其他乘客终于被救出。

丁小佩在脱险后,看到站台上几个也是乘客的医护人员,已经投入到了对其他乘客的救援中。在这些医务工作者中,有一位事发当天才刚参加工作的郑州人民医院骨科大夫于逸飞。他告诉记者,自己在最初的疏散中走到了站台,看到地铁工作人员在找医务人员寻求帮助,他又停了下来,拿出白天刚从单位领到的白大褂,与救援队伍一起返回车厢。

于逸飞说:"小朋友和老人都问有没有大夫。我想穿个白大褂过去,最起码人家看见白大褂就放心了。当时人家一见有'白大褂'下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在鼓掌,感觉他们可能看到希望了。我也不知道在想啥,反正就是想先去救人。有些个子矮的小孩子和一些老人,因为泡的时间太长了,会产生失温性休克,还有人因为缺氧感觉呼吸不过来,我就赶紧采取一些方法去急救。"

一直救援到12点,不停做心肺复苏、体力完全透支的于逸飞,看到更多的医护人员已经到位,才选择步行4小时回家。由于体力透支、全身多处擦伤,目前正在休养。他说,一开始被困车厢时他也很害怕,之后当自己回去救人时,也根本没多想,因为全是本能动作。

截至记者发稿,郑州地铁集团已经将官网改为黑白色调,地铁仍然处于停运状态。

阅读下一篇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献祭品:亵渎历史正义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罪行滔天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日本一些政要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是对历史正义的亵渎,也是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自身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