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2)

2021-07-22 08:25     新京报

于是孙聪姗和闺蜜杜霞合计,决定先去闺蜜家附近待着。下午5点52分,贺志龙联系妻子,让她在宾馆开个房间休息。妻子表示,"到时候看看再说。"

上车几分钟后,列车平稳驶过了海滩寺站。但在开往下一站沙口路的途中,车停了。

6点之后,贺志龙又给妻子发了几条微信,但她一直没有回复,打去几个电话和微信语音,也没有回应。

杨家宝回忆,列车当时已经很靠近沙口路站,"可能再往前冲一下就到站了。"车停下来,水就开始漫进车厢。流得很快,肉眼可见地涨起来。水位最高的时候,车厢里只剩顶上一点空间。

杨家宝不得不站在椅子上,但是水还是漫到他的胸部,"站在底下的话就把头淹没了。"他看到车厢外的水比车厢内还高出大约半米,"把整个车厢都包起来了。"

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7月21日下午,郑州博学路地铁站已封闭。截止当日6时许,这里还困着近百人。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牵着手互相鼓励

晚上7点多的时候,车厢里还没有断电,灯亮着,人很多,有人在打电话求助。

杨家宝转头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孙聪姗,她还在指挥大家:"大家不要敲玻璃……那边有人摔倒了,大哥你帮忙救一下……"他提醒孙聪姗,少讲话,保存体力。

又过去了近一个小时,8点多,车厢里断电了,人们慌起来,有人开始哭。杨家宝也有点喘不上气,开始头晕,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趴。他甚至举着手机给妻子发了微信,"照顾好自己……"

杨家宝说,当时他的旁边站着一位大姐,不停地给当消防员的丈夫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教给他们一些自救方式,"比如说水里边有些氧,可以把衣服在水里浸湿,捂在口鼻上,就可以呼吸到氧气。"人们又在指导下找来工具,把车门撬开一个缝,试图透一点氧气进来。

阅读下一篇

5位家长反映学校食堂卫生问题后,竟被刑拘!官方最新回应来了

近日,河北临漳一所中学因食堂卫生问题陷入舆论风波。9月8日开学第二天,学生在学校食堂就餐发现有食物变味,还有学生出现腹痛、呕吐症状,家长知道后将此事在家长微信群中传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