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高考钉子户”:54岁考生的第25次高考,最好成绩曾过二本线

2021-06-09 04:32     生活报

梁实,54岁,私企老板,现居成都。自2001年高考取消年龄限制后复习参加考试,最好成绩为二本,2021年将参加第25次高考。

经历过“高考”的人总会对这两个字有特殊的情怀。那时候,我们能把各种知识融会贯通。秦时明月汉时关,高价氧化低价还,山重水复疑无路,make后面不加to。

那时候,有老师和朋友与我们一路同行。同学们身上穿着同样的校服,肩上落着同颜色的粉笔灰,每天晚饭过后,连身上都是同款食堂的油烟味道。高考是一段特殊的经历,是身在其中时并没有感到特别美好,回忆的时候却总能笑出声的从前。以至于我们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那段时光闪闪发亮。

但如果有条件,你还愿意再高考一次吗?

可能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这也许是某些人挥之不去的噩梦,却有人愿意年年重来。成都54岁的私企老板梁实,自2001年高考取消年龄限制后复习参加考试,今年是他第25次参加高考。身边坐着的人从60后变成了00后,他还想一直考下去。

这天是6月4日,下午3点,梁实安静的坐在成都市双流区某茶馆内看题。他左手拿着一本《超级全能生备考手册》,右手拿着签字笔,时不时在书本上写写画画。在桌面上,还散落有《理综高考预测》、《高考必刷题》、《图解速记数理化生》等书籍——这些都是梁实的备考资料。

这天成都气温接近31度,午后刺眼的阳光热烈且直接。他把袖子和裤腿卷起至关节处,累了就踢一踢腿——整个下午,除了擤鼻涕、翻书和上厕所,他几乎没有动过。

今年54岁的梁实早已生出华发,颈纹和川字眉也显露出这个考生并非少年。茶馆里来往的顾客大多都对这个超龄考生相当熟识,偶尔调侃一两句,而更多的时候则是选择无视。他每天早上8点出门,晚上11点回家,茶馆经理揶揄他“梁哥,你考勤比我打得好”。

梁实有自己的专属座位“A卡1座”,茶杯上挂着VIP353号的专属吊牌。他还给自己准备了一盏台灯,存了一个箱子,里面有豆奶、藕粉和麦片。在他的座位楼上,就是一间麻将房,搓麻将、侃大山的声音悉悉窣窣,“他们耍他们的,影响不到我”。

茶馆距离梁实家有20多公里,要倒两班地铁,通勤近1个小时。学习到更晚没有地铁的时候,梁实就在茶馆沙发上睡下。小时候他跟着父亲喝茶,长大了习惯在茶馆谈生意,现在又在这里复习备考,茶馆已经成为了梁实第二个家。

临近高考,梁实的手机不断响起,像之前的每一年一样,他再一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他回答的问题也都和往年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在去年他的年龄和参加高考的次数上,再加上个“1”。

2021年是54岁的四川人梁实第25次参加高考,他的目标仍然是川大,但他自己也说,目标归目标,自己不会“一条路走到黑”,能考上中意的二本学校的话,他也会上。

5个孩子,没有1个大学生

梁实的老家在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文宫镇高家公社。父母都是教师,梁实排行老四。他出生那年,父亲被划为“右派”,母亲独自抚养5个孩子长大。虽然家里有粮票肉票,但母亲工资不高,每次去买东西都要借钱。放学后,母亲还要去田里挖地,星星出来了还回不了家。因为买不起柴火,五姐弟一放学就要去山里捡柴,走在路上,梁实看到哥哥的脚在打颤,背上勒出血痕。

阅读下一篇

2020年超15亿个口罩流入海洋,需400多年才能分解

每年约1000万吨塑料垃圾流入海洋;去年超15亿个口罩流入海洋,需400多年才能分解;每年经各种途径入海的石油约600余万吨……海洋无法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