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反对派即将组建政府,内塔尼亚胡会绝地反击吗?

2021-06-05 09:00     观察者网

【文/托马斯·弗里德曼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要理解以色列正在上演的政治戏剧,以及那个为推翻内塔尼亚胡总理而初步建立的民族团结联盟,你不需要懂希伯来语。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和唐纳德•特朗普相比,内塔尼亚胡让他的敌人更愤怒。

就像特朗普一样,内塔尼亚胡赢得选举的主要政治手段是培养一种强烈的个人崇拜情绪,并试图将以色列分裂成尽可能多的对立群体来获得微弱优势以夺取并把控权力--就以色列而言,主要是犹太人对抗阿拉伯人、左派对抗右派、宗教派对抗世俗派、爱国者对抗叛国者。

和特朗普一样,内塔尼亚胡也没有悬崖勒马过。他非常开心地去破坏以色列的民主体制、新闻自由和法治体系--以及任何可能限制他在执政12年后继续掌权的东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现在如此卖力地在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而他的未来则要与有关他贿赂、欺诈和背信等问题的司法调查和法律诉讼联系在一起。

《纽约时报》刊载托马斯·弗里德曼评论以色列政局一文

听起来很耳熟?

与特朗普一样,为保住自己手中的权力,内塔尼亚胡曾经并将继续准备将以色列社会带到内战的边缘,这就是为什么以色列正处于微妙时刻,组建一个后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进程远未结束。这个脆弱的、极具意识形态多样性的"变革联盟"成立的目的就是要驱逐内塔尼亚胡,在该联盟于6月14日宣誓就职前,内塔尼亚胡和他的政治追随者将毫不手软地采用任何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去阻止这场权力交接。

听起来很耳熟?

在许多方面,这个为谋求推翻内塔尼亚胡统治而在以色列成立起来的意外联盟就相当于以色列的拜登主义--一种认为社会必须修复其撕裂的政治版图、避免社会走向崩溃、重新尊重体制和国民的运动。

以色列版本的拜登主义应该被称为拉皮德主义--该运动以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的名字命名,他曾是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也是中间派政党"拥有未来"党的创始人。他是以色列的政治领袖,他比任何人都更能压制自己的欲望以便组建这个联盟--在这个联盟政府中,他将与他的右翼派对手、现在的伙伴、支持定居点建设的宗教民族主义者纳夫塔利•贝内特轮流担任总理。拉皮德甚至让贝内特先担任最高领导职务,以巩固他对自己的支持,即使贝内特的党比他的党要小得多。拉皮德一直致力于淡化意识形态色彩,务实有效地工作,使在内塔尼亚胡时代承受巨大压力的以色列民主体制重回正轨。

几周前,当以色列总统给拉皮德一个可能组建政府的机会时,拉皮德宣称"我们已经受够了愤怒和仇恨",他的目标是"开始尝试不同的道路。"

好吧,拉皮德和他的左右翼盟友们肯定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反内塔尼亚胡联盟有强烈的愿望驱逐内塔尼亚胡,这个愿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打破了以色列政治史上最大的政治禁忌:愿意与一个以色列-阿拉伯-伊斯兰政党组成民族团结联盟,该政党在议会中的四个席位对这个联盟获得议会多数席位,赢得执政权力至关重要。

正如以色列媒体所指出的,以色列阿拉伯拉姆党(英文名为"阿拉伯联合党")领导人曼苏尔•阿巴斯"在星期三签署了一项协议,使一个阿拉伯政党首次加入政府,从而在政治上创造了以色列的历史。"

阿巴斯告诉记者,他、拉皮德和贝内特"在多个领域达成了大量符合阿拉伯社会利益的协议。"这真是令人惊讶。

阿巴斯的观点是,现在到了以色列阿拉伯人玩以色列政治游戏的时候了,就像以色列其他主要非犹太复国主义政治集团(犹太极端保守派政党)那样玩游戏。他们利用手中选票左右逢源地为本社区争取到尽可能多的财政预算。以色列亚特新闻网(Ynetnews)报道说,贝内特和拉皮德向阿拉伯联合党承诺在未来10年内将提供大量资金去"对付阿拉伯社会猖獗的暴力和有组织犯罪",并"修缮阿拉伯城镇和村庄那些破败不堪的基础设施"。

"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左),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纳夫塔利·贝内特(中)和拉姆党领导人曼苏尔·阿巴斯(右)签署联合执政协议 图源:社交媒体

考察现实:四十年来,在报道中东的过程中我学到了一件事,在某一重大事件发生后,在新闻报道或评论文章中放入下面一行字是最危险的:"这世界再也不会和过去一样了。"

但在看到阿巴斯、拉皮德和贝内特那张前所未有的照片时,我不禁深感震撼。他们周三围坐在一张小桌旁,正商讨他们的联合协议并对着镜头微笑。以色列《国土报》的安沙尔•费福(Anshel Pfeffer)写道:"这是曼苏尔•阿巴斯的一位助手在酒店房间里拍摄的一幅历史性画面:这是一个重要时刻,一个可能取代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多数派联盟成立了(尽管仍有变数)。"

但是,他补充说,让我们不要忘记,"使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人不在现场。是内塔尼亚胡创造了这一时刻。"

是的,将这个联盟团结在一起的主要动力就是反对内塔尼亚胡。唉,不过,我也了解到,在中东政治中,只有在你让大人物以错误的理由去做了正确的事情后,大多数重大突破才会实际发生。如果你等待每个人都以正确的理由去做正确的事情,你就要永远等下去。

许多左翼评论员谴责特朗普政府此前策划的以色列和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因为达成这项交易的条件是美国向阿联酋出售武器。对此,我感到震惊,震惊。嗨?以色列-埃及和以色列-约旦的和平协议也是以同样条件达成的,而且一直如此。以色列和这些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从此确实大不相同了。

因此,是的,我仍然担心,以色列的"变革联盟"能否真正团结到政府就职那一天--因为这个联盟是如此脆弱,邪恶和可能的暴力势力正汇聚在一起以图阻止它成立。

但如果说仍有一线希望永远无法被夺走的话,那就是以下这个事实,不仅是以色列犹太政党,还有以色列右翼犹太政党也同意加入以色列民族团结联盟,在这个联盟里不仅有一个以色列-阿拉伯政党,而且是一个以色列-阿拉伯-伊斯兰政党。

随着这一禁忌现在被打破,谁知道未来会出现什么新的可能性来改善以色列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也许,也许,也许--以色列人和位于西岸、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关系。

正如特朗普煽动暴徒洗劫了国会大厦促使美国人一窥内战的黑暗,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持续11天的战争--每天,以色列军队都要被迫在加沙、黎巴嫩、约旦河西岸和国内各条战线上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对峙--也迫使以色列犹太人一窥类似的黑暗。

我希望我能说,在一窥黑暗之后,我确信这两个社会中的正义力量--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能各退一步,拜登主义和拉皮德主义才是未来。

是的,我希望我能这么说。但我不能。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阅读下一篇

可怕!美国5岁男孩枪杀3岁女孩,美媒:今年已有968名儿童……

原标题:可怕!美国5岁男孩枪杀3岁女孩,美媒:今年已有968名儿童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14日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州13日早些时候发生一起惨剧:一5岁男孩在家中枪杀一3岁女孩。 据报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