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口下降“海啸”将至?(3)

2021-05-03 08:47     澎湃新闻

人口为何减少?

为什么人类会越来越少?

按照人口学理论,在没有外来迁移人口补充的条件下,假使一个地区的人口生育率水平长期维持在更替水平以下,那在人口正增长惯性彻底消除后,该地区人口必然负增长,人口结构也必然老龄化。

布里克认为,马尔萨斯的爆炸性人口增长理论并未在现实中出现,其根本原因在于近几十年来全世界城市化的进展和女性权利意识的提高。

“几乎在所有国家,城市化都是生育率降低最重要的因素。”布里克说。

城市化从根本上改变了生育经济学的账本,它把孩子从农业时代的“资产”变成了“负债”,养育孩子的成本大幅提高。与此同时,城市化往往赋予了女性更多的权利,她们接受了更好的教育,更加自主,有更多避孕措施可供选择。同时,在传统社会文化中对婚姻和育儿有着重大影响的家族和宗教的权威影响在下降。

布里克举了一个上述各种因素均发挥影响的例子:菲律宾,这个深受天主教传统影响的西太平洋发展中国家1960年时农村人口(1900万)是城市人口的两倍(800万)。今天,菲律宾的农村和城市人口大致相当,到2030 年,城市人口将占到65%。

与此同时,1965年菲律宾的生育率为7,如今是3,并以每5年降低0.5的速度迅速下降。菲律宾的例子进一步证明,不单单发达国家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生育率持续下降,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亦同样如此,而且用不了多久这些国家也将步发达国家的后尘。

从内罗毕到首尔、从圣保罗到新德里,布里克在与许多年轻人的交谈中发现,即使结婚也不愿意生孩子或者只想要1到2两个孩子的小规模家庭的想法已经非常普遍。

现年65岁的欧洲人口学家,维也纳经济与商业大学的人口学家沃尔夫冈·鲁茨(Wolfgang Lutz) 头发灰白,略微谢顶,出生于1956年的他在美国接受教育,是个典型的“婴儿潮”一代。

鲁茨和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的一些人口统计学家认为,联合国预测之所以不准确,在于未将发展中国家因为城市化而实现的教育进步纳入未来人口预测的考量。他和同事们修正这些因素后预测,全球人口到21世纪中叶将趋于稳定,接着就开始下降。鲁茨相信,早至2060 年,全球人口就会萎缩。

联合国的预测和部分人口专家认为的第二种可能

鲁茨认为,生育率的下降,首先在1900年前后的欧洲发生,背后最重要的推手是因为教育的普及,而之后的东亚在1960、70年代也重复了这一过程。

“一言以蔽之,大脑是最重要的生育器官。一旦女性进入社会,接受教育,有了事业,她就会想要拥有一个规模比较小的家庭或者不生孩子。”鲁茨对澎湃新闻解释说,“这件事开了头就没有回头路。一旦只生一两个孩子的做法成为常态,就不会再轻易变化。夫妻也不再认为生孩子是自己必须承担的义务。”

更重要的是,生育率的下降导致的人口减少几乎是不可逆转。一旦一个国家和地区进入这种状态,它几乎不可能停下来——因为每一年育龄女性的人数都会比前一年更少。而更难以逆转的是伴随着低生育率而来的心态变化,人口学家将这种心态称为“低生育陷阱”。该理论认为,假使一个社会有一代人以上的生育率都低于1.5,那么这一比率就会成为新常态,而这是一种几乎无法改变的常态。

鲁茨进一步指出,新冠疫情中的经济因素进一步加剧了全球生育率的断崖式下跌。由于疫情导致的巨大不确定性,人们在考虑是否要生孩子时,会先考虑会否失业或财务可否保持稳定。因此,人们可能比从前更加可能放弃生孩子的愿望,“推迟要孩子”有可能成为“放弃要孩子”。

人口减少有何影响?如何应对?

“韩国的未来没有任何希望。”48岁的首尔国立大学人口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车永泰(Youngtae Cho)对澎湃新闻说。

这一判断听上去让人难以理解。2020年,拥有5100万人口的韩国GDP全球排名第九,人均GDP排名第39,首都首尔是亚洲最发达和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

然而,在车永泰的眼中,韩国的未来已然“注定黯淡”。他用两组图表向澎湃新闻形象地解释了韩国人口的严峻现状和未来。

1992-2061年韩国人口年龄构成变化

“在我出生的那一年(1973年)韩国有100万婴儿出生。1991年,这一数字降到70万,2002年降到48万,2016年降到36万,而去年2020年,只有不到28万人出生。”车永泰说,“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人想到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人口下降如此之剧烈。”

阅读下一篇

5位家长反映学校食堂卫生问题后,竟被刑拘!官方最新回应来了

近日,河北临漳一所中学因食堂卫生问题陷入舆论风波。9月8日开学第二天,学生在学校食堂就餐发现有食物变味,还有学生出现腹痛、呕吐症状,家长知道后将此事在家长微信群中传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