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新出土文物,再证巴蜀文化是中华文明重要分支|新京报专栏

2021-03-21 18:05     新京报

三星堆新出土文物,再证巴蜀文化是中华文明重要分支|新京报专栏

文|李竞恒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成都召开,通报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考古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形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牙雕残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这次新发现,也让已历时90余年、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文化,再次广受关注;而疑其为异域文化甚至外来文明等相关话题也重回坊间,为人津津乐道。

古蜀文化重视黄金,跟南方丝绸之路密切相关

不同于中原系统的青铜人物造像,以及带有古代欧亚文明色彩如黄金制品、立体的青铜神像等三星堆出土文物,让不少人认为,以三星堆文化为代表的古蜀文明是某种异域文化,是迥异于中原文明的存在。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

三星堆最新发现的黄金面罩、大量的象牙等,固然反映了古代蜀地与东南亚以至于更遥远的印度、西亚等地的文化联系,但从大量中原式样的青铜尊,以及象牙雕刻的中原式云雷纹来看,都仍在中国本土文明范围内。

中原夏商周文明确实没有金面罩,而古埃及则有图坦卡蒙墓出土的黄金面罩,以及迈锡尼出土的所谓"阿伽门农的面具"金面罩等,而在契丹、吐蕃,也有使用黄金面具的考古证据。这些确实能看出古代欧亚大陆之间,包括巴蜀地区在内的某些文化联系。

但在过去三星堆、金沙的考古发掘中,也有代表部族首领青铜人像的黄金面罩。这次在三星堆发现的黄金面罩,从造型风格、使用习惯,到更晚期的金沙黄金面罩,在古蜀文化中可谓一脉相承。

阅读下一篇

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

原标题: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向北迁移,经普洱市、红河州、玉溪市等地,昨晚(6月2日)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