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还不上4000万?被指双重身份躲债,左右手腾挪数千万

2021-03-20 02:05     腾讯

1991年,在中戏读大一的李亚鹏在北京外交人员俱乐部的地下室见到了“唐朝乐队”的排练,他瞬间被摇滚乐狂躁的能量穿透,决心要把这样的演出带到他的家乡新疆。

为此李亚鹏花了两年工夫,成立了一个“摇滚演出委员会”,敲开了87家公司的大门,拿到了9.7万元赞助。1993年,唐朝乐队领衔的“飞燕摇滚之夜”在乌鲁木齐市体育馆连演两晚,盛况空前,门票卖出14万元。李亚鹏留出回京机票后,又将剩余收益印制成海报和文化衫,在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散发。

事后,李亚鹏无数次在媒体上讲起这段往事,商业与文化产品的完美共振让他回味不已。从此以后比起演戏,李亚鹏明显对经商更加沉迷。

30年过去,2021年3月18日,息影多年的李亚鹏再次以“商人”的身份回归大众视野,却是一段向债权方“求饶”的录音。“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需要怎样我都可以,需要我跪下,需要我趴下都可以”,录音中李亚鹏言辞恳切、字正腔圆。

两天之前的3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李亚鹏、李亚炜(李亚鹏哥哥)向原告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及利息。此前一审、二审法院亦均判李亚鹏方败诉。

实际上,据泰和友联方面证实,这段录音来源于2015年,是李亚鹏发在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几位关联方的微信群里的语音。而其背后,是一桩已连绵数年、反复判决又重审五次的官司。

2013年,早已淡出影视圈的李亚鹏以地产商身份在云南举办了一场“丽江雪山小镇”发布会,表示其雪山小镇项目将涵盖酒店、别墅、公寓、书院、艺术中心等,总投资将有35亿元。

但2015年6月,李亚鹏就将小镇开发公司51%的股权以1.938亿元的价格“贱卖”给了阳光100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相当于项目只以4亿元的估值被转让。同时,李亚鹏也没有向在项目中出资6000万元、占得10%股份的泰和友联兑付应得的股权收益——这直接导致了泰和友联的追债。

如今,许多网友将4000万元的判决书与李亚鹏的录音结合起来,认为他深陷在“4000万都拿不出”的财务危机中。而且据2020年的执行文书显示,李亚鹏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李亚鹏果真弹尽粮绝了吗?作者从微博、新闻等公开信息梳理发现中,他的商业活动五年多来从未间断。

2017年12月,李亚鹏公司主导投资的郑州中国文谷项目启动;2018年4月,李亚鹏到嘉兴平湖考察项目,表达过合作意愿;2019年10月,李亚鹏相关公司拍卖竞得赣州4个地块的使用权,总计划投资61亿元。

不过,这些项目在启动后,都有着与雪山小镇相似的命运:沉寂数年、暂无下文。但更重要的问题是,在多数项目未见到显著收益的情况下,多年来李亚鹏公司进行大手笔投资的资金从何而来?为何他能连续参与开发数十亿的项目,却不能兑付4000万元的欠款呢?

阅读下一篇

罗志祥试水复出,八条视频收入七千元,接下来还有什么大动作呢?

明星应该跟负面新闻彻底绝缘,因为太多的负面新闻除了会损坏自己的形象之外,也会将自己的事业发展置于一片黑暗之中,不管之前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和高度,自己的实力得到了多少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