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被烧毁背后 过度商业结恶果(3)

2021-02-23 15:24     中国网

“盲目发展乡村旅游,村寨流动人口增多,如果抽烟等行为禁止不力,就容易导致失火。”孙华说,传统文化的保护至今仍是难题,需要对已经出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

传统智慧和现代消防

云南大学教授尹绍亭认为,翁丁村存在400多年没有遭受大规模火灾是因其传统防火智慧在起作用,而现在这种传统智慧在渐渐失去作用。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被烧毁背后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被烧毁背后

尹绍亭表示,翁丁村的火灾有形式主义之嫌,村寨里安装了消防桩但是没有通水,而从异地赶到的消防车也无法发挥作用,村民被外迁后,村寨中的老房实际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灭火器形同虚设。

“日前看了翁丁火灾始发录像,失火点从冒烟到火苗窜出屋顶,足有5、6分钟的时间,如果传统‘竹筒灭火’消防之法尚存,那绝对不会酿成如此惨重的灾难。”尹绍亭介绍,据佤族研究专家杨兆麟研究员2000年的调查记录,翁丁每家住屋的屋面上,都安置着一把三米多长的竹梯,竹梯顶上悬挂着一个装满水的大竹筒,竹筒正对火塘位置,一旦发生火灾,主人便迅速爬上竹梯,把屋顶草排掀开,将竹筒倒向火塘,迅速灭火。

在近年来的报道中,翁丁村曾进行多次灭火演练。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被烧毁背后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被烧毁背后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