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被指“病急乱投医”:运营商问题频发(2)

2020-12-18 10:25     蓝鲸财经

目前,汇源面临债务危机和退市风险。

2017年8月-2018年3月,在没有签订借款协议、没有按港交所要求履行公告等程序的情况下,汇源果汁累计向关联方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共借款42.82亿元。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因此2月,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汇源果汁上市资格,但汇源仍在积极争取复盘。

为争取复盘,汇源需要完成以下五个要求: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行动;进行独立内部监控审阅,以及证明汇源果汁已有足够的内部监控系统;证明管理层在诚信上并无监管机关需合理顾虑的地方;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通知市场所有关于汇源果汁的重大资料。

但汇源果汁尚未满足:“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这一条件。汇源果汁尚未正式公布2017年报、以及2018、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报。

其实,汇源果汁这几年负债累累且业绩极为不稳定。2017年中期,数据显示,汇源100%果汁销量市占率达45.8%,中浓度果汁(26%–99%)销量占比达35.3%,均稳居市场第一。但汇源果汁隐忧很大。2017年,汇源果汁的负债总值达114.03亿元。其中,非流动负债总值15.58亿元,流动负债总值达98.45亿元。

在债务缠身的情况下,汇源果汁的业绩也极为不稳定。2010年-2017年,汇源果汁净利润在2011年达到3.1亿元,但2012年就将至了1600万元,2013年又升至2.28亿元,但2014和2015年分别亏损1.27年和2.29亿元。盈利波动就如“过山车”。值得注意的是,2011-2016年,汇源果汁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3亿元、-3.18亿元、-4.79亿元、-5.75亿元、-5.53亿元、-2.08亿元。

翻身需管理模式脱胎换骨

其实,汇源果汁也在尝试自救。2013年前后,朱新礼出售了12家子公司,2015年又出售了9家工厂。2017年,汇源又向银行及其他机构借了45亿元。2019年4月,天地壹号宣布计划出资36亿元与汇源果汁成立合资公司。汇源将商标权入股至新公司,并向合资企业提供果浆、浓缩果汁及代加工生产服务。但三个月后,汇源果汁宣布交易条件尚未成熟,合作框架协议自动终止。

对于汇源果汁目前的情况,鲍跃忠认为,受到债务和业绩影响,通过授权的模式经营,汇源果汁可能保持在市场的存在,但对其未来发展作用不大。

在中商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力鸣看来,汇源果汁走到目前的地步根本原因主要是采用重资产的模式全产业链运营,未实现由家族企业制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转变。其次是没有实现专业化的分权制衡的组织架构建设,还沿用了传统管理模式经营庞大的资产和业务。加之产品线单薄,升级缓慢,未能跟上市场变化。

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但商务部发布否决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案。但为了方便兼并和收购,朱新礼已经砍掉了与可口可乐存在重合的销售渠道元气大伤。汇源又开始建设渠道,并在全国10多个省规划与建设了20多个农业产业园区项目。仅湖北钟祥生态绿色产业园投资就高达142亿元。这些投资主要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融资。

在人事方面,创始人朱新礼的儿子、女儿、女婿都曾经担任汇源要职。朱新礼也曾进行调整,但效果甚微。2006年曾就职可口可乐的陈志强,担任了汇源果汁副总裁,但3个月后就离开了。2013年,汇源果汁挖来李锦记执行总裁苏盈福,任期也足一年离职。

姚力鸣认为:“汇源退市虽然还可以照常生产经营,但对其评级会造或极大负面影响,今后融资成本大大增加,即便卖身,也难卖出好价钱。再度振兴难度也很大,既要有外部资源注入,更关键的要汇源自身进行脱胎换骨的变革。”

在业内人士看来,汇源果汁在消费者心中拥有很强的心智,如果企业加快调整明确方向,有翻盘的可能。但从目前的操盘看,汇源果汁品牌在逐渐被稀释,翻盘的可能不大。

阅读下一篇

凯乐科技突然被ST,9万股民踩雷

凯乐科技发布公告称,由于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