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刘邦之才,还想效仿白登脱围隋将韩洪对突厥之战败得真不冤(4)

2021-08-14 15:11     360kuai

至于恒安之役对韩李两家的具体影响到底几何呢?其实并不容易评估。我们知道韩洪和李药王两个直接责任人都遭到了免职,而韩洪的二哥韩僧寿就没受到什么直接影响。讨论韩僧寿的政治归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韩僧寿在东线的蔚州方向和西线的灵州方向都当过一段时间的刺史或总管,杨谅王世积东征高句丽之役他也有参与,因此从其早年经历看不出到底归属与哪一政治集团。但是自从开皇十九年之后,其所参与的灵州、庆州方向的战役都是在杨素和杨广的领导之下,并且正是以灵州总管随杨素打败达头才获晋位为上柱国--杨素的性格史书上记载很清楚,只要是他认定了手下,如果立下战功他是一定鼎力推荐的,韩僧寿因此在当时很可能被视为杨素集团的人。尽管杨广上台后对杨素也是很猜忌的(或许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杨广上台后为何要架空韩僧寿了),但是在文帝杨坚挂掉之前,毫无疑问杨广集团和杨素集团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因此可能当时杨广杨素集团应该不太会为难韩僧寿。而且韩僧寿本人职位比韩洪还要高一些,和韩洪又不在同一战略方向上,如果没有人故意借此机会找茬弄他下台的话,应该也不会对他的地位形成重大影响。

相比之下,李药王兄弟的处境就要差一些。李药王本人被贬为平民,至少到大业九年去世之时还未复起。药王被贬的真正推动力,据《李药王墓志》记载,其实是仆射杨素,正是杨素不依不饶,穷治其罪,才将他一撸到底。

《全隋文》第二十九卷中有一篇《江夏县缘果道场七层砖塔下舍利铭》。兹录其中一段如下:"……以今大隋大业九年昭 之岁,江夏县缘果乡长刘大懿等,遵依敕旨,共三乡仕民,奉□□齐兴道场七层砖塔一所,安镇此地。次有清信弟子黄慧龙、慧俊、慧达等兄弟,并德□佳雅难兄难弟,誓立五根,愿弘四事,于所住宅,福瑞累彰。亡父于大业三年二月,乃于食内感舍利一枚,大小相欢。睹兹希有,安止水器,且浸且浮,旋绕久之,光明遍室,顶带虔礼,日申供养。到七年正月,俊女鸡娘,又感二枚。斯实迹现难思,抑闻图籍。次有弟子李药王信首宿驰贤才简匹,虽室无瑞并,手阙金钱,每用放济居心,倾舍为业,以开皇廿年,行至常州境,感舍利一枚。到大业五年,于所住宅,又感二枚。昔者阿难奉函,如来赞其希有;康会瓶写,吴主嗟其神异。询诸经诰,今古同符。以今季夏六月八日,奉送散身,永窆基下。……"

其中提到大业九年江夏县缘果道场造塔之时,铭文中李药王不仅排名在缘果乡长刘大懿之后,甚至还位于平民黄慧龙、慧俊、慧达三兄弟之下,而据近年所发掘之《李药王墓志》,李端本人于大业九年初亡故于洛阳尚善里的家中,可见其死时很可能犹为戴罪之身。--当然前提是我们要确认这铭文和墓志上所说的李药王是同一个人。

阅读下一篇

唐玄宗为寿王李瑁选新妃子的时间就在自己纳贵妃十日前有自己用意

立杨贵妃之前十天,唐玄宗给寿王李瑁另选了一位王妃。这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册寿王妃,是立杨贵妃的必要准备。册立寿王妃 另册韦妃的日期,据册文,当为“壬辰”即二十六日,兹抄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