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制裁两年俄罗斯没垮,“西方不再拥有决定性的经济力量”

2024-02-24 21:59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

2月24日,俄乌冲突升级届满2年。拜登政府当地时间23日对俄罗斯祭出超过500项新制裁,声称将确保俄总统普京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不过,美国《华盛顿邮报》同日报道认为,鉴于俄罗斯过去两年间在美西方制裁战中表现出的"韧性",美国新一轮对俄大规模制裁不太可能奏效。

自2022年2月俄罗斯发起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以来,西方采取多轮制裁试图从经济上击垮俄罗斯。报道称,美国官员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从长远来看,这些措施将使俄罗斯更加贫穷、技术更加落后、更加依赖国家推动经济发展。

但报道指出,美西方的金融和贸易限制并未导致俄经济崩溃。相反,两年后的今天,俄罗斯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预计将超过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月将对俄罗斯2024年经济增速预测大幅提高到2.6%,美国仅为2.1%。受乌克兰危机的影响,IMF对欧元区2024年经济增长预测值下调至0.9%,其中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从0.9%下调至0.5%,法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

"目前的局势并不在白宫或其欧洲盟友的预料之中。"报道认为,鉴于俄罗斯过去两年间"在全球贸易和金融战场上不断升级的冲突中表现出的韧性",拜登政府23日为回应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之死而公布的大规模制裁,也不太可能对俄经济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美西方制裁的)冲击是严重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冲击逐渐消失了……这是第一次没有亚洲主要经济体参与的地缘政治危机,西方不再拥有决定性的经济力量。"制裁专家、康奈尔大学历史学家尼古拉斯·穆尔德(Nicholas Mulder)说道。他也是《经济武器:制裁作为现代战争工具的崛起》一书的作者。

2024年1月31日,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视察了制造火炮系统的乌拉尔transmash工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家美媒提到,2022年春季对俄制裁实施后,欧盟对俄罗斯的出口急剧下降。但根据华盛顿行业组织国际金融研究所(IIF)前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分析的贸易数据,"几乎所有欧盟国家对中亚的出口都大幅增长",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俄邻近小国的欧盟进口数据同时攀升。

在有最新数据可查的2023年前10个月,欧盟向俄罗斯出口了320亿美元的商品,低于冲突前2021年同期的820多亿美元。与此同时,欧盟出口到中亚国家的货物大幅增加,从大约180亿美元增加到近310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如果这些欧洲货物继续通过中亚运往俄罗斯,它们将弥补制裁给俄罗斯经济造成的约四分之一的损失。

美国《纽约时报》22日分析说,俄罗斯固有的实力源于其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这为其在金融和政治上的韧性提供了动力。报道称,中国、印度和巴西正以折扣价大幅购买俄罗斯石油。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数据,印度目前每天从俄罗斯购买190万桶石油,这一数字在2021年时几乎为零。

《纽约时报》指出,中国在冲突前便是俄油的重要客户之一,如今购买量更大,达到230万桶/天。此外,2023年,中俄提前超额完成两国元首提出的贸易目标,全年贸易额超过2400亿美元,同比增长26%。中国连续14年稳居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是俄罗斯第一大机电产品进口来源国、第一大牛肉和海产品出口目的国。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俄财政部数据,2023年俄石油和天然气产业收入将达到约9万亿卢布,大致与2021年水平相当。基辅经济学院负责外交政策的副院长、经济学家叶琳娜·里巴科娃(Elina Ribakova)说,这让普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经济和军队,"这种情况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2023年12月13日,俄罗斯石油管道巨头Transneft的一个油箱的抽油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华盛顿邮报》分析,俄罗斯令人惊讶的经济耐力的关键也在于大量的国防开支。据芬兰银行估计,俄罗斯今年的国防开支预计将占到政府预算的28%,这一数字是美国政府军费开支的两倍多。报道称,这些资金促进了俄军火厂生产,同时也为数百万俄罗斯人提供了薪水,这些人进一步通过消费等方式推动经济发展。

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与别国经济关系的发展,也让其外交关系日益紧密,这些国家自然包括美国一些盟友。美媒注意到,普京去年10月访问了北京,去年12月底在莫斯科接待了印度外长;几周前,普京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受到了热情接待。总部位于伦敦的皇家联合军事研究所(RUSI)一份新报告称,俄罗斯在非洲影响力也持续扩大。

在联合国,美国领导的谴责俄罗斯的决议在盟友以外几乎没有得到支持,报道称,这表明它们不愿被迫在这场冲突中站在任何一边。"这些国家担心被视为大国竞争棋盘上的棋子,"欧洲政策分析中心主席阿丽娜·波利亚科娃(Alina Polyakova)说,"上届(美国)政府对我们与其中许多国家的关系造成了很大损害,我们一直没有被视为可靠合作伙伴。"

2024年2月23日,美国纽约,在纪念俄乌冲突两周年的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纽约时报》说,在一些俄罗斯问题专家看来,美、欧领袖的认知与现实落差不小。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尤金·鲁默(Eugene Rumer)与安德鲁·韦斯(Andrew S.Weiss)去年11月为《华尔街日报》撰文,指责西方对普京所处困境的认知是"异想天开"。

"俄罗斯绝没有受制于人,"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务院官员的美国天主教大学冷战历史学家迈克尔·金马奇(Michael Kimmage)也表示,"它没有在经济上受到限制,也没有在外交上受到限制,而且还通过战争传达了自己的信息。"

在奥巴马政府时代任职美国国务院并在2014年后负责督导对俄制裁的爱德华·菲什曼(Edward Fishman)坦言:"当前对俄制裁效果不如人意……不幸的是,俄罗斯现已建起某种程度的替代供应链。"

菲什曼表示,拜登固然能再下重手打击俄罗斯能源出口、引进技术,但如此会损及与像印度、土耳其、阿联酋这些美方盟友的关系,因为这些国家不是已成俄油大买家,就是与俄罗斯有科技生意。在他看来,最麻烦的是美国11月将大选,打击俄油出口会再拉高全球油价,"做任何可能扰乱全球石油市场的事都会让人紧张,尤其是在选举年"。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目前的地位得益于拜登政府对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的支持。许多国家领导人认为,美国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平民区和基础设施的袭击是虚伪的,他们并不接受以色列在努力避免平民伤亡、俄罗斯故意针对无辜者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