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曾论斤买黄金如今打金还债,王师傅的“黄金人生”

2024-04-17 16:20     互联网

男子曾论斤买黄金如今打金还债,王师傅的"黄金人生"

我叫王士伟,1967年出生,老家在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我是1997年来的青岛,起初在东李一家韩资服装厂做样品开发。2000年,我不甘一辈子就这样打工,做起了服装加工生意。2006年,入驻了即墨服装批发市场。那时候可谓顺风顺水,年流水达到了1000万元。手里有闲钱了,就买黄金当作投资。我喜欢黄金,不管首饰还是金条都喜欢,是天生的喜欢。我记得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买金条了,一次500克。2017年、2018年,那时候服装生意特别好,买的就相对多一些,一次1000克。

2019年,我的女装厂也开张了,厂房有1000多平方米,员工二三十人,总投资近300万元。

服装销售虽然还在做,但我的主要精力都转到了女装生产上。刚开始发展还算顺利,后来赶上疫情,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我属于那种比较固执的性格,明明知道不怎么好了,但还是想要努力做起来。当时想开发市场,但手里根本没有客户,就开始挨个找客户去谈,甚至可以先把货给人家,让人家卖着。


太急了一定会出问题。那段时间服装厂家关停的不少,我的一些客户有联系不上的,也有欠了货款跑路的。货款回不来,可厂子还得运行,进货、工资……都是花钱的地方。没办法,只能"卖金续命"了。我的黄金就这样陆续出手,用来应付结算货款或者是新款产品的开发等。

该来的终归会来。坚持了4年,我终于撑不下去了,宣告破产。最后盘算了一下,所有的外债加起来有300多万元,大都是欠供货商等的钱。

2023年7月,我在即墨开了一个门面不大的首饰店,成为了"打金匠人"王师傅。我现在的金店不大,只有50平方米,房租一年4万多元,设备花了5万多元。之所以"弃衣从金",是因为服装行业真的伤了我的心。黄金会让我的心情放松下来,最起码没有干服装时的那种压力。

当初开金店的时候,我给所有债主都发了消息,"不是有钱不给你们,首先我得先活下来,先生存再想办法给你们钱。"

债主都是我原来生意上的伙伴,人家能借你钱,说明是信任你,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我要靠"打金"翻身,还完账后还能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