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结婚证,坑掉北京女子 4 套房(5)

2021-04-30 03:56     上游新闻

不过,据判决书显示,李建国还在这份审计中证明,王东公司多次给汤伶报销电话费、物业费、水电费等等。

二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根据李建国提供的审计报告,涉案借款 " 一部分直接用于汤伶的个人消费 ",因此,法院认为这部分债务为 " 夫妻共债 "。

二审判决对汤伶提出的 " 债务非夫妻共同债务 " 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结婚登记日期的问题,二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 " 结婚登记是否应予撤销,属于相关行政部门的职权范围,不属于本案民事诉讼的审理范围,因此,法院对汤伶的该主张不予处理。"

无法推翻 2011 年 " 补领 " 的结婚证,也就无从摆脱自 2008 年起的 " 夫妻共债 ",汤伶就此走到了 " 悖论 " 的闭环。

就案中的突出问题,南风窗记者采访了北京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浮,他曾经手大量 " 夫妻共债 " 类案件、代理过小马奔腾 " 遗孀负债 2 亿 " 等案。

陈浮认为,就民法中的基本原则论,真实性不应忽视。在汤伶案中,2008 年至 2011 年间,婚姻关系是否存在仍需定夺,不可能因为一张证书 " 篡改 " 过往。同样地,不能因为法定的对行政行为的诉讼时效限制,就放弃了追究真实性。

话虽如此,汤伶现在的生活,很难再见起色。

汤伶生活照

从一审、二审到再审,汤伶被判定承担债务,现在,到了执行阶段。曾经的 4 套房产,现在剩下 3 套,依然是朝不保夕。汤伶说,一整套司法程序都走完了,想要继续申诉,留给她的只有信访渠道。

她现在仍坚持,至少要保住祖宅拆迁得来的那套回迁房。" 我母亲从小就生活在那一区,如果被撵出去,她一定会死。我还有 9 岁的小女儿,她那么无辜,今后怎么办?"

汤伶说,她没得选,只能走下去。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