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前男友捅20多刀 家属:太残忍 一直捅到不能动

2020-11-24 04:49     海峡都市报

“他说悔罪,我能接受吗?我女儿死了,我怎么可能出这个谅解书呢?他不是一刀毙命误杀,他是捅了20多刀……”

“我女儿到现在还躺在合肥市殡仪馆的冰柜里,我是开庭时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

11月21日,案发近半年后,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的严俊想起独生女被残害的画面,整宿地失眠。日前,合肥市中院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公开审理了此案。

严先生称遇害的23岁女儿孝顺听话懂事,性格开朗

>>>残忍暴力 第一刀捅倒已经不能反抗,又捅20多刀

严俊介绍,2019年女儿和前男友倪某从滁州某大学毕业,两人是大学同学,但并非同乡。“他是黄山祁门的,我女儿是马鞍山含山的。”

“我们是在含山县,他们是在合肥市,我女儿跟她母亲说过分手的事,这些事情她经常背着老爸。”严俊表示,2020年4月,女儿在合肥另行租房居住,案发前,女儿已经和倪某分手。

检方起诉书显示,2020年5月29日下午,倪某约受害者见面吃饭。当晚7点半,两人一同回到出租房内,发生激烈争吵中,倪某拿起纸箱上的水果刀向受害者腰部、背部捅刺20余刀。

倪某供述,看到对方死亡后十分害怕,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清理现场,打开空调,将死者身上的衣物脱下,用纸巾擦拭血迹后将其塞到冰柜内。

“那是在合肥市包河区他租住的房间里,我女儿是另外租了一间房。”严俊告诉华商报记者,“我也是开庭的时候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我从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知道,他第一刀把我女儿捅倒以后,她直接就跪倒了,已经不能反抗了,在这个情况下,他又捅了20多刀,一直捅得她不再动……”

严先生称失去独生女儿,他一度不想活了,每天只能喝醉才能睡着

>>>蓄谋杀人 手机里搜索“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

严俊透露,倪某还在手机里搜索电影《误杀》,影片中掩饰杀人犯罪行为自首等情节,与倪某的行为非常相似。

“庭审中我看出他就是蓄谋杀人,因为警方抓捕后在他手机里看到浏览的痕迹,比如‘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杀人后自杀要负刑事责任吗?’‘凶手家属要赔偿死者家属吗?’他在动手前几天就在考虑如何杀人了,他在手机上搜索这些问题。”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