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直臣害能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完美帝王刘秀心狠手辣的另一面

2021-01-29 16:15     360kuai

公元24年(更始二年),更始朝廷的大司马刘秀在斩杀王郎、取得了幽州和冀州的大部分地盘后,被更始帝拜为萧王,召回长安述职。刘秀却以河北未平为由,拒绝奉诏,开始脱离更始单独发展。但更始帝也不是吃素的,他很早就派了手下重臣尚书令谢躬率冀州牧庞萌、镇威将军马武等六将军率兵数万前来协助刘秀平定河北王郎之乱。之前刘秀战线拉的太长,后方老窝信都被王郎所端,还是谢躬帮他收复的;后来刘秀攻巨鹿、邯郸,谢躬诸将亦多有出力;所以拿下邯郸后,谢躬便与刘秀部队共同驻扎在此,划城而治,两套班子共同管理河北军政;显然,更始帝早已授意谢躬,令其继续监视和掣肘刘秀,防止刘秀生乱。

谢躬官居尚书令,与刘秀官职相当,手中又握有一支大军,位高权重;看来,刘秀想要翻身自主把歌唱,还得先搞定这位麻烦人物才行,于是刘秀多次置酒高会,试探他的口气,希望能够收服他,却不料谢躬油盐不进,对更始帝忠心耿耿,刘秀碰了好几个钉子,知道谢躬不能为自己所用,留着他也是祸害,所以想要除掉他,但以当时刘秀的实力,想轻松干掉谢躬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而且刘秀此时还不想彻底和更始帝翻脸,一切总得等先搞定河北流民军再说。

既然一时间不能干掉谢躬,刘秀便只有先和谢躬保持表面上的和谐,以麻痹对方:谢躬的部将目无军纪,抢劫掳掠,不听指挥,刘秀虽深忌之,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谢躬勤于政事,"每至所在,理冤结,决词讼",是个包青天似的好官,刘秀便假装亲热,隔三差五派人送礼慰安,称赞他说:"谢尚书真吏也。"直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上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搞得谢躬飘飘然不知所以,还以为刘秀真的是个厚道人,于是慢慢放松了警惕。不过这也很难怪他,谁能想到,著名的阳光帅哥刘文叔背后,竟也会有如此阴暗狠毒的一面。只有谢躬的老妻看穿了刘秀的真面目,劝他说:"君与刘公立场相反,势不能睦,而信其虚谈,不为之备,终受制矣。"谢躬不听,言文叔仁厚之人,断不行此。

如此接下来,刘秀第二步就准备挖谢躬的墙角。谢躬部下骁将、原绿林军首领马武是刘秀的旧交,两人曾在昆阳并肩作战,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所以,刘秀趁着请谢躬喝酒的机会,趁着酒醉微醺,将马武单独拉出,两人散步登上了邯郸的丛台(即赵武灵王在邯郸所建之丛台),然后对马武发动了强大的言语攻势:

阅读下一篇

太监大多不认字,为什么还能宣读圣旨?原来我们都被误导了

在很多80、90的小伙伴记忆中,肯定有这样一幕“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一个太监,拿着圣旨宣读皇帝的旨意,这是清宫电视剧经常出现的情景,然而长大以后,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会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