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去世4周年,妈妈把网暴者送进监狱:他终究没放过我(3)

2020-11-05 02:31     澎湃新闻网

02

她放刘鑫一条生路,谁又能放她一条生路?

如果说生死关头没开那扇门尚且解释为本性懦弱,余下4年,她的所作所为真的无法理解。

将微博认证改成“留日学生刑案当事人”,好像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目击者。

她的宣言是:我是证人刘鑫,我不再沉默。

是的,她不再沉默,于是开始谩骂与嘲讽……

“暖曦”寓意温暖阳光,她用这个名字与过去告别。还收获一批忠实粉丝,很多人甘愿为她一掷千金,堪称人间迷惑行为。

我想起鲁迅在《而已集》里讲过一个故事:男人病入膏肓,隔壁放着留声机、有人狂笑、有人打牌、女人在船上哭着她死去的亲人。

网上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越来越不喜欢江歌妈妈?

“一开始我很同情,但是现在看见她妈妈在微博上面喷人,特别是看见支持者的言行,我越来越反感”。

是啊,江歌不过是因为别人丢了命,不过是横死异国他乡,不过白白牺牲在24岁,你也不过少个闺女,你这么执着我都看腻了。

正如网友@胖猫咪scofield 所说:

你的明天可以继续过,江歌的遭遇只是一个互联网上消遣时光的事件而已;而对于江母来说,她失去对未来所有希望,以及经济来源。

所谓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