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女特务”揭秘不一样的戴笠

2021-04-13 07:35     网易

王庆莲是有过国民党军统首脑机构工作经历的女译电员。在军统局本部的三年经历,流光溢彩之后,顿作凄风苦雨。内战前离开军统的她,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成为被镇压的对象――劳役、羁押,饱受发肤之痛和精神折磨。晚年的她生活幸福,领有退休金,“共产党养了我31年,我从内心里感激”。作为见证者,她对那一段历史有着自己的述说。

译电科的人都讲江山话

我的身世怎么讲呢,太苦了。不到1岁就没了生父,住在浙江江山县的外婆家,才读了6年小学,日本鬼子打过来,什么都烧光了。我一生最恨的就是日本人。

1943年4月,我刚满15岁,什么都不懂,家里经济困难,无路可走了,正好碰到军统局来江山招人,我妈妈给我报名。也是运气不好,一考就考上了。

当时抗战到了很紧张的时候,军统局人员不够才临时招的。大概在6月8日,我们4个女的,16个男的,没培训就到了重庆。有10个人分到军统局本部译电科。

我和其他9人被送到磁器口造纸厂的密本股做打印工作,因为敌机轰炸厉害,为了保护密码本,所以将密本股设在乡下。1944年4月,我调回局本部译电科华南股,担任译电员,军衔是准尉,领少尉的工资。

阅读下一篇

难道人人都想当皇帝?他却说:愿世世勿生帝王家!

太子死后,汉武帝的儿子们争谋代立,此祸才消,彼祸又起。真是人生如泡影,富贵如幻梦。正如明朝崇祯皇帝所说:“愿世世勿生帝王家!” 希望延年益寿以至成仙,本是人之常情,并非怪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