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男孩给十万彩礼娶妻 婚后生下一女 但是查完DNA懵了(7)

2021-12-29 17:39     互联网

不过,这份报告并未让小依办上户籍。“派出所民警告诉我,需要提供我跟我父亲(黄某)的亲子鉴定,才能为我上户口。”小依说,当她后来凑够父亲提出的2万元后,父亲也回过一次老家,但当时没有给自己办理。等到父亲回广州1个月后,父亲提出要给5万元才会为其办理户口。再到后来,父亲又表示要给6.6万元,才会配合其做亲子鉴定,帮其上户口。

“觉得永远都存不够钱给父亲,让他帮自己办户口。”小依说,她不理解父亲为何会这样。给自己的女儿上户口,为何一定要拿钱,这难道不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吗?

小依说,父亲虽然没养育过自己,但自己作为女儿没埋怨过父亲。小依说,这几年自己在南充打工,父亲每次到南充来,自己都会陪父亲,或带父亲去吃好吃的。今年春节,自己给了父亲2000元。此前,父亲生病住院,自己也去医院照顾。小依猜测,可能父亲心里怀疑自己不是其亲生的,心里面有些抵触做亲子鉴定,但如果做了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父亲黄某到南充市,小依陪其散步。图据受访者

03

父亲回应:

“给五六万也可以”

坚持让女儿拿钱 称担心她妈今后找麻烦

今年9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陪同小依驱车前往西充乡下找到其父黄某。

在一栋正在修建的楼房面前,父女二人见面,小依叫黄某“爸爸”,黄某也唤小依“幺女儿”。黄某称,新建的楼房估计要花三四十万元。他领着“幺女儿”小依上到新房二楼铺设好的现浇板上,热情地介绍说,楼上规划有3间卧室,小依3兄妹每人各一间,自己住楼下。

阅读下一篇

女子穿睡衣在闹市中打太极,引来众人围观

10月20日,福建一女子穿睡衣在闹市打太极,众人看清她手上拿的东西后全被吓跑了。 事发在福建漳州中闽百汇商场门口,当时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穿着一身白白的睡衣在商场门口的马路上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