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级的李左车面授机宜,让韩信心悦诚服,这是为什么呢!

2020-12-04 10:53     360kuai

成安君陈余是个成不了大器的书呆子,关键时刻没有采纳李左车的计划,坐失良机。李左车的战术设想是,自己亲率3万奇兵,抄小路去截断汉军的辎重,使他们前不能斗,退不得还,陷入绝境而被赵军一举全歼。陈余和赵军反倒中了韩信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赵军溃灭,赵王被擒,赵国破灭。当此之时,李左车可谓万念俱灰,于是遁迹江湖。他明白,此次井陉口之战是自己最后的建功立业扬名立万的机会了,韩信一出太行山,华北大地就将是汉家天下了,自己的生存发展空间也就挤压殆尽。

走到了事业的十字路口上,韩信也迫切地想找到一个战略家级的人物,给自己出谋划策,指点迷津。心高气傲的韩信非常清楚,全天下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只有两位:一位是张良,但他是刘邦的亲信,只为刘邦出主意;另一位就是手下败将李左车,他本来可以像祖父李牧一样成为一位战神,但为陈余所误,现在估计是走投无路,所以一定要找到他,并拜他为师。

李左车是作为战俘被带到韩信面前的,但场面并不尴尬。韩信的真诚和热情感动了李左车,两人一见面就有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这场面与后来蒯通游说时的情景截然不同。韩信对蒯通巧舌如簧的纵横家面目很反感,更不愿意接受其三分天下的建议,两个人之间谈话缺少心有灵犀的契合点。蒯通谦称自己为“仆”和“臣”,尊称韩信为“将军”和“足下”,是在向对方兜售自己的计谋,是一种待价而沽的做派。韩信自称“我”和“吾”,虽尊称对方,但态度很冷淡:“先生休矣,吾将念之。”而韩信对李左车则不是这样,谦称自己为“仆”,尊称对方为“足下”,称自己为对方所做的是“侍”,以拜师之礼侍奉对方。李左车很感动,自称为“臣”,甘愿为韩信“效愚忠”——是不是暗含着“我做你的忠臣”的意思?

阅读下一篇

吐蕃向唐朝借书,大臣:唯独这本不能借,皇帝没听,结果生下祸端

在唐朝,会用和亲的方式拉拢周边民族。有一次吐蕃使者来到长安,得到了唐玄宗的隆重接待。这位使者在即将返程之际,提出了请求。希望可以借四本书。分别是毛诗、礼记、春秋以及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