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没有GPS导航, 汉军靠什么深入草原打败匈奴?(2)

2021-04-15 18:59     360kuai

而《城邑图》上,也精确的绘制了长沙车的房屋布局,是为研究汉代城市的活字典。欧洲在文艺复兴时代确立的地图测绘要素,这两幅汉代地图,早已经精确做到。

而要论在战争中更实用的,却还有其中的《驻军图》,这幅长98厘米宽78厘米的长方形彩色地图,不但有媲美《地形图》的山川地貌道路绘制,更精确标明了九支部队的方位与交通路线。甚至连每支部队所属的烽火台与防火水池,也全有精确标明。一旦发生战争,指挥官凭借这张地图,就可以指挥到最基层的防御部队。防线部署将十分从容,堪称两千年前,最为实用的“信息导航图”。

这三张精美的汉代“舆地图”,以其精确的测绘水准,一直被世界地理学界视为“惊人的发现”。但这三张地图的绘制时间,比起汉匈战争开战,却还要早三十年以上。这也就意味着,在那个汉朝厮杀匈奴的浴血年代里,汉朝军人们是拿着比这“马王堆文物”更先进的“舆地图”,雄赳赳气昂昂杀向草原的。

而且即使在汉匈战争爆发前,“舆地图”在汉朝各类大事件里,就时常露一把脸。从汉初分封诸侯起,汉王朝就不停更新技术,绘制各地的精确“舆地图”。汉景帝年间的“七国之乱”里,凭借“舆地图”导航的名将周亚夫,这才以果断的断粮道战略,把没头苍蝇般的数十万叛军包了饺子。汉武帝登基初时平定闵越的战役里,汉军也是以精确绘制南中国地貌的“舆地图”为参考,兵不血刃打完收工。

也就是说,自从汉代建国起,“舆地图”技术就是汉王朝拿手的“信息科技”。而比起汉朝以前,先秦战国时代的地图来,汉朝“舆地图”的测绘技术,更堪称爆表突破。为何短短几十年间,汉朝就有此技术飞跃?首先得归功一人:“汉初三杰”之一的萧何。

三、萧何引发的“地图革命”

话说秦末农民战争时,还是“沛公”的刘邦浑水摸鱼杀进咸阳,进城后全军就一度放羊,各个忙着喝酒享乐搂钱,却唯独萧何不声不响来到秦宫仓库,把秦朝仓库里的各地图册,这些将领们眼中的“废品”,一股脑全收走。

这桩小事,哪怕放在中国古代测绘学发展史上,也是个绝对大事:刘邦闹腾一通后,西楚霸王项羽又进咸阳,几十万楚军变本加厉折腾,把秦朝仓库里各种文化资料都烧精光。连《尚书》等儒家典籍,都是靠了一些学者冒死偷藏下来。如果没有萧何这低调一拿,先秦中国地图测绘科学,恐怕也要被一把火烧光。

后来楚汉战争开打,这些萧何之前抢来的“废品”,却叫刘邦大尝甜头。面对项羽大军的来势汹汹,眼前铺开一堆地图的刘邦,才在每次被项羽暴揍后,都能眼前豁然开朗,然后对着地图从容布置,终于把一身蛮劲乱撞的项羽大军,活活怼死在乌江边。西汉开国的一大成功要素,以《汉书》的形容,就是“尽得秦图”。

如此“开国大功”,也让汉朝开国后的历代皇帝们,自然高度重视地图测绘。而且西汉开国后,数学成就也突飞猛进,几任丞相都是杰出数学家,“勾股定理”“重差法”等数学原理纷纷应用于地图测绘中,外加测向司南等仪器的应用,也就引发了一场“地图测绘革命”。绘制比例更精确,内容更丰富的“舆地图”,就这样应运而生,且技术水准代代演进。

甚至,汉朝这场反击匈奴的热血战争,就有之前六十年忍辱挨打岁月里,无数地图测绘者的心血:汉朝使者每次出访匈奴,都要记下沿途的道路山川地貌。每一场汉朝送公主“和亲换和平”的屈辱之路,更是多少无名的地图测绘者们的艰难测绘路。才有了一幅幅精确记录草原地理风貌的“舆地图”,为卫青霍去病们一次次提供正确导航。漠北之战的热血一胜,封狼居胥的荣耀时刻,同样该有这些绘图者的军功章。

也同样是在匈奴败逃的酣畅战史里,依然是汉朝地图测绘者们再接再厉,不断绘出西域等要地的正确地图,汉朝的大军与使节,得以继续沿着地图的指引隆隆向前。西域诸国从此纳入汉朝版图,汉王朝的声威沿着丝绸之路远播四方。即使是这段两千年前的古代史,也同样证明永不过时的真理:国家的崛起,永远是科技先行。

阅读下一篇

马谡镇守街亭时,效仿韩信之谋排兵布阵,为何却会一败涂地?

马谡失街亭,不仅让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败,也给蜀军北伐蒙上一层阴影,其实马谡失街亭非常可惜,按理说他完全可以打胜仗的,击败张颌不是难事,而且仔细看马谡在街亭的排兵布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