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软骨头,倒贴知县枉为男子,明代:“俊少年吃软饭发家”始末(3)

2022-10-10 10:59     360kuai

若是有要打官司的,也来求这张继良,天长日久后,张继良拿了不少钱后也学聪明的,若是对方打官司胜算不高,他便开口要高价,再怂恿知县判冤案,知县见钱给多了 ,也不细审案子,几年下来不知道害苦了多少人家,后来这张继良越发过分,若是打官司的没钱,他便暗地里藏下状纸,让人告无可告。

起初何知县只是想跟着张继良收点银子,时间久了之后,他反倒成了张继良的傀儡,一日,有个何知县的好友知晓此事,上门约了何知县见面,说道:“何兄,你当真把府衙的事交给了张继良?”何知县还十分得意,回道:“自然,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好友急了,说道:“你可知外头的人说什么?说你宠坏了张继良,坏了官府的名声,若是你再不改,怕是这官也要做到头了。”

何知县起初不听,后来听好友分析了利害关系,也有些害怕,当下回去时闷闷不乐,张继良瞧了问其缘故,何知县道:“你可知,外头有传言,说我成了你的傀儡。”张继良是个聪明的,他瞧何知县脸色不对,立马跪下道:“老爷,若是我坏了你名声,就请你送走我吧,”说完,这张继良还啼哭了几声,看得那何知县心疼不已。

做尽恶事,俊俏少年的下场极惨

张继良见他神色缓和,又道:“老爷,为了你我的未来,不如你送走我,让我去代巡那做个门役吧,”说罢,又劝了何知县为前途着想,何知县分析利弊后,给张继良改名周德,送去了陈代巡出,也巧,那陈代巡也好男风,张继良一见他就知此人的爱好,便故意装作纯情少年,哄得那陈代巡一愣一愣的。

自从得了张继良,那陈代寻仿佛捡到金子一般,日日粘着他不肯分开,一日,上头发了命令要查抄贪赃的官员,此事交给了陈代寻去办,张继良窥见了名单上头有何知县的名字,竟悄悄把这名单大印寄给了何知县的岳父,让他交给何知县。

待那陈代巡发现时已经晚了,丢失了官府的大印是死罪,急得这陈代巡忙去寻了自己的老师 ,那老师是个聪明的,稍微一打听就知道张继良曾和何知县有私,陈代巡知这消息大怒,又舍不得杀张继良,为了不让大印丢失的事泄露,陈代巡便请何知县来喝酒,让人悄悄的把大印偷了回来。

后来那何知县还是被查出贪赃枉法,判了刑进了大狱,那陈代巡也升了官,他只当张继良是个有情人,难忘相好,也不计较他偷大印的事,便想着带着张继良一起去任上,谁知那张继良见何知县倒了,又怕以后陈代巡也倒了,自己跟着受罪如何是好?

他便撒谎说家中有老母供养,再三求了陈代巡说要回老家去,陈代巡十分不舍也只得放他回家,又给他银两,还在县衙内给他安排了差事,谁知道新知县是个清廉的,那张继良又想收钱替人打官司,却不想事情闹大了,原来有个富翁的丫鬟病死,那丫鬟的母亲想讹钱,来县衙告富翁欺辱丫鬟逼死了人,张继良想敲诈那富翁,又说成了是富翁妻嫉妒打死了丫鬟,想讹诈富翁一大笔钱。

哪知道富翁是个聪明的,请了一个聪明的秀才递了状纸告张继良,平日受过张继良欺压的人见了,纷纷把张继良干过的恶事捅了出来,知县恼了,罚了张继良五百两银子,又打了他二十板子发配充军,谁知张继良是个倒霉的,充军路上就死了,他哪里吃过这些苦,死前还长了一身的疮疤,痛苦熬了两日才咽气,也算是报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