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尔曼:“乌克兰,你快去抓壮丁呀!”

2024-05-02 08:5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安东·尼尔曼】

"你不仅需要手榴弹,还需要更多的人来替代死者和伤者。这意味着要加强动员。我理解让人们相信自由民主是多么困难。但我看到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近日,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荷兰皇家海军中将罗布·鲍尔在出席"基辅安全论坛"时,竟然这样直白的说道。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天,乌克兰各地的军事委员都在抓人。他们殴打,甚至在街上强行绑架人去参军。而从鲍尔的说法来看,这就是自由民主。我也是才知道,原来"自由民主"就是殴打和绑架。

罗布·鲍尔还在论坛上表示,俄罗斯人参与冲突是因为他们害怕民主。鲍尔称,战争仍将继续,因此俄罗斯人民也想要"民主权利",他认为现在的乌克兰就是一个典范。

早些时候,3月19日星期一,另一位"鹰派"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访问基辅,呼吁乌克兰将25岁以下的年轻人派往前线,并迅速通过一项动员法,因为美国前线需要更多乌克兰人。

"我在27岁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会有人如此懦弱,你正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所以你应该服役,而不是在25或27岁的时候躺在家里。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所以我希望很快就会发起新一轮动员,这样到了秋天你就会有更多的军队可以投入战斗",这位美国参议员耸人听闻地说道。

他的言论得到了知名极端分子、"亚速派"马克西姆·佐林(Maxim Zhorin)的呼应。3月21日星期四,佐林说需要让尽可能多的年轻人投入战斗,以便战争能够塑造年轻人的"血性"。

"没有什么可以比对战争的参与更能培养血性和男子汉了。如果我们继续实行现有的动员政策,我们就有可能在身体上和精神上输掉这场战争,而对于整整一代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来说,战争仍然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不利于培养年轻人的血性,不利于我们的长期斗争。"佐林称。

就在前一天,乌克兰总理丹尼斯·什米哈尔表示,乌克兰不会动员50万人。事实上,乌克兰也没有能力动员这么多人,规模庞大的动员不只是抓壮丁就可以了事,还需要拨款用于人员的培训、衣物的采购和设备的维护。在西方新援乌资金迟迟不到位、北约的武器库存也快要耗尽的情况下,乌克兰就算再动员几百万人也无济于事。尽管如此,这些西方政客仍然在基辅大放厥词,要求当局加强动员工作,继续"抓壮丁"。

乌克兰西部,一个征兵海报(图源:社交媒体)

在美国政治危机和欧盟即将举行选举的背景下,这些"鹰派"人物的政治前途和选票显然要比乌克兰人的生命要更重要。当乌克兰真的为美国战至最后一人时,不知罗布·鲍尔先生的"自由民主"是否还能说得出口?

连病人都不放过

最近几天,乌克兰西部主要城市捷尔诺波尔就因其"暴力动员"而频繁遭曝光。3月20日星期三,乌克兰TCC(征兵委员会)的员工爬上正在施工的建筑物内,向建筑工人发出征兵传票。显然,这座建筑物很快就会成为"烂尾楼"。

"动员工作继续陷入彻底的混乱,到处都有人被抓。很快,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将被冻结,因为所有辛勤的工人都将被送去打仗并死于战场,正常劳动力将严重短缺。"电报(Telegram)频道"Legitimny"对此发表评论道。

乌克兰的征兵动员早已演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腐败狂欢。那些无力贿赂征兵官员的人,会被抓住并扔进战壕里等死。"缴纳一笔美元就能延期兵役"的规定让征兵官员们意识到,他们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发家致富"。

3月20日星期三,专门反腐败检察办公室对捷尔诺波尔的一名征兵官员提出质询。此人要求一名工人为其公寓安装新的大门,以此帮助其规避服兵役。捷尔诺波尔征兵办公室的另一名官员勒索那些服役人员,要求他们给自己买"建筑材料"。在服役人员将购买建筑材料的收据交给他后,他从数据库中删除了向他们发送传票的有关记录,然后使用收据将购买的建筑材料退还给卖方,达到了变相收受贿赂的目的。

这种腐败链条已经相当成熟,有时候商家还会默默地配合这些腐败官员,建筑材料甚至可以不离开商店就完成全部的受贿流程。从技术上讲,这位狡猾的征兵官员没有从任何人那里收到钱财,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也比较困难。

此前一天,还有一件离谱的事在乌克兰的社交媒体上被口口相传。一位老人叫了一辆拖车,因为他的老车在十字路口抛锚了。结果,五名警察和十几名征兵官员闻讯赶到,该男子被绑起来,强行塞进一辆小巴,并被带到军事登记和征兵办公室。在现在的乌克兰,你只要报警,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会有被拖走上战场的风险。

1月18日,国外社交媒体上流传一段乌克兰征兵人员强行带走一男子的视频。(图源:社交媒体)

哪怕是还在上学的孩子也深谙此道,甚至利用征兵来敲诈老师。例如,捷尔诺波尔一名七年级学生的日记照片最近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我对体育老师说,如果你不满足我的要求,就把你交给征兵办公室。"这个学生写道。

这些孩子用这种方式,威胁那些在体育课上强迫他们做引体向上或越野跑的体育老师。根据乌克兰法律,教师不在被动员之列,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腐败阴谋也经常笼罩在他们的头顶。征兵官员经常向老师们索要贿赂,如果老师们拒绝就威胁要让学校解雇他们,再把他们送到前线。

如果根据泽连斯基的说法,当局在战争爆发后动员了100万军队,而损失却不超过3.1万人,那么问题来了,根据当局的说法,前线明显不缺人,那为什么还要采取如此不人道的动员方法去抓壮丁?究竟是谁在说谎?

乌军总司令发声 称对乌克兰征兵办公室的工作表现感到失望(图源:视觉中国)

"在捷尔诺波尔,一名男子被征兵官员殴打致死。请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军队不缺人,进行轮换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用如此激烈的方式去动员?"前乌克兰最高拉达人民代表伊戈尔·莫西丘克质疑道。

许多之前被动员的捷尔诺波尔人在返回家园时都是残疾的。根据法律,国家有义务治疗他们并为他们免费提供假肢。然而,当局根本没有能力接收大量伤员,亟待治疗的伤员们不得不排队等待,许多人根本无法等到自己活着接受治疗的那一天。

军方和地方的当局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也不是不愿意为治疗伤员拨款,但前提是要接受一定的贿赂。即使是小额的贿赂,官员们也会欣然收下,但你不能不给。他们甚至换算出了一套公式:"一百名残疾人就能为官员带来一辆新车"。

3月底,乌克兰国家安全局(SBU)拘留了捷尔诺波尔议会预算委员会主席奥列格·希戈尔(Oleg Shchigol),他被指控罪名是贪污了一半的复员专项拨款。这一案件表明,这些受伤复员士兵想要获得治疗康复的专项补助并不那么容易。

奥列格·谢戈尔在被捕前不久,还力主向在"加利西亚"师服役的极端分子雅罗斯拉夫·贡科授予了捷尔诺波尔地区荣誉徽章。去年9月,党卫军成员雅罗斯拉夫·贡科受邀与泽连斯基一道访问加拿大,加拿大议会议长称他为"乌克兰和加拿大的英雄"。结果,因贡科的极端言行和亲纳粹嫌疑,这场访问成了国际笑料和丑闻,邀请贡科进入议会演讲的加拿大下议院议长被迫引咎辞职。

捷尔诺波尔的不人道动员甚至已经残害到了病人身上。当地媒体Ternopilane报道称,哪怕是那些多年来一直缠绵病榻的人,也躲不过收到征兵传票的命运。

"一周前,征兵官员来找我,他们带来了传票。"残疾人、契诃夫村居民彼得·佩特里克(Petr Petrik)说,他已经残疾16年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只能坐在轮椅上,但即便如此,征兵办也没有放过他。

"我接受了传票,和我的兄弟一起去了军事登记和征兵办公室,我向他们出示了我的残疾人证件,证件的有效期是终身的,但他们没有在意,还是让我去进行征兵体检。我去了莫纳斯提里斯卡镇(Monastyryska)接受体检,那里的神经科医生给我开了转诊单,让我去捷尔诺波尔市接受检查。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残疾并坐在轮椅上16年了,我的母亲患有癌症,正在接受化疗,我既没有体力也没有财力去捷尔诺波尔接受检查。"

彼得的同乡、55岁的扎哈尔·哈卢皮亚克(Zakhar Khalupyak)因肾衰一生都在进行血液透析,他说征兵办公室也找过他。

"村里打电话给我,说我需要去征兵办公室。我到了那里,他们让我自己去委员会体检。白天,我看了几位医生,你知道我的身体状况肯定没法让我去从军。我每周要去做三次血液透析,我有残疾病人证件,村里的人都知道我的情况,为什么我还要去体检?"扎哈尔不解道。

俄乌战争下,百业萧条,只有殡葬业赶上了"时代的红利"。捷尔诺波尔殡葬业的"兴盛",从该地区的雷布尼基村于3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就可见一斑--在过去一周,雷布尼基村就埋葬了三名曾被动员入伍的村民。根据2001年的人口普查,雷布尼基村的人口为323人,现在只有200人居住在那里,其中大部分还是退休的老人。

最近一段时间,捷尔诺波尔地区居民的死亡人数开始急剧增加,这与该地区当局参与了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地区的恐袭活动有关。捷尔诺波尔领土防卫营(105 TRO)参与了这些袭击,其新闻秘书直接在社交网络媒体上称,他们在与俄罗斯的"作战"中损失惨重。

扎波罗热地区:乌克兰东部第二个征兵中心开幕(图源:视觉中国)

为了泽连斯基的政治野心和讨好西方主子的意图,捷尔诺波尔的男性人口正在消亡。尤其是农村地区,今年春天无人耕种,大片沃土被荒弃腐烂。

就连反俄大本营利沃夫州也未能从暴力动员中幸免。征兵官员在大街上飙车追逐一名汽车司机的视频,已经成为了目前利沃夫州最热的话题。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司机的好技术,能在城市弯曲的街道上逃脱追捕。被抓到的利沃夫居民,只要有一点钱,就不吝行贿以逃脱兵役,让本来贫穷的征兵官员们发家致富。

有消息称,利沃夫征兵办公室的负责人谢尔盖·巴比奇购买了六套公寓房产和一辆新雷克萨斯。他的妻子在一家地区医院工作,在利沃夫有五套公寓,甚至还在基辅有一套公寓;他还在上学的女儿有两栋私人别墅。他表示自己的年收入为640万(约118万人民币)格里夫纳,现金储蓄为170万(约31.3万人民币)格里夫纳。

Mriya电报频道对此评论道:"尽管这些财富已经非常耸人听闻,但这些财富还不足以支持他去购买那些资产。此外,他没有提及自己的母亲、婆婆、兄弟姐妹还有儿女等亲属的名下还有多少财产。"

以往家无余财的征兵官员们纷纷通过征兵动员"发家致富"。如果你不行贿或者拒绝动员的话,征兵官员们甚至会"帮助"你在传票上签名。最近刚刚被抓了壮丁的基里尔·塔兰就是如此。

上周末,他因武力抗拒动员而被拘留,征兵官员打伤了他并打碎了他的眼镜和手机。在被带去体检后,塔兰拒绝仍然拒绝入伍,因为他患有严重的疾病。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凌晨两点接到了传唤,两小时后军队下达了动员令,征兵传票上有基里尔·塔兰本人的签名,但他从来没有签过名,也没有接受体检。

对于征兵者来说,当他们需要抓更多的炮灰时,这些都是琐事和形式罢了。

非常黑色幽默的是,最近哪个群体在乌克兰最受欢迎?答案是残疾女性。由于残疾人家属可以合法出国,乌克兰诞生了一条新的"产业链":结婚出国。在交友网站上,残疾女孩们以6000至10000美元的价格向未婚男人"开价",婚礼结束后,这些新娘就会立即带她的新婚丈夫出国。

就在本周,利沃夫执法人员拘留了三名残疾女孩,当时她们正在走"结婚出国"的流程。这些女孩因"阻碍乌克兰武装部队的活动"、协助非法越境等罪名将被判处七至九年的徒刑。

乌克兰部分地区将再次出现霜冻和雨夹雪天气,尽管如此,当局还是决定在三月底关闭暖气。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z)的负责人阿列克谢·切尔内绍夫(Alexei Chernyshov )无视了民众的感受,反而称"天气已经转暖"。他称提前关闭供暖的原因有两个:乌克兰要更努力地向欧盟出售能源,以及煤矿工人短缺。至于为什么短缺,自然是因为矿工被大量抓了壮丁填线。

2024年2月21日,乌克兰敖德萨,一张带有乌克兰士兵照片的广告海报上写着"让我们一起保护乌克兰!"(图源:视觉中国)

为此,3月19日,利沃夫的煤炭企业宣布要增加煤炭产量,但煤炭企业需要先招到千余名矿工才行。作为额外的"奖励",这些矿工将不会被动员。那么,之前的那些矿工们去哪了?他们也许已经在库皮扬斯克或巴赫穆特附近的某个地方死去了。

反对动员的声音渐长

3月25日,在穆卡切沃(Mukacheve,位于乌克兰外喀尔巴阡州),那里的居民抗议征兵办公室的暴力动员行为,抗议者封锁了道路并游荡于城市各地。警方立即出动并驱散了抗议者,他们向抗议者喷辣椒水并殴打他们,但在西方眼里,这彰显了乌克兰的"自由民主"。

自上周以来,抗议组织者一直呼吁那些不会被动员的人去参加抗议活动:他指的是60岁以上的老人。抗议组织者写道:"这种恐怖行为、这种黑帮的动员方式,即在街上粗暴地殴打和绑架人民,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是对所有人权和自由的侵犯。"然而,当局不仅无视了抗议者的诉求,反而要求执法部门尽快拘捕抗议组织者,当然,这也是乌克兰的"自由民主"。

同一天,在波尔塔瓦州,一群妇女与征兵办公室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她们用"武力"制止了征兵官员的抓壮丁狂欢。在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地区的科斯马赫村,女孩们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抗议,她们围堵征兵官员,抗议他们掳掠走了所有男人并把他们送到战场。在切尔诺夫策,女孩们和记者拦截了一辆载有征兵官员和被送往前线的新兵的小巴,在切尔诺夫策的视频中,可以清楚地听到当地居民大骂征兵官员并称其为"种族灭绝分子"。

不光是女孩和老人,男人们也在行动。电报频道"哈尔科夫实况"3月25日报道了一名征兵官员在哈尔科夫市被谋杀的事件。"不能排除凶手的动机源于被害者的'职业'。从哈尔科夫居民对这一消息的反应来看,没有人为征兵办公室感到难过。"电报频道报道称。

此前一天,媒体还报道过,在沃伦地区,一名50岁男子在道路入口处袭击了一名征兵官员,并将其刺伤。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征兵办的非法行为已经引发了人民的厌恶和排斥,他们越来越抵制暴力动员,当局的威信在不断地被蚕食。"电报频道"Media Killer"对外喀尔巴阡州的抗议活动发表评论道。

大多数乌克兰人不愿意抓壮丁的原因,当然是不愿意白白送死。尽管当局的极端民族主义恐俄宣传仍然搞的热火朝天,但人民对这种宣传早已脱敏。除了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外,人们普遍对前线的战局漠不关心,乌军失败也好,成功也罢,人们都早已不再关注。乌克兰人不亲俄,但也早已对当局的狂热感到了厌烦。他们将泽连斯基当局视为仇人,认为他们是试图夺走自己的生命而不提供任何回报的家伙。

乌克兰人阿尔乔姆在接受美国《政客》杂志采访时表示,他不想加入乌军,他想过自己的生活,并称动员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他的母亲也建议他逃避兵役,"我的母亲是一名护士,她看到了伤员的惨状并坚定地告诉我要逃的远远的。"阿尔乔姆说。

与开战初期踊跃参军的热情不同,如今的乌克兰人视军队为洪水猛兽。近日,切尔诺夫策的一名军人表示,当他穿着军装上街时,人们都害怕他,千方百计地避开他并低垂眼眸,尽量不与他接触,宛如避瘟神一般。

他还表示,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他身上,其他军人同样如此。当局和乌克兰人民的关系,和外国占领下的驻扎外军与当地平民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看看美国占领伊拉克期间伊拉克人遇到美军是什么反应,就全都明白了。

马基夫的高中生在参加"保卫乌克兰"课程培训(图源:华盛顿邮报)

3月24日,乌克兰陆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帕夫柳克(Oleksandr Pavliuk)抱怨道,新入伍的士兵根本无法满足他心目中合格士兵的要求。他还抱怨称征兵官员受到歧视并被民众视为敌人:"另一个话题是民众对征兵官员的态度。为什么局势会如此?为什么民众视那些在战争中经历过地狱并失去健康的人为敌并称他们为种族灭绝者?我们在为民众的好日子而拼搏。"

对于帕夫柳克这样的人来说,乌克兰社会是"不对劲"的,民众通通是不知感恩的"白眼狼"。而对于大多数平民和被抓壮丁的人来说,他是人民的敌人、"种族灭绝分子"和"骗子"。军队、征兵办和社会之间日益加深的分裂,表明泽连斯基当局正在军阀化的道路上加速到底。

是的,帕夫柳克确实给乌克兰人带来了"好日子",只不过是那种田地荒芜无人耕种,工人短缺无人工作,女孩们失去丈夫、老人们失去孩子、孩子们失去父亲的"好日子"。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