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男公关”散尽家财,这些日本女性被迫卖淫还债

2024-06-09 10:31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本以为自己在招待酒吧找到了"真爱",谁知道最后因"刷爆账单"而被迫从事性工作来还债……这就是所谓"爱的代价"?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刊登一篇专题报道,揭露了当前日本社会出现的一大问题。在东京歌舞伎町,有300多家夜总会"为寂寞女性提供男性陪伴服务",然而其中一些据称与"有组织犯罪"有关,一些日本女性在那里为迷恋的"男公关"花光了钱财后,不得不靠卖淫来偿还债务。

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称,去年东京警方在歌舞伎町逮捕了140名涉嫌卖淫者,其中四成的人是为了偿还在俱乐部欠下的债务。而在警方的检查中,有75%的这类场所存在监管不严、不对酒品明码标价等问题。与此同时,在出现这类问题后,执政党并未重视,还在议会否决了一项法案,并认为这些女性顾客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日本东京东京歌舞伎町地区(资料图)

41岁的小Yu(化名)是一名临床医生,离异的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去年1月,她第一次走进东京的一家酒吧,与多年来在网上关注的一名年轻男性见面。那一晚,两人一边喝着香槟一边聊天,让小Yu感觉"迅速坠入爱河"。

很快,小Yu只要一有空暇,就会前往酒吧与那名"男公关"见面,并花费大把金钱在购买高价酒品上。另一边,"男公关"也各种甜言蜜语,并给小Yu买小礼物,陪她一起过生日,甚至"承诺买一枚戒指送她"。

"他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小Yu告诉CNN,就这样,自己相信了他。

然而,随着这个20多岁年轻帅小伙不断鼓励她在酒吧消费后,情况很快失控。当小Yu把钱都花光之后,一切都变了。

由于小Yu无法偿还她欠酒吧的2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0万元),那名年轻男性表示,他可以帮忙处理这笔债务,但前提是小Yu必须以"性工作"的方式偿还他。

小Yu受访背影(CNN)

专家告诉CNN,小Yu是数百名频繁光顾日本所谓"招待俱乐部"而后被迫出卖身体的女性之一。在东京霓虹灯闪烁的歌舞伎町区,有300多家这样的场所,"为孤独的女性提供男性陪伴"。

虽然不是所有的场所都剥削女性客户,但日本政府表示,一些俱乐部与有组织犯罪有关,而社会活动人士则表示,是当局对该行业的监管不严才导致了如今情况的恶化。根据现行法律,任何年满18岁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些俱乐部,但立法者提出使用更强有力的保护措施的努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

社会活动人士表示,在2023年取消新冠疫情限制后,极端债务、剥削和性交易案件数量激增,在这几年的疫情管制和隔离之后,女性纷纷涌向这些俱乐部。

据NHK报道,去年,东京警方逮捕了140名涉嫌在歌舞伎町卖淫的人员,比前一年增加了三倍。报道称,在被拘留的人中,40%的人告诉警方,他们是为了偿还在俱乐部欠下的债务。

随着此类案件的增多,日本政府为受害者设立了求助热线,并逮捕了涉嫌强迫负债客户从事性工作的酒吧主人。

日本东京歌舞伎町娱乐区的广告板(CNN)

据NHK报道,去年12月,东京警方检查了歌舞伎町的176家"招待俱乐部",发现其中75%的场所违反了监管规定,主要是没有对酒品明码标价,以及把价格菜单放在了人们看不见的地方。

"这基本上是一个'浪漫骗局'。"日本参议员盐村文夏表示,她曾推动加强防范"招待俱乐部"剥削的措施,但没有成功。"其中一些女性被洗脑,自认为是在和这些'男公关'约会交往,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小Yu透露,之前的那名"男公关"后来还要求她到海外从事性工作,并声称这是"还债的唯一方法",这样每月可以赚到8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虽然不愿意,但在绝望和耗尽积蓄的情况下,小Yu还是屈服了。"当我的身体疲惫不堪或感到虚弱时,我常想这样死去会更容易些。"

盐村文夏表示,她曾于去年针对此问题提出一项法案,呼吁政府提高调查力度,加强公众意识,并为这些女性受害者提供咨询服务和就业援助,但该法案因被执政党否决而尾货通过。一些反对者称,女性顾客自己应该为光顾这些俱乐部和不负责任地过度消费负责。

而部分酒吧已经承诺,将加强自我监管、禁止顾客赊账、拒绝20岁以下女性入场……但实际效果仍然有待观察。

"对于那些生活已经被颠覆的受害者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缓解。"小Yu说,她现在仍然在从事性工作,因为还有债务需要偿还。"我不想做这份工作。我觉得我要崩溃了。我已经跌到了谷底,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重新开始。"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