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级干部退休后买13套房,记亲友名下:给子孙多留家当

2024-02-29 18:55     上游新闻

厅级干部退休后买13套房,记亲友名下:给子孙多留家当

2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警钟丨贪欲不可纵 伸手必被捉--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主任何发理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披露出落马官员何发理大量贪腐细节,其中他在忏悔书中"想给子孙留点家当"的说法,更是引发广泛关注,"落马官员买13套房留子孙"等话题冲上多个平台热搜。

上游新闻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多起官方反腐专题片及反腐文章显示,类似何发理这种"为子孙挣点家当"而违法敛财的落马官员不是个别现象:有人抱着"为下一代乃至下下一代预留充裕财富"的想法大肆受贿,为几岁大的孙子孙女买高档别墅,有人8年间多次拎着大袋现金进京送女儿,有人想为私生子留点家当在"清水衙门"硬是贪了上百万……媒体评论指出,落马官员想给子孙留家当而贪腐敛财,看似帮子孙,实则害子孙。

陕西省环保厅原厅长何发理

退而不休搞腐败,买13套房留子孙

何发理,陕西省林业厅原副厅长、党组成员,省环境保护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省环境保护厅原党组书记、厅长,省人大常委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主任等职,2017年3月退休。2021年10月,何发理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022年4月,何发理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何发理是陕西洛川人,曾用"农家出身、孤身进城"形容自己早年境遇。1992年,38岁的何发理被提拔为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成为当时全省为数不多的年轻副厅级领导干部。

2003年3月,何发理担任陕西省环境保护局局长后,成为不法商人重点围猎对象。以金钱开道,拉关系、攀交情、套近乎……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让何发理有些飘飘然了。"吃点喝点成了习惯,拿点用点成了自然。"何发理在忏悔书中坦言,"于是我就对老板们的礼金、红包等来者不拒,想给子孙留点家当。"

经查,何发理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000余万元。其中,在其卸任省环境保护厅原厅长直至退休后被查的8年里,何发理仍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880余万元。纪检部门指出,何发理案是退而不休搞腐败的典型代表。

报道还称,何发理自2017年退休后,使用违纪违法资金在全国各地购置房产13套,将产权登记在亲友名下。为子孙留点家当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在党纪国法面前,最终只能是黄粱一梦。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新起

几岁大的孙子孙女,一人一套高档别墅

2023年1月,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披露了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新起的贪腐细节,特别指出其"想为下一代乃至下下一代预留充裕的财富"。

张新起,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曾任潍坊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青岛市委副书记、市长,2019年11月退休,2021年2月被立案审查调查。他的违纪违法问题之一,是收受不法企业"明天系"的巨额贿赂。

2001年,张新起任潍坊市市长,在上海认识"明天系"实际控制人。回去后短短17个月,张新起就把潍坊银行70%的股权转手给了"明天系"。为回报张新起,"明天系"将潍坊大酒店交给焦伟(商人,张新起受贿的"白手套")经营管理,还和焦伟"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张新起更以流动资金困难为由,直接向"明天系"索要四千万元,美其名曰"借"。

专题片披露,张新起不仅自己追求奢华的生活,甚至还想为下一代乃至下下一代预留充裕的财富。孙子孙女才几岁大,他就在青岛买了两套高档别墅,给他们一人一套。主政潍坊的十年,是张新起疯狂谋私的十年。在农产品贸易、供热、供水、港口等多个重大项目里,他都和私营企业主做交易,攫取财富。

张新起被带走调查的地点,恰好是在他给孙子孙女准备的别墅里。靠权力泽被子孙的幻梦,到了梦醒时分。

2023年2月20日,南京市中院公开宣判张新起受贿案,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新起当庭表示服判。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21年,张新起非法收受财物1.55亿余元。

黑龙江省人防办原主任武伟

8年内多次拎大包进京给女儿送现金

2019年2月,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省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武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6月,武伟被"双开",通报称其"严重败坏了全省人防系统的整体风气"。

2019年12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反腐长文,披露了武伟的不少贪腐细节,其中引发公众广泛关注的是其"8年多次进京为女儿送钱"的细节。

文章称,黑龙江省人防办一位处长清楚记得:党的十八大之后的某年,他陪时任省人防办主任武伟到北京出差。该处长见领导拎的大包很沉,就好心上去想帮忙,却被坚决拒绝了。面对下属的疑惑,武伟解释说,大包里面全是书……其实,包里不是书,是几十万元现金。经查明,2011年至2018年间,武伟先后利用各种机会前往北京给女儿送现金,每次几十万元。近2000万元的现金,都是8年间武伟一次次送过去的。

经查,2006年武伟担任黑龙江省人防办主任后10年里,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大搞权钱交易,39次收受他人财物。经省人防办审批的人防工程中,从设计、招标、建设到监理、验收等环节,武伟都涉足"揩油"。

由于"8年多次进京为女儿送2000万现金"细节过于离奇,相关报道引发广泛关注,一度在网络上引发"武伟女儿有没有罪"的激烈讨论。

有媒体评论文章称,武伟多次把现金送女儿,说明爱女心切,是个"女儿奴"。武伟女儿有没有罪?从情理看,自己父亲有多少合法收入,难道心中没有个数吗?父亲每次给自己几十万,只走现金不走账,百元面值的现金一万是115克,五十万就是十几斤。从哈尔滨到北京一千多公里,父亲如此不辞辛劳,说不知道父亲给的钱不是合法的,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假设武伟女儿没有罪,仍有一个父母犯罪及不及子女的问题。一些网友认为,至少应该剥夺贪官子女考公、考涉密及公检法职位的权利。

汕头市档案局原局长陈乐群

为私生子留家产,"清水衙门"也贪上百万

广东汕头市档案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陈乐群案很有震慑作用:退休前3天,也就是2016年10月18日,陈乐群落马了。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年4月刊文披露,2010年3月起,陈乐群担任汕头市档案局局长。虽然工作单位被视为"清水衙门",但他愣是榨取了100多万元。

相关报道称,陈乐群之前被视为"才子",之所以变质,很关键的一个节点是--养情妇和生儿子。已有一个女儿的他受封建思想影响,一直想要个儿子。2004年,他将刚毕业的贺某发展成情人关系,并于10年之后,也就是58岁时收获了儿子。为了给儿子打下丰厚物质基础,让贺某母子今后的"生活费"得到保障,2013年初至2016年9月,陈乐群通过串通投标、直接指定等手段,累积敛财140万元。

陈乐群的落马,源于一封涉及1.5万元的问题线索函:2012年3月,汕头市档案局向安徽省某公司购买档案修裱机一台,价格为18.78万元。安徽供货公司负责人邵某提出要送1.5万元"茶水费"给陈乐群,后按陈的授意将钱打入一位贺姓女子(即贺某)的银行账户中。看似隐秘的"茶水费",揭开了陈乐群贪腐的盖子。

媒体观点

想给子孙留家当,看似帮子孙实则害子孙

针对陕西落马官员何发理"想给子孙留点家当"一事,极目新闻发表评论称,作为领导干部,应该树立良好的家风,培养孩子走正道走大路,这同样是一笔"家当"。作为长辈因贪污受贿入狱,成为人们指着脊梁骨骂的贪官,毁的不仅是自己,还有一个家庭的名声。留下这样的"家当",真的是自己(或子孙)想要的吗?长辈因犯罪入狱,同样可能影响子孙的生活,毁了子孙的职业发展前景。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