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杰·普拉沙德:国际刑事法庭申请逮捕令,以色列在加沙都干了什么?

2024-05-22 13:59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维杰·普拉沙德】

历时七个月后,国际刑事法院(ICC)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宣布,他将以涉嫌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申请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出逮捕令。

加沙战争是近年来最惨烈的战争之一,有近4万人死亡,1万人失踪,另有200多万人流离失所,面临因炸弹或疾病而丧生的威胁。以色列军方蓄意切断加沙的食物和水供应,有计划地轰炸政府机构和民用设施,使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异常困难。

如果轰炸今天就结束,那么清除未爆弹药需要14年。要重建加沙,使其在某种程度上恢复正常,需要难以想象的资金和资源。虽然卡里姆·汗的声明晚了几个月,但指控以色列政府高官犯有战争罪却永远不会太晚。

拉法

以军告诉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应该放弃加沙干河(Wadi Gaza)以北的家园,前往南部。接着,在以色列人认为已基本完成了在加沙城的任务,包括摧毁那里的所有主要文化和人道主义机构(例如大学和医院)之际,他们通知巴勒斯坦人离开加沙地带第二大城市汗尤尼斯,前往第三大城市拉法。这正是100多万巴勒斯坦人在几天之内所做的事情。他们匆匆向南,再向南。

5月9日,加沙地带拉法,巴以冲突持续,当地遭以色列空袭,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东方IC

现在,以色列让拉法的巴勒斯坦人离开拉法城大部分地区,前往海边。人们根本无处可去,因为以色列已经夺取了通往埃及的拉法过境点,并封锁了以色列边境地区的通道(包括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匆忙之中,80多万巴勒斯坦人离开拉法,朝地中海的方向走。他们住在临时住所,找不到像样的食物和水。这种情况下,饥荒和疾病如影随形。

加沙北部

2023年10月至2024年1月,以军飞机和坦克不断袭击加沙北部,特别是加沙城。在英美精良装备的加持下,以色列对任何他们认为是目标的建筑物进行猛烈轰炸。加沙城的整个居民区被夷为平地,无数家庭惨遭灭门。

贾巴利亚难民营是遭受空袭尤为严重的地区之一,该难民营是1948年被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强行赶出家园的人建立的。以色列空军毫不留情,对这一纯属平民之地进行了最猛烈的打击。

以军于2024年2月初撤出难民营时,半岛电视台的阿纳斯·谢里夫去采访了一些居民,他们说:"没有什么能幸免。土地、房屋和树木全都被毁。没有能住的地方,但我们将坚持下去,坚定决心,毫不动摇。"

近期巴勒斯坦抵抗军对以军展开打击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024年5月,以色列人再次轰炸该难民营,在这个人口高度稠密的地方再次展开杀戮。轰炸期间,难民营居民易卜拉欣·哈立德在WhatsApp上说:"今天是占领军轰炸以来最艰难的一天;空袭、坦克炮击一直不停。"同样明显的是,加沙地带北半部的抵抗力量并未被彻底击败。他们继续扰乱以色列地面部队,使得以军在2024年1月将五个旅撤出加沙,并开始了战争的"第三阶段"(主要包括空袭)。

"第一阶段"是10月7日至27日对加沙的炮击和空中轰炸,"第二阶段"是对加沙的地面入侵。虽然以色列试图表明,转入"第三阶段"始终是其计划的一部分,但很明显,在开始出现伤亡(1月22日有24名士兵丧生,这大致是以色列转入"第三阶段"的时间)后,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派兵进入加沙。

残酷无情的以色列

国际刑事法院的卡里姆·汗会对以色列现政府的高级官员申请发出逮捕令。然而,内塔尼亚胡(分别于1996-1999年、2009-2021年、2022年-今担任总理,已超过十六年)的行为本身并不是个人行为,而是植根于以色列的种族隔离制度结构及其对巴勒斯坦人的残酷无情,这体现在"可信的"种族灭绝行径(正如国际法院所指出的那样)。

卡里姆·汗20日发布声明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灭绝种族的意图可以追溯到以色列早期的枪炮犹太复国主义(Gun Zionism)。1969年,以色列前总理果尔达·梅厄否认巴勒斯坦人的存在("没有巴勒斯坦人这种东西"),而1989-1991年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中,针对向以军投掷石块的巴勒斯坦青年,另一位以色列前总理拉宾则指示他的指挥官"打断骨头"。这种态度决定了以军在加沙、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行径如出一辙。正是这种态度决定了在整个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吞并政策。

以军对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作战期间,以色列政府支持的非法定居者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村庄和城镇不断横冲直撞。例如,4月12日至16日期间,非法定居者袭击了穆盖耶尔、阿克拉巴、贝廷、代尔迪卜万、杜马等村庄。他们杀害了包括医务工作者在内的巴勒斯坦平民,并毁坏了橄榄林和菜地。

5月中旬,以色列非法定居者袭击了萨尔费特和亚特马村,焚烧了部分房屋,抢走了对巴勒斯坦人务农至关重要的车辆。与纳布卢斯和卡纳谷的情况一样,这些车辆运载的是谷物和饲料。在杰里科和拉马拉之间的公路沿线,以色列非法定居者站在那里,向巴勒斯坦人驾驶的过往车辆投掷石块。以色列士兵袖手旁观,没有采取任何干预措施。

以色列官方的总体态度是,这些定居者将抬高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成本,迫使其可能决定越过边界迁往约旦。正是残酷无情的暴力决定了以色列的政策,包括国家机构和非法定居者的政策。

2023年7月,一辆以色列水泥搅拌车倾泻水泥封死巴勒斯坦人的一口水井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尽管联合国通过了多项关于定居点非法性的决议,但以色列政府并没有试图限制定居者。局势已经变得如此严峻,甚至连《纽约时报》都不得不报道其严重程度(马克·马泽蒂、罗南·伯格曼5月16日联合撰文,题为《未受惩罚的人:极端分子如何占领以色列》),甚至加拿大和美国的国会议员也不得不考虑采取法律措施,防止从本国向这些定居点捐款。

谈判桌上已经提出了若干停火建议,尽管巴勒斯坦方面达成了一致,但以色列拒绝进入适当程序。以色列方面现在坚信可以继续这场战争,直至哈马斯被摧毁,这是一个荒谬的标准。

无论哈马斯能否从这次攻势中恢复,巴勒斯坦抵抗运动都将继续存在,会重新集结,并将继续为结束占领而战斗。

以色列寻求安全的唯一出路是承认巴勒斯坦人的解放要求。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即使消灭了哈马斯(成立于1987年)也不够。

这就是以色列社会的残酷事实:以色列不愿接受巴勒斯坦人作为政治主体有其自身诉求和希望的事实。这种不愿意使得以色列把自己置于种族灭绝的逻辑中,使其无法找到通向和平之路。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