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算和分歧:扎波罗热大反攻是如何失败的

2023-12-05 14: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扎波罗热大反攻"半年以后,乌军在损失大量兵器人力以后全线转入防守。对此,《华盛顿邮报》在12月4日的一篇万字长篇报道中,将"锅"甩给了当下和泽连斯基不对付的乌克兰总司令扎卢日内。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自去年年末以来,北约和乌克兰在反攻扎波罗热陆桥的计划上出现了大量分歧。北约计划行动4月开始,那时"俄罗斯还没有准备好防线",但扎卢日内一直要求更多武器,并且以天气路况等理由持续拖延进攻。

而在具体进攻中,北约反复进行了8次兵棋推演,以美国前任参联会联席主席马克·米利为首的高级军官认为北约向乌军提供的机械化部队只要集中起来运用,就能击溃俄罗斯,冲击到亚速海。但乌军坚持认为北约的推演是纸上谈兵,不符合战场实际,要求多个方向进攻。美国情报部门对反攻表达过悲观,但美军对此"不屑一顾"。

如今,随着行动的不顺利,北约和乌克兰方面互相"甩锅"。美国人认为乌军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集中兵力,而乌军则抱怨美国人提供的武器远远不够,并且没有合理运用这些武器。当下,沮丧的气氛蔓延在整个西方世界,即使在乌克兰的支持者中,也越来越不愿意为一项不稳定的事业做出更多贡献。

拼凑

三个多月来,该报30多名记者在华盛顿、伦敦、布鲁塞尔和拉脱维亚的里加,以及基辅和乌克兰前线附近采访了来自乌克兰、美国和欧洲国家的30多名高级官员,调查了反攻背后的军事计划,以及这是如何导致行动未能实现目标的。为了客观性,《华盛顿邮报》甚至还采访了参加过这场战争的俄罗斯军人,以及俄罗斯的战争博主和分析人士。

扎波罗热大反攻的起源于还要追溯到2022年秋末,在哈尔科夫和赫尔松取得胜利,并且夺回大量领土后,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奥斯汀与乌克兰最高军事指挥官瓦列里·扎鲁日尼将军进行了交谈,问他需要什么来发动春季攻势。对此,扎鲁日尼回应说,他需要1000辆装甲车和9个新的旅。

据一位了解通话内容的官员透露,奥斯汀后来说:"我喝了一大口咖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北约还是集中精力为乌克兰拼凑装甲车,一名美国高级国防官员说:"我们召集了所有盟友和合作伙伴,给他们施加了很大压力,要求他们提供更多的机械化车辆。"

美国政府在1月初宣布,将派遣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英国同意转让14辆挑战者坦克。当月晚些时候,在美国勉强宣布将在秋季之前提供顶级艾布拉姆斯M1坦克之后,德国和其他北约国家承诺及时提供数百辆德国制造的豹式坦克(包括60多辆豹2系列坦克和已经退役的豹1A5)进行反攻。

今年2月份,乌军的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在德国训练 图源:社交媒体

拼凑完装甲车,美国人开始拼凑炮弹,据五角大楼计算,基辅每月需要9万或更多。虽然美国的产量在增加,但仅略高于俄国的十分之一。一名美国官员说:"我不愿意提供数据,但这是一个数学问题。"

沙利文提出了一些选择。韩国拥有大量美制弹药,但其法律禁止向战区运送武器。据五角大楼推算,如果能说服韩国政府,可以在41天内通过空运和海运运送约33万枚155毫米炮弹--比整个欧洲都多。

更直接的替代方案将需要动用美国军方的155毫米炮弹库,与韩国的版本不同,这些炮弹中装满了集束弹药。五角大楼拥有数万枚集束弹药,几十年来积灰不断。但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却犹豫不决,最终沙利文拍板同意提供这些炮弹。

庙算

拼凑装甲车的同时,美国人开始为扎波罗热的反攻进行兵推计算。2023年的头几个月,来自英国、乌克兰和美国的军事官员在德国威斯巴登的一个美国陆军基地结束了一系列军事演习。在那里,乌克兰军官被派驻到一个新成立的指挥部,负责支持反攻的决策。

这些参谋们,使用专门的战争游戏软件和Excel电子表格进行演习,不过有时只是在地图上移动棋子。这种战争模拟包括较小的单要素演习,每个部分侧重于战斗的一个特定要素--进攻行动或后勤。这些结论随后被反馈到不断演变的战役计划中。这8次高水平桌面演习的顺序构成了反攻计划的基石,帮助北约以制定可行的、详细的战役计划,并确定西方国家需要提供什么才能取得成功。

在每次持续数天的模拟中,参与者被指定扮演俄罗斯军队--其能力和行为由乌克兰和盟国情报告知。或乌克兰军队和指挥官--其表现受到他们将面临严重人力和弹药限制的现实的约束。

美国对于乌克兰的各种作战规划到了事无巨细的程度,在一次对威斯巴登的访问中,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与乌克兰特种作战部队进行了交谈,他们与美国绿色贝雷帽一起工作,希望在敌人控制地区的行动之前激励他们。据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透露,米利说:"每个俄罗斯人在睡觉前都不应该担心自己会不会在半夜被割喉。你必须回到(俄占区),在幕后发起一场运动。"

官员们思考了各种可能性,包括俄罗斯投降--被认为是"非常低的可能性",或者乌克兰遭遇重大挫折,为俄罗斯发动重大反击创造机会--这也是一个很小的可能性。一名英国官员说:"然后你得到的是中间的情况,也就是有一定程度的成功。"

但很快,乌克兰和美国就出现了分歧,美国主张沿南轴线集中进攻,一路捅到托克马克,但乌克兰领导层认为,其军队必须沿着1000英里长的接触线,从三个不同的地点进攻,也就是梅利托波尔和别尔江斯克,和当时在年初被"瓦格纳"雇佣兵集团包围的巴赫穆特市。

瓦格纳士兵庆祝占领巴赫穆特城 图源:瓦格纳频道

对于这样做的理由,乌克兰官员希望这次进攻能够重现2022年秋天的成功,当时他们收复了东北部哈尔科夫地区和南部赫尔松市的部分地区,认为能复刻成功。

另外据英国高级官员透露,扎日卢内还设想,让长达1000公里的战线成为俄罗斯的一个难题。这位乌克兰将军希望扩大俄罗斯的战线,让俄军动员规模大得多的部队--他们不熟悉那里的地形,而且已经面临士气和后勤方面的挑战--以削弱其战斗力。

但兵棋推演证实了北约的评估,即乌克兰最好将兵力集中在一个点再向亚速海发起大规模进攻,北约旅将分为攻坚旅和突破旅,攻坚旅先进攻啃下俄军筑垒地带,然后突破旅切断俄军从俄罗斯到克里米亚的陆路,这是一条重要的补给线。

整个突破作战最乐观的情况是60至90天。据美国官员称,演习还显示,在突破到海边的路途中,乌军士兵和装备的损失将高达30%至40%。一名前美国官员说,演习让美国有机会多次对乌克兰人说,"我知道你们真的、真的、真的想这么做(指的是多路进攻),但这行不通。"

美国情报界的看法比美国军方更为悲观,他们估计,鉴于俄罗斯在冬季和春季建立起来的坚固的多层防御,这次攻势的成功几率只有50%。

但参与过实战的乌军高级将领认为北约的推演是"纸上谈兵",这名官员回忆说,北约的兵棋推演"行不通",部分原因在于正在改变战场的新技术。乌克兰士兵正在打一场北约部队从未经历过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式的战壕被无所不在的无人机和其他未来主义工具覆盖,而且没有美国军队在每场现代冲突中都拥有的空中优势。

上述乌克兰高级官员谈到军演场景时说。"你的演习的那些参数毫无用处,你应该把它们扔掉,因为现在行不通了。"

分歧

对于多线反击的想法,首先来自于乌克兰的领导层,彼时瓦格纳还在攻击巴赫穆特地区,乌军大量用于扎波罗热反攻的兵力和炮弹用于解救巴赫穆特地区。乌克兰人表示,一旦放弃在巴赫穆特增兵,俄军就要在顿内茨克地区继续进攻并且占据巴赫穆特。这会"让普京看起来完成了目标。"

最后,美国人同意了乌军的想法,"他们了解地形。他们了解俄罗斯人,"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说。"这不是我们的战争。我们只是必须要坐下来参与其中。"

在此之前,决策权丢给了登子,2月3日,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召集了美国的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对反攻计划进行审查。当时白宫的地下战况室正在翻修,因此美国国务卿、国防部和财政部的高层与中央情报局一起,聚集在毗邻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的一间安全的会议室里。

大多数人已经熟悉乌克兰的多方向进攻的计划。会议的目的是让拜登的高级顾问们互相表达赞成或反对意见,并试图就他们向拜登提出的联合建议,以在美国决策层方面达成共识。一位与会者说,沙利文提出的问题很简单。首先,华盛顿及其伙伴能否成功地让乌克兰突破俄罗斯戒备森严的防御?然后,即使乌克兰人做好了准备,"他们真的能做到吗?"

最终信心来源于五角大楼。与会者回忆说,美国参联会主席米利当时他拿着他那张常备的绿色乌克兰地图,标注了俄乌的编制,希望乌军接续进攻。据一位密切参与计划的高级政府官员回忆,他和奥斯汀解释了他们的结论,即"乌克兰要想取得成功,就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作战"。

不过,米利和奥斯汀觉得毛子损失惨重--根据年初的泄密文件,俄军已经损失了2000多坦克,4000多装甲车,20万人,因此同意了现有的作战计划。

美国评估,亡远远大于乌

美国情报官员对五角大楼的热情持怀疑态度,他们估计成功的可能性不超过50%。但北约对于美国情报部门的评估嗤之以鼻,因为这些军人回忆起情报部门在2022年入侵乌克兰前几天的错误预测--即基辅将在几天内落入俄罗斯人之手。

一些国防部官员尖刻地指出,情报官员的DNA里没有乐观的成分--这名前高级官员说,押注失败总是更安全的。美国官员表示,情报部门"低估了北约武器的火力",以及乌克兰人取胜的意愿。

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部分原因是俄罗斯军队的绝对实力。尽管他们在战争的第一年无能为力,但他们成功地发动了一场混乱的局部动员,填补了前线的许多空白。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建造了非常强大的固定防御工事,很难突破,成本很高,对乌克兰人来说真的很血腥。"

回到2月份,泽连斯基对于接下来的反攻确有信心,泽连斯基在今年2月的战争一周年纪念日上吹嘘说,2023年将是"胜利之年"。他的情报部门负责人下令,乌克兰人很快就会去克里米亚度假。

拖延与失败

除了反攻方向和兵力运用以外,五角大楼希望这次进攻在4月中旬开始,以防止俄罗斯继续加强其防线。但扎卢日内坚持说,坚称在没有额外武器和更多训练的情况下,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泽连斯基报告说,乌克兰军方预计,到4月底,用于反攻的旅的装备配备率将只有80%或85%。这似乎与美国的预期不一致,但美国人坚持认为乌军应该在4月份发动反攻。

与此同时,俄军在修建各种各样的防线,与俄罗斯在战争初期的攻势不同,这些防御措施遵循了教科书式的苏联标准。到今年3月,俄罗斯已经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准备防御,在前线修筑了数英里长的屏障、战壕和其他障碍物,以应对乌克兰的进攻。

此外俄国人开始布置地雷,俄罗斯军队在4月和5月的那几个星期里埋设了大量额外的地雷。与此同时,俄国人征召了数十万人投入战场,这些人被《华盛顿邮报》照例宣称为"动员兵",但称改善了俄军的兵力分布。

此外,在4月份,乌克兰人表示,承诺的装备要么交付晚了,要么抵达时不适合作战。"现在运来的很多武器,去年还是有用的,"这名乌克兰高级军官说,但这并不适用于未来的高科技战斗。他说,最关键的是,他们只收到了计划所需的15%的物品,比如排雷排障设备。

而美国官员则认为乌克兰人贪得无厌。美国人表示,乌克兰在进攻开始时,他们已经收到了近24辆破障车(MCCS)、40多辆带有扫雷滚的坦克和挖掘机、1000枚扫雷设备和8万多枚烟雾弹。扎鲁日尼要求1000辆装甲车;五角大楼最终交付了1500辆。

但美国人还是希望乌克兰人发动攻势,美国人在评估了俄军"巨大"的损失以后得出结论是,俄军不足以保护每一条冲突线。但是,美国人认为"损失惨重"的俄国人可以从伊朗和主体采购武器,弥补损失,所以要求乌克兰人速战速决。

可能是反攻方案过于不具体,乌克兰人在整个5月份都在拖延反攻时间,要求美国方面提供F-16,但美国方面以F-16太花钱为理由拖着不给,因为一架F-16至少要消耗援助资金池中的6000万美元。到了4月份,美国政府明确表态乌克兰F-16,这意味着乌军需要在北约。

总的来说,到了5月份,在军事演习和训练期间热情高涨的基辅当局似乎突然放慢了反攻脚步--参与计划的一名美国政府官员说:"某种心理上的转变让乌克兰人仿佛走到了悬崖边,然后他们突然想到,好吧,让我们再检查一下,确保我们感到万无一失……但我们要往前迈出去这一步了,要迈出去了……"

但乌克兰人另外一个理由是天气,在今年4月份,没人清楚乌克兰东南部平坦的平原和肥沃的黑土什么时候会在夏天变干。这些土地可以充当粘住靴子和轮胎。乌克兰人理解这种不确定性,因为与美国人不同,他们住在那里。

但到了6月3日,扎波罗热大反攻还是开始了。乌军在反攻第一天就遭受了重大的损失,损失像晴天霹雳一样落在了扎鲁日尼指挥中心的军官们的脑海里,让他们心中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的战略注定要失败嘛?

甩锅

6月15日,在布鲁塞尔NATO总部的一间会议室里,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其他美国高级指挥官的陪同下,与乌克兰国防部长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房间里弥漫着沮丧的气氛。

奥斯汀用刻意的男中音向乌克兰国防部长奥列克西·雷兹尼科夫询问乌克兰在期待已久的反击战开始几天的决策,追问他为什么乌克兰军队没有使用西方提供的扫雷设备来发动更大规模的机械化进攻,也没有使用烟雾来掩盖他们的进攻。奥斯汀说,尽管俄罗斯有厚厚的防线,但克里姆林宫的军队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雷兹尼科夫是一名秃顶、戴着眼镜的律师,他说做出这些决定的是乌克兰的军事指挥官。但他反驳说,每当乌克兰的装甲车试图前进时,都会被俄罗斯的直升机、无人机和火炮摧毁。他说,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就是用大炮轰炸俄罗斯的防线,从车辆上下来,然后徒步前进。

此前,乌军抱怨说,你们提供的车辆都是残次品,扎日卢内的副手扎布罗德斯基对奥斯汀及其助手说,"我们很抱歉,但我们收到的一些车辆不适合作战。"

扎布罗德斯基表示,布拉德利和豹式装甲车已经损坏或丢失了履带。德国马德尔步兵战车缺少无线电设备,它们只不过是带着履带的铁盒子--如果无法与部队沟通,它们就毫无用处。此外,乌克兰官员说,反攻部队缺乏足够的扫雷和通勤车辆。

但五角大楼的结论是,乌克兰军队在收到这些设备后,未能妥善处理和维护所有设备。而且没有能妥善的进行合成进攻。除此之外,五角大楼还指责乌军浪费了太多兵力在巴赫穆特地区,甚至指责乌军"过于苏联胶条",甚至不会步坦炮协同。

当然,这都是历史了,现在,沮丧的气氛蔓延在整个西方世界。这场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是在这场战役开始不到两周的时间里举行的,它表明,一场源于乐观的反攻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在华盛顿和基辅之间引发了摩擦和猜测,并引发了西方对乌克兰重新夺回决定性领土的能力的更深层次的质疑。

当下,随着冬季的临近,乌军前线已经全线转入防守,乌克兰最高级军事官员扎卢日内承认,战争已陷入僵局。

即使在乌克兰的支持者中,也越来越不愿意为一项不稳定的事业做出更多贡献。一名英国安全官员说,如果持久战是可能的话,"这将需要数年的时间和大量的流血。乌克兰准备好了吗?这对人力资源有什么影响?经济影响?西方会继续支持嘛?"

泽连斯基上周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们想要更快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这是事实。"

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乌克兰取得胜利的可能性已经大幅度降低,只有战争和破坏留给了乌克兰。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韩国决定购买巴西C-390运输机

【观察者网 讯】据韩联社12月4日报道,韩国国防采办计划管理局(DAPA)当天在位于首尔龙山的国防部大楼举行了第157届国防采办计划推进委员会会议,会议上选定了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C-390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