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妮妮:在日本,官员说错话比做错事更严重?

2022-11-27 10:00     观察者网

【视频/潘妮妮】

【内容提要】

今天要讲的是日本政治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叫做"失言"。简单粗暴地直译就是"说错话"。最近日本法务大臣说错了话,成了现在日本国内最大的政治新闻,把统一教会的热度给压下去了。

说错话比做错事更严重?

之前我有期视频讲过,日本的死刑需要法务大臣最后签字批准,所以很多法务大臣对这个事情非常地抗拒。而11月9日的时候,时任日本法务大臣的叶梨康弘,在某个聚会上发牢骚,说我们法务部就是个边缘部门,选票和金钱都跟我们没关系,我这个法务大臣也就是早上起来给死刑判决书盖章,这种时候才会成为早间新闻的头条。

这句话被爆出来之后,当然立刻就引起了舆论和在野党的大批判。理由也很清楚,一个原因是日本国内舆论里要求废除死刑的力量比较活跃。最近正好还有一个电视剧,就讲一个女新闻主持人努力帮助一个被冤枉的死刑犯翻案的故事,主演是很多男生心目中曾经的女神长泽雅美。

资料图

另一个原因就是日本国会最近还在讨论怎么处理统一教会的问题,法务部是主要的责任机构。在野党就说:和你们自民党这种不认真对待本职工作的人在一起,能治理好国家吗?因为舆论和在野党的批判很严重,所以这位法务大臣赶紧出来道歉,进行了所谓的"陈谢"。

我以前做过一期关于日本不同谢罪方式的视频。这个"陈谢"算是等级很高的了。不过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毕竟在日本的政治里,说错话的后果可能比实际做错事还要严重。

"陈谢"  资料图

"失言"的三种情况

既然大家都知道"失言"的后果非常严重,为什么还是会不停地有人失言呢?这里其实分三种情况:

第一种,其实就是这位法务大臣的情况,可能他主观上是没有什么恶意,在他自己看来,自己可能只是在讲点笑话,缓和一下现场的气氛。但是由于很多政治家和官僚只是忙着选举和官场里的那些事情,脱离群众,脱离实践太久了,完全不会考虑到自己所谓的笑话会给群众造成什么样的负面情绪。

还有第二种情况,就是有些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存在的,是政治家在做的,但是做归做,你不公开讲出来,大家就当无事发生。但是非要讲出来,那大家不激烈反应一下,也不合适。

在这方面,有个著名的"失言"达人,就是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他有三次著名的"失言":

1、公开地域歧视,攻击关西城市大阪,说大阪是个"痰盂,是个只考虑赚钱,不考虑公共利益的肮脏城市。

2、在担任东京奥组委主席的时候,公开搞性别歧视。大概经过是:日本文化部要求奥组委增加女性成员比例,森喜朗不愿意,就说女性竞争意识很强,在会议上发言太多,导致会议的时间拖得很长……所以如果非要增加女性比例,那就要限制女性的发言时间。而且森喜朗以前也有过性别歧视的发言,所以这个事情闹得很大,最后森喜朗也从东京奥组委主席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3、第三个失言也是最严重的一个失言,就是2004年,森喜朗在做日本首相的时候,说"日本正是以天皇为中心的神国"。战后日本宪法强调要政教分离,政治家不能表现出对某个特定宗教的亲近和支持。所以这个发言就非常地严重,直接把森喜朗政府的支持率给干翻了。

森喜朗的"神国"发言

三个失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他们都是政治家不小心把自己的心里话和自己在做的事情讲了出来。这些东西不管政治家说还是不说,它们都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只有在政治家"不小心"说出来之后,舆论才突然有很大的反应。

地域歧视,尤其是东京对其它地方的地域歧视在日本是比较常见的,而政治家在制定国家政策的时候,也会受到歧视心理的影响。至于政府里的性别不平等问题,一些老派的保守政治家歧视女性,这是一直存在的。而森喜朗那个"神国"发言,他做这个发言的场合,就是在"神道政治联盟"的会议上。这个联盟就是日本议员之间的一个公开组织,他们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在日本的国家建设中贯彻神道教传统文化,具体政策就包括推动参拜靖国神社。

所以这就很矛盾,政治家失言,大家都很紧张,但是不失言,好像又没有人能管。而且就算政治家因为失言下台,有的事情该做还是继续做,只要不继续失言就行。仔细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如何利用"失言"?

还有种失言的情况,那就更让人头疼了。那就是勇敢地失言,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代表人物当然就是前首相安倍晋三。

比如强征慰安妇问题,日本在上个世纪90年代,已经有"河野谈话",承认存在强征慰安妇问题,并表示要反省和赔偿。在谈话公布之后,尽管极少有日本首相真的公开对强征慰安妇和战争责任进行道歉,也没有赔偿。而且民间右翼知识分子还有右翼媒体也否定强征慰安妇,而且宣扬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都是中国、韩国制造出来打压日本的工具。

但是尽管这样,不管政治家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一般也不会公开讲我否认战争责任,因为公开否认这个就算失言了。但是安倍不同,安倍和不少右翼知识分子的关系是很好的,所以他对历史的态度和这些人也比较相近。他就在若干场合讲,慰安妇这个事情严重损害了日本的海外名誉,所以日本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保护海外的侨民,要洗清自己的冤屈。然后在另一些场合就或明或暗地表示说,慰安妇这个问题"可能"和日本军方没有关系,是民间经济行为,是自愿的。

对于类似这样的发言,中韩都表示了抗议。安倍就对韩国说,我失言了,说错话了,我道歉,我们来谈谈怎么解决问题吧。于是2015年安倍政府和朴槿惠政府签了《韩日慰安妇协议》,在这个协议里,日本也没明确承认是自己的责任,就说让韩国成立一个慰安妇问题"和解与治愈基金",日本向这个激进注资10亿日元,所谓的"帮助解决",也不说是不是赔偿。然后协议还规定说,以后韩国不许再讲这个事情。

安倍晋三 资料图

朴槿惠能够接受这个协议,后来的文在寅政府是断然不接受的,而且现在的尹锡悦政府恐怕也很难接受。但是,这就是前首相安倍晋三做事情的方式:反向利用日本国内的政治规则。就是,我说错话是吧?我不承认战争责任是吧,好,我道歉。事儿平息了下次我继续说,说完了还道歉。说了很多次之后,反而大家习惯了,也不觉得这个话有什么问题了,反正舆论谴责归谴责,也不妨碍我做事。

日本媒体有个统计,说安倍在8年的任期里,在不同的场合道歉过100多次。反对安倍的人当然会觉得他很虚伪,但是支持安倍的人反而会觉得他这样非常勇敢。你看他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而且说完之后还能继续当首相,说明他说的是对的。可能观众要说,这个逻辑太神奇了,我不能理解。我跟你们一样也不能理解,但是能够说明安倍确实把日本的政治规则完全整明白了。

阅读下一篇

乌赴华搁浅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已重新浮起

外媒:将乌克兰玉米运往中国的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已重新浮起 【环球网报道】据美联社最新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9日表示,经拖船协助,一艘运载玉米的货船在该运河上搁浅后被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