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好吃”的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会是下一个小龙虾吗?

2022-11-23 11:26  光明网

这个"好吃"的入侵物种会是下一个小龙虾吗?

同为入侵物种的小龙虾

在被找到合适的烹饪方式之后

发展出一个千亿级别的产业

加拿大一枝黄花

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小龙虾吗

比人还高的加拿大一枝黄花被连根拔起,拦腰切断,装运上车,送往浙江省湖州市埭溪镇联山村的一家羊场。在那里,经由铡草揉丝机被粉碎成草料,加拿大一枝黄花成为湖羊的饲料。

项继忠是这家羊场的负责人,一年前,当他第一次试探着把加拿大一枝黄花放到湖羊面前时,湖羊就大口吃了起来,"超出我的想象。"2022年10月,项继忠开始在羊场大范围将加拿大一枝黄花作为饲料喂羊,2700多头羊的羊场一天能消耗约6吨。

过去,很少有人将加拿大一枝黄花与动物饲料划上等号。加拿大一枝黄花是一种外来入侵植物,在2010年被原环境保护部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二批),在2013年被原农业部列入《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名录(第一批)》。它和不少外来入侵物种一样,会对当地生物多样性造成危害,被称为"生态杀手"。加拿大一枝黄花在中国扩散蔓延的范围较广,浙江省、江苏省、上海市、河南省、安徽省、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四川省、重庆市等都有其踪影,华东地区尤其常见。

"如果把饲料化利用纳入到加拿大一枝黄花的防控体系中,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全儒曾参与科技部基础专项《中国外来入侵植物志》的研编,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清除非常不易,"饲料化利用"既可以把加拿大一枝黄花作为植物资源加以利用,同时又可以减少因铲除加拿大一枝黄花产生的人力和物力。

浙江湖州市埭溪镇联山村的一家羊场,人们正在将加拿大一枝黄花加工成饲料。供图/项继忠

美丽而危险的植物

大约八年前,项继忠到浙江北部的宁波、台州等地考察时,第一次见到加拿大一枝黄花。这种植物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开着车,老远就能看见,因为它特别高,最高能接近3米,有着长长的笔直的茎,上面开着金黄色的花,只要出现就是一大片。"未到花期的加拿大一枝黄花,看起来与寻常杂草无异,10月进入花期时,大片盛开的这种植物就会汇集成金黄色的花海。

加拿大一枝黄花之所以会出现在中国的田间地头和郊野荒地,与它亮眼的外观有着直接关系。

1935年,加拿大一枝黄花作为庭院花卉被引种到上海,随后又从上海被引进到南京、武汉、大连等地。复旦大学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博教授等人在2006年发表的论文《加拿大一枝黄花--一种正在迅速扩张的外来入侵植物》中指出,将外来种作为观赏植物进行引种,是生物入侵发生的主要途径之一。

在刘全儒看来,加拿大一枝黄花有"三强",即强的繁殖能力、强的传播能力和强的生态适应能力。这是加拿大一枝黄花被引入到上海后逸生为杂草,并在中国多地迅速扩散的原因。

加拿大一枝黄花既能进行有性繁殖,又能进行无性繁殖,且两种繁殖方式的能力都很强。进行有性繁殖时,通过虫媒传粉,加拿大一株黄花每株可以产生2万多粒种子。其种子带冠毛,小且轻,"现在这个季节,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周边总会看见空中有毛绒绒的东西,像蒲公英一样,配了一个小降落伞,其实就是它的种子。"项继忠说,加拿大一枝黄花的种子会随着人流、车流到处飘散。

尽管加拿大一枝黄花喜好生长在偏酸性、低盐碱的砂壤土和壤土中,尤其喜欢水分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但它同时耐荫、耐旱、耐贫瘠,生态适应性广,因此在农田、庭院、荒地、河岸、高速公路和铁路沿线都很常见。

作为外来入侵植物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对生态造成了明显的危害。加拿大一枝黄花的生物学特性使其在新的环境中与本地物种抢夺资源时,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导致本地生物多样性大大降低。早在2003年,上海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就有调查发现,已有30多种上海本地种因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入侵而灭绝。

加拿大一枝黄花在多地的肆虐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刘全儒说,加拿大一枝黄花入侵农业生态系统时,会对种植的作物、栽培的果树造成减产,这也意味着随之而来的经济损失。另外,清除加拿大一枝黄花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政资金。

2021年,全国多地启动了针对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清除行动,其中武汉市的防除行动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20日,为防除加拿大一枝黄花,武汉市各区筹措处置资金576万元,参与人数超过2.4万,动用机械438台次。

在2021年秋季,项继忠所在的湖州市埭溪镇也开启了集中清除一枝黄花的行动。湖州市埭溪镇联山村村委会副主任吴爱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前些年,加拿大一枝黄花在这里只是零星出现,但近几年呈蔓延之势,到了去年10月,当地政府开展了近几年来力度最大的一次集中铲除行动。吴爱民说,联山村组织村民去铲除加拿大一枝黄花,女工每天100元,男工每天120元,十余天下来,村里支付了8万多元人工费。

项继忠记得,他看到村里清除的加拿大一枝黄花都集中堆在了垃圾处理站,等待送往政府统一进行处理的场所,"我就想,能不能就地把这些加拿大一枝黄花使用掉?"项继忠带着疑问拨通了蒋永清的电话。蒋永清是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草食家畜研究室主任、浙江省畜牧兽医学会草食动物和草业分会会长,从事反刍动物的营养与繁育技术研究和推广工作已经30余年。

项继忠想要弄清楚的问题是:加拿大一枝黄花能不能作为饲料喂养湖羊?

湖州联山村的一家羊场里,湖羊正在吃由加拿大一枝黄花加工的饲料。供图/项继忠

"完全可以作为饲料利用"

接到项继忠的电话时,蒋永清对他的疑问并没有感到意外。

早在2007年,蒋永清团队已经对加拿大一枝黄花的饲料化应用进行过探索,当时是作为兔饲料展开研究。那年年初,蒋永清到宁波市慈溪市出差,当地兔农反映说饲料短缺,而养兔场周边长着很多加拿大一枝黄花。据当时宁波本地媒体的报道,加拿大一枝黄花在宁波市的面积已经达到7万亩之多,而慈溪市一年治理加拿大一枝黄花的费用高达600余万元。蒋永清建议兔农,试试用加拿大一枝黄花喂兔子,同时也收集了一些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样本,带回单位分析。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