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不得不对“设立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国际日”决议草案投反对票

2024-05-25 13:25     头条

中方不得不对"设立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国际日"决议草案投反对票

5月23日,联合国大会对由德国和卢旺达起草的一份草案进行了表决,该草案主要决定是否将每年的7月11日定为"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罪国际反思和纪念日", 投票结果为84票赞成,19票反对,68票弃权。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俄两国都投下了反对票,中俄两国作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力量,此次投下反对票也证明该草案存在严重分歧。

投票结束之后,武契奇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重,但他的沉默却比任何言语都更有力量,随后他拿出塞尔维亚国旗披在身上,让众人看到了他心中坚定的信念和不屈的精神。

对于这份草案,塞方是十分重视的,不然武契奇不会专门到联合国总部出席该会议,但结果并不如他所愿。他认为这份草案只会加深分歧,导致地区不稳定。

在此之前也就是今年三月,安理会不同意讨论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一事,理由是"向前看,不要回头",现在却要讨论比这件事还要早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武契奇身披国旗在联大发言

在联合国大会是不允许带国旗,但武契奇在发表讲话的时候,还是不顾多次警告将国旗披在了身上,让塞尔维亚人民看见了他在联合国总部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虽然结果并不是武契奇愿意看到的,但他还是对中俄,阿联酋等投反对票的国家表达了感谢,加上弃权的足足有一半的国家,世界人口绝大部分的国家不赞成该决议。

那中方为什么不支持该决议呢?1995年的斯雷布雷尼察究竟发生了什么?

武契奇会后感谢中俄等国支持

南斯拉夫解体时,各国对前途有不一样的看法,塞尔维亚和黑山并不主张独立,组成了一个新的南斯拉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南联盟"。

波黑虽然宣布独立,但波黑国内各民族之间存在严重分歧,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希望独立,但塞尔维亚族反对独立支持统一,由此爆发了战争,也就是波黑战争。

1995年,塞族军队攻占了联合国在斯雷布雷尼察所设立的安全区,对约7000名穆斯林男子和小孩下手,该事件也被认为二战后欧洲最严重的暴行。

前波黑塞族共和国领导人卡拉季奇

最终塞尔维亚因此事对波黑道歉,但并没有使用"种族灭绝"一词,在塞方看来,他们确实犯下了罪行,支持波黑国内的塞族,但该事件主要起因是三族矛盾。

如今波黑国内各民族一直在和平与发展的道路上探索,追求国家稳定,可这份仓促的草案完全不符合波黑国内的民族和解精神,也不利于巴尔干半岛上的和平与稳定,更不符合设立国际日的初衷。

我国驻联合国大使傅聪表示,自波黑战争爆发后,三族之间各有平民伤亡,斯雷布雷尼察惨剧让人感到痛惜。该草案在波黑国内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也引起了周围地区和国家的激烈探讨。

联合国大会表决现场

如此充满争议的决议不得不让中方投下反对票,中方希望国际社会本着公平,负责任的态度,充分听取波黑国内三族人民的意见和建议,促进民族和解,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其实,这并不是西方国家第一次提出将斯雷布雷尼察惨剧设立国际日,早在2015年的安理会上英法等国推动此事进行了表决,但遭到了俄罗斯的一票否决,而我国投了弃票。

俄罗斯认为该草案不具备建议性,并不认同斯雷布雷尼察事件定性为"种族灭绝",存在一定的政治动机,这才遭到了俄罗斯的反对。

过了这么多年,西方重提此事想必并不是真的发声,毕竟没有听取波黑三族的意见,那目的恐怕就有两个。

近些年,中国成为了塞尔维亚重要的合作伙伴,武契奇多次邀请中方访塞,两国之间经贸合作加深,两国人民的关系也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但这并不是美西方国家所看到的。

美西方对中国一直采取打压,遏制的手段,比如经济制裁、叫嚣"脱钩"、科技封锁,现在对塞尔维亚发难为了削弱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支持。

另一方面,以色列在加沙地区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越来越多国家的不满,多国承认巴勒斯坦国甚至还有欧洲国家,国际刑事法庭对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布逮捕令也受到不少国际支持。

此时重提旧事有一种"围魏救赵"的感觉,中俄既然反对斯雷布雷尼察设立国际日,那美西方同样可以用类似的手段,通过舆论颠倒黑白,转移国际注意力。

加沙的人道主义灾难

可美国西方既然认定塞尔维亚所做的是"种族灭绝",为什么就不能正视以色列的所作所为呢?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