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威:“相对中国、越南,墨西哥工厂没任何成本优势,除了到北美的运费”

2023-09-26 08:30     观察者网

谈及墨西哥,其前总统波费里奥·迪亚斯的一句话流传百年--"可怜的墨西哥,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但观览近年来不断重塑的全球供应链,墨西哥或许又该"庆幸"离美国够近?

受中美贸易战、新冠疫情、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影响,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亚洲,愈来愈多的企业和订单涌入墨西哥,推动当地制造业高歌猛进。如今,这个陷于"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已取代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墨西哥制造业看起来一片火热,但将镜头拉近,在当地布局的制造工厂又面临着哪些实际的"得"与"失"?跨国企业经理人吴威继管理中国、越南的工厂后,又被安排负责墨西哥工厂的部分管理业务。其在百忙之中抽空同观察者网分享了自己这一两年来对墨西哥制造的一线观察。采访分上下两篇,本文侧重企业战略及供应链管理,下篇将聚焦和墨西哥员工的跨文化冲突。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观察者网:记得两年前谈新工厂选址时您点到几个地方,除了越南、墨西哥,还有马来西亚等等,为何最后墨西哥选项胜出?主要出于哪些考量?

吴威:首先是为了能就近服务北美市场,方便客户了解我们在墨西哥的工厂,有机会多争取北美客户的订单。我们有的产品系列是专门为美国及加拿大的客户定制的,希望墨西哥工厂能够提供更加快捷完善的产品服务。

这家工厂距美国边境很近,卡车送货不到4个小时。客户下急单的时候,墨西哥的工厂最快可以在3天内完成订单并送达美国目的地仓库,这对于亚洲的工厂而言几乎不可能做到。以墨西哥工厂为基地,我们对市场的反应将更加迅速,有利于提升客户满意度,加强与更多北美客户的联系,欢迎更多的客户到我们墨西哥工厂考察。

美(左)墨(右)边境交界(图/维基百科)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基于美国TAA(Trade Agreement Act,《贸易协定法案》)的要求。这是美国为保护国内产业、限制来自国外的竞争压力而制定的一项法案,其中有很多政治方面的考量,因此中国大陆和越南都不在符合条件的国家和地区名单里,而阿富汗和乌克兰却榜上有名。

这意味着一旦个别美国客户需要我们的产品产地符合TAA要求,我们需要至少有一个工厂可以满足--虽然量不大,但对我们来讲也是很重要的份额。尤其有的客户是经销商,他们的客户动辄几百家,其中包括政府部门,我们希望可以全面支持他们所有的订单要求,这有利于维护长期稳定的业务关系。

中美贸易战初期,部分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大陆转移到东南亚,比如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这对于很多北美客户来讲是不够的,他们需要制造基地离美国市场更近一些。墨西哥制造因此而蓬勃发展,近乎于"被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观察者网:您曾聊到在墨西哥办厂费用高昂,请问主要指哪些方面的支出?相比中国、越南,墨西哥工厂在哪些方面存在成本优势,具体能差多少?

吴威:墨西哥工厂的成本各个方面相对中国和越南都没有优势,除了到北美的运费。

墨西哥这个工厂就好比是给北美客户准备的展示厅,看看我们这里的生产环境和规模。真的运行起来后,我们的绝大部分产品还是从越南发来的。当然客户通常会认证两个工厂,但具体有多少比例从哪里发货,他们其实并不关心,只要符合协议就好了。唯一的限制就是某些TAA订单必须从墨西哥出货,所幸这部分量很小,还不到3%。

如果直接比较,墨西哥工厂的价格至少比越南贵三成。如果量小没有规模优势,那价格甚至能贵好几倍;相比而言,中国工厂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把成本做到和越南差不多,甚至还可能稍微低于越南的售价。这是我们之前实际比较过的。

我承认,对于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工厂,我们拿来直接比较未必公平。比如越南的工厂运营已经成熟了,各方面都很稳定,他们可以专注地做降本增效的项目;而墨西哥的工厂依然在学习阶段,人员积累经验和专业知识都需要时间,他们会犯错需要"交学费"。后者经历过漫长的学习曲线之后可能会有明显的质的提升。我说的只是目前的情况。

观察者网:大客户要求至少设两个厂,当前算总和,生产成本会有多大程度的变动?

吴威:成本肯定会大幅上升,但现在拓展业务量、尽量让蛋糕变大是最重要的。成本高一些,短期可以接受,那是赚多赚少的问题,我们有时间采取各种方式来优化成本,这个并不是最难的课题。一旦有了新客户,我们就可以逐步引流到越南制造。毕竟绝大多数客户是没有严格产地国限制的,尤其北美的经销商,实际只有百分之几的订单有严格的产地国限制。

其实很多公司都是这样,给美国客户介绍就说"我们工厂很近啊,N个小时就可以送货"之类;带到墨西哥工厂参观,等客户签约了就说,"还有一两个其他国家的厂都认证一下吧,更能确保供应安全,反正都同属一个母公司,管理流程和质量标准都是一样的。"只要客户没有额外的采购成本,他们通常是支持起码认证两个国家的工厂供货的。

观察者网:《美墨加协定》为墨西哥设厂提供了一些优势如关税,但在劳工与环保等其他方面也对墨西哥设置了严格要求。你们当初办厂时,是否一同考虑了这些条款?

吴威:办厂是个浩大的工程,肯定要符合所有法规政策的要求。我们有本地资深的管理咨询团队,他们熟谙当地的各项法律法规。

墨西哥和美国的邻里关系一直很紧密,稳定和谐依然是主旋律,这是墨西哥制造业的优势所在--毕竟针对北美市场,任何一个跨国公司都无法选择或单一依赖一个和美国关系不稳定的区域做工厂基地。

基础供应链的差异、获料成本的差距、人工及管理效率的高低等等,都远不及关税的影响来得快速而明显。我们的产品如果是"中国制造",就将面临美国25%的高额关税。高科技的工业产品都不便宜,这样的高关税导致很多订单不得不被取消或转移。

可以说,中国制造目前最大的障碍就是来自美国的贸易制裁。中国大陆有顶级的基础设施、完整成熟的供应链、顶级的各行业专业人员。只要是技术成熟能投入批量生产的产品,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工厂都很难和中国大陆的工厂竞争,除了一些对人力成本非常敏感的领域,比如轻工业。

资料图

观察者网:中国大陆有着完整成熟的供应链,这意味着不论是原材料还是工厂代工,都能迅速找到供应商,甚至有很多替代选项。不知道在墨西哥,寻找相关合作方是否方便?您在组建自己的供应链时遇到过哪些问题?最后如何解决?

吴威:除了技术含量低的简单物料,我们继续沿用中国本土供货商,因为目前他们的确很难被取代。认证新供货商及其物料,是一项非常耗费时间和金钱的任务,个别的关键物料还要申请终端客户的许可。目前看来,大多数物料是没有必要重新在墨西哥做本地化认证的,因为他们本地的同类产品肯定不会比中国的便宜。

墨西哥的本地供货商品质管控做得也不够专业。我们在墨西哥遇到了"中国制造"和"越南制造"都从未遭遇过的品质问题,包括纸箱标签这样的简单物料。

把纸板折成箱子,然后把产品放进去,封箱完事,这是生产最简单的一步。在中国大陆我们完全不需要担心,但在墨西哥曾经发生大量本地产纸箱开裂的事故。工厂判定是原材料的问题,而本地供货商整改了3次才彻底解决。

我们采购大量的空白标签,其中有预先打印的天线接头字符之类。结果墨西哥供货商把字符打印位置搞反了,导致根本无法使用。基本检验的部分都控制不好,这些问题在中国大陆是不可想象的。中国做同类物料的优秀供货商太多了,激烈竞争之下品质把控是非常严格的。

墨西哥供应链的问题,短期内是无法彻底解决的。这需要一个学习过程,至少三五年时间,经历多种物料制造慢慢积累点滴经验。迄今为止,我们的很多定制物料依然来自中国大陆的供货商,它们品质稳定、性价比非常高,在墨西哥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替代。

每个国家和地域的工厂都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和做事风格。墨西哥工厂的人员通常英语流利,每次开会沟通都很积极,面对客户的要求都答应得很快,但他们执行的结果不时让人失望。合作久了就知道,很多时候不能相信他们说的话,而更要看具体做出来的结果。这点和亚洲工厂的风格很不一样。亚洲的员工开会说话不多,承诺的时候很谨慎总是留有余地,但结局往往是令人满意的。

观察者网:若看政府与当地外企的关系,有一个说法,说中国政府介入得多,而墨西哥政府是管得太少。您对此是否认同?比如外企进入中国,从拿地建厂到招工投产等等,很多地方政府会提供"一条龙"服务;您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及越南工厂时也分享过,越南政府会优先保障纳税大户的供电稳定等;不知道在墨西哥是什么情况?

吴威:政府需要提供一个稳定安全的营商环境,尤其墨西哥的犯罪率还挺高。这个工业区总体被保护得很好,治安良好,各方面供应都很充足,我们没有遇到因基础设施问题影响生产的情况。

工业区吸引外资解决就业,海量制造带来可观外汇收入,说白了这里都是外来财神在开店,保持这个聚财宝地的安全,对政府和黑帮都是有利的。

图为北美华富山工业园,位于墨西哥新莱昂州首府蒙特雷,距离美国得克萨斯州边境口岸拉雷多约200公里(资料图/侨报网)

观察者网:说到黑帮,据我的浅显了解,以贩毒集团为首的暴力犯罪分子在墨西哥尤其是美墨接壤地带活动频繁,他们对你们的经营是否有影响?

吴威:墨西哥的治安的确总体不算好。前面提到,外面再怎样,我们在工业园里的生产及物资流动是安全有序的。另外,我们在墨西哥的项目是做工业产品的,非常专业的工业模组,有的属于客户定制系统的物料,这样的货品对于犯罪分子而言没有意义,因为抢来了也没法直接用,而且还要去找专业客户采购。而客户对于这类产品都需要做认证,必须是合法渠道采购,否则没有售后服务。

如果是民用消费电子产品如手机、平板电脑之类,就不好说了。如果运输路上遇到路匪拦截,这将是非常惨重的损失。这些恶势力也可能渗透进入制造业,工厂里有人透露货运时间、车牌号、货物料号以及数量,内外勾结之下,路上一大票货物可能被路匪全部截去或抢走部分--如果对方不是特别贪心全部拿走,司机还要表示感谢。有官方统计显示,2022年路匪劫车达7000多次。

观察者网:疫情盛行期间,不少投资流入墨西哥,那时有观点认为,"墨西哥制造"之所以能迅速兴起,除了靠近北美消费市场、劳动力成本较低等因素外,也得益于当时海运价格高企、交货时间过长--比如都是运到美国,货物从中国海运过去可能要走30来天。现在全球出行恢复正常,海运价格也有所回落,您认为"墨西哥制造"的吸引力是否会打折扣,还是依旧会让资本趋之若鹜?

吴威:在疫情期间,资本与个人都充满了恐惧感。无法正常生产发货对于制造业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必须要拓展其他可靠的制造业基地。尤其对于主攻美国市场的客户,墨西哥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同时极大地受益于该国与多国的自贸协定。据官方统计,墨西哥出口总额中,美国市场份额占到85%以上。美国商务部2023年上半年的进口数据说明,墨西哥已经取代中国成为美国的最大贸易对象。

中美贸易战,墨西哥"被追着喂饭",出口和吸引外资都有很可观的增长,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中国大陆的成本再有优势,也抵不过出口到美国的关税,因此很多中国公司也在这里安营扎寨。

墨西哥现在已是制造业大国。他们的工业门类虽远不如中国大陆齐全和成熟,但现在的工厂运营并不要求大而全的供应链。他们只要能完成成品制造的大部分步骤就可以了,很多原材料还是依赖进口的。

墨西哥制造会持续保持其特殊的地位,但其弱点也是显而易见,比如前面提到的黑恶势力问题。如果中国大陆制造业综合评分是9.5分,那么"墨西哥制造"就是7分左右。

(若想对"中国制造"、"越南制造"等有更多了解,可阅读吴威前几篇采访;欲同作者继续探讨,也可联系作者邮箱projectww@aliyun.com。)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乌称打击俄黑海舰队致34死105伤,冲突会全面升级吗?专家解读

乌国防部:俄黑海舰队司令在导弹袭击中死亡!冲突会全面升级吗?专家解读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9月25日,乌克兰国防部发布消息称, 俄罗斯黑海舰队司令维克托·索科洛夫在导弹袭击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