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50天内要选出新总统,候选人可能有谁?

2024-05-21 19:5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莱希2021年8月就任伊朗第八任总统。以"强硬派"著称、备受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信任的莱希,也被外界广泛视作哈梅内伊的潜在接班人选。然而当地时间5月19日,莱希及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在直升机事故中罹难。事发之突然,引发全世界舆论的关注。

莱希骤然遇难离世,伊朗接班人问题也随之而至,他的继任者将会如何产生?而这一事件又将会对伊朗国内政局和外交政策产生哪些影响?

当地时间5月20日,土耳其无人机曾在事故区域检测到一个热源 图自视觉中国

伊朗第一副总统暂代总统职责,50天内组织选出新总统

总统莱希遇难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批准伊朗第一副总统穆赫贝尔履行总统职责和权力。另经伊朗政府内阁批准,伊朗外交部政治事务副部长阿里·巴盖里被任命为该国代理外交部长。

伊朗内阁在20日举行了特别会议,其发表声明称,将继续沿着莱希总统的道路前进,国家的治理不会受到干扰。

莱希于2021年当选总统,下一届总统选举原定于2025年举行。根据伊朗宪法第131条,如果总统在任期内去世,经伊朗最高领袖确认,由第一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务。第一副总统、议会议长和司法总监将组成临时总统委员会,须在50天内安排新总统选举。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同日报道称,委员会会议决定,第14届伊朗总统选举将于6月28日举行。根据选举时间表,总统候选人登记时间为5月30日至6月3日,竞选活动将在6月12日至6月27日展开。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韩建伟副教授告诉观察者网,伊朗是伊斯兰宗教学者治国体制(波斯语音译为法基赫制度),其最主要的特征就是政教合一,由足够学识与威望的宗教学者出任最高领袖,在伊朗国家中享有最高的权力与地位。相对于宗教机构与势力,民选机构明显处于弱势地位。总统被视为伊朗第二号政治人物,实际上并不能掌握伊朗内政外交的决策权,其权力受制于最高领袖。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左)和伊朗总统莱希 资料图

保守派或将继续"当家",但派别内斗或加剧

韩建伟介绍道,莱希自担任总统以来,与哈梅内伊、伊斯兰革命卫队之间的关系总体上比较和谐,并无意见不一。作为伊朗强硬保守派的重要代表人物,莱希深得哈梅内伊信任与器重。

也因此,尽管伊朗官方极力维稳,但莱希的不幸坠机势必会对伊朗政坛造成一些影响。不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中东问题观察员刘燕婷认为,莱希的逝世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干扰"后哈梅内伊时代"的政治布局,但只要哈梅内伊仍是最高领袖,伊朗政坛保守化的现实便很难翻转,已经被压制近十年的改革派短期内仍看不到希望。

以2021年伊朗总统大选为例,当时莱希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都被最高领袖下属的"宪法监护委员会"提前排除了竞选资格,最后只剩4人参加竞选。在哈梅内伊的"钦定"下,二度挑战总统的莱希终于以61.9%的得票率获胜。这场大选也因此创下伊斯兰共和国史上最低投票率(48.48%),空白票、无效票和丢失选票的比例同样达到史上新高(13%)。

刘燕婷指出,伊朗当下严峻的经济情势自然仍会为保守派、改革派的冲突提供博弈擂台,但2021年的大选结果已经证明,只要哈梅内伊依旧支持保守派,宪法监护委员会便为其扫除所有主要敌人,最大程度压制改革派借经济民怨复起的可能,当然低投票率也将是如影随形的"副产品"。

正如5月初刚完成第二轮投票的伊朗第12届议会选举,保守派在290个席位中拿下245个,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伊朗开启强硬保守派全面掌权的时代。但此次投票率也创下历史新低。

她进一步表示,保守派乃至伊斯兰革命卫队等强硬派在各领域的掌权与巩固,能为莱希身亡后的一段时间提供政治方向的确定性,包括在中东区域和国际政治场域也将遵循类似逻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也向观察者网表示,伊朗政治体制特殊,宗教领袖哈梅内伊作为最高领袖对于整个伊朗政治权力具有掌控能力,因此不容易引发政治动荡。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图自澎湃影像

莱希上台后的伊朗,确实照着哈梅内伊希望的那样,与鲁哈尼时代形成社会氛围的区隔,他在各领域提拔保守派精英,尤其重点任命立场亲保守派的专业技术官僚,以打造官僚、神职人员、革命卫队并肩的保守派接班梯队。但由于伊朗经济情势严峻、政府派系斗争剧烈,这些新崛起的保守派精英并没有全数幸存。譬如,合作社、劳工和社会福利部部长霍贾图拉·阿卜杜勒马勒基就在2022年6月下台。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分析莱希接班人时也指出,目前伊朗保守派阵营也呈现出派系斗争复杂化,甚至有升级之势,"即使是在莱希的团队中,似乎也没有明显的继任者人选。"

英媒认为,莱希的命运预计不会扰乱伊朗政策的方向,也不会对伊朗产生任何重大影响,但这将考验保守派强硬派目前主导所有权力部门的体系,为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文章援引德国智库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客座研究员阿齐兹(Hamidreza Azizi)的话称,目前伊朗保守派阵营也存在不同派别,"有些人更强硬,有些人比较务实",这可能将加剧眼下在新议会选举和地方一级权力的"争夺战"。

《华尔街日报》也引述密苏里科学技术大学的博罗杰迪(Boroujerdi)的话写道:"假设哈梅内伊和宪法监护委员会不让任何改革派或温和派候选人参选,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保守派阵营之间的竞争加剧。"

《经济学人》在最新的一篇分析中指出,伊朗政坛除了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寻找一位新总统,在当前纷乱复杂的中东形势下对抗美以等国之外,还需要防止经济再度下滑以及国内触发内斗而陷入混乱的可能性。

可能的总统候选人有哪些?

事故发生后,伊朗第一副总统穆赫贝尔担任代总统一职,负责暂时管理政府。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指出,与其他国家不同,伊朗第一副总统是任命职位,而非民选职位。1989年该国总理职位被废除后,副总统接管了总理的部分权力。

伊朗有多位任命的副总统兼任,他们大多担任内阁成员。其中,伊朗第一副总统穆赫贝尔所担任的职位,被认为是同等职位中的第一。不过在50天后,穆赫贝尔是否能够成为下一任"民选"总统,似乎还是个未知数。

英国"中东之眼"网站指出,作为温和的保守派,穆赫贝尔在莱西班子里不算是热门的接班人人选,或将主要扮演过渡总统角色。但一名政府消息人士透露,穆赫贝尔最初是在哈梅内伊的推荐下被任命为副总统的,因此如果最高领导人这回敦促他参选,穆赫贝尔大概率会照做。

路透社称,同莱希一样,穆赫贝尔被认为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关系密切"。穆赫贝尔在被任命为副总统之前,曾执掌伊朗Setad公司长达14年之久。Setad是直接听命于伊朗最高领袖的经济集团,不仅经济实力强劲,而且承担了伊朗社会中的很多慈善任务。在他掌管Setad公司期间,该公司曾在疫情期间研发了伊朗国产的新冠疫苗。

伊朗第一副总统穆罕默德·穆赫巴尔 图自视觉中国

而预计能够获得莱希核心圈子支持的是强硬派代表,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赛义德·贾利利(Saeed Jalili)。他曾在2013年和2021年两次竞选总统失败,主张反对与美国进行任何互动,也反对与华盛顿达成协议。

在2013年大选落败后,贾利利一直尖锐批评时任伊朗总统鲁哈尼的外交政策,并提出建立影子内阁以弥补鲁哈尼政府的政策缺陷。

"中东之眼"援引一名保守派人士的话报道称,莱希的核心集团,包括他的女婿和他身边的主事者,都与贾利利关系密切,相信都会支持他。

赛义德·贾利利 图自视觉中国

按照这名保守派人士的话来说,莱希集团的一半人会支持贾利利,另一半人则会选择迈赫达德·巴兹尔帕什(Mehrdad Bazrpash),也就是伊朗目前的道路与城市发展部部长。

他也正是此次直升机事故中,安全返回大不里士的另两架直升机的乘客之一。

此外,还有很多人认为,同为保守派的伊朗现任议长穆罕默德·巴格尔·卡利巴夫(Mohammad Baqer Qalibaf)成为莱希接班人的希望也很大。

作为前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前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是三届总统选举的热门候选人,作为莱希曾经最大的竞争者,这可能是他能够担任伊朗总统的"最佳黄金期"。

卡利巴夫曾参与指挥两伊战争,在军旅生涯中与已故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结为挚友,后者曾在2013年伊朗大选中投票表示支持,不过他当时输给了鲁哈尼。

在2017年的大选中,卡利巴夫临时宣布退选,转而支持莱希。此前有伊朗媒体报道,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一名助手称,卡利巴夫有意愿参加原定于2025年的总统选举。

"中东之眼"称,作为保守派别中较为温和的代表人,他或许可以吸引反对贾利利的保守派和一些温和派选民。

穆罕默德·巴盖尔·卡利巴夫(右) 图自视觉中国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驻德黑兰的政治记者阿兹米(Saeed Azimi)还猜测称,为了刺激选民投票积极性,哈梅内伊有可能允许在此次选举中引入改革派人物,比如鲁哈尼时期的第一副总统埃沙格·贾汉吉里 (Eshaq Jahangiri)。

文章称,贾汉吉里正试图与鲁哈尼保持距离,称他在鲁哈尼政府的第二任期(2017年至2021年)中被"剥夺了权力",这可能会增加贾汉吉里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审查的几率,但他在普通伊朗选民中缺乏群众基础。

此外,据"中东之眼"统计,前伊朗外长兼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的阿里·阿克巴尔·萨利希(Ali Akbar Salehi),2021年大选因被监护委员会取消参选资格而掀起轩然大波的温和派政客阿里·拉里贾尼(Ali Larijani),前伊朗外长、常驻联合国代表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前伊朗央行行长阿卜杜勒纳赛尔·赫马提(Abdolnaser Hemmati),以及在中国斡旋下带队与沙特方签署复交协议的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等,都可能是潜在候选人。

哈梅内伊会选谁做最高领袖的接班人?

莱希遇难,也引发了另一个关键性问题--谁将接替已经高龄85岁、频频传出身体健康状况不佳的哈梅内伊,担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早前大刀阔斧为莱希剔除"不适任人选",有不少分析认为,他不仅属意莱希担任总统,也有意让莱希接班最高领袖。

尽管伊朗政府一直保持对领袖选举程序的机密性,但包括《华尔街日报》等多家西方媒体猜测称,在莱希遇难后,最有可能继任伊朗最高领袖职位的,其一是哈梅内伊54岁的儿子莫杰塔巴(Mojtaba Khamenei),其二是67岁的阿里雷扎·阿拉菲(Alireza Arafi),后者同时是宪法监护委员会成员,以及伊朗专家会议(选举伊朗领袖的最高权力机构)成员。

莫杰塔巴负责伊朗多个安全和情报部门,西方媒体认为他是哈梅内伊的"守门员",并且他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他成为下任最高领袖的概率被认为"正在大增"。不过《华尔街日报》称,哈梅内伊本人去年曾表示,世袭政府不符合伊斯兰教义。

路透社援引一名与哈梅内伊办公室关系密切的伊朗消息人士的话也称,哈梅内伊已表示反对他的儿子参选,因为他不希望看到伊朗倒退回世袭统治制度。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告诉观察者网,接下来围绕总统人选和哈梅内伊的接班人人选,伊朗政坛应该会出现一场较量角逐。对于这两个人选,特别是哈梅内伊的接班人人选,外界还看得不甚清晰。这并不意味着伊朗政权内部,包括哈梅内伊本人没有人选,但总是有一些不确定性。

丁隆也认为,尽管伊朗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内外政策不会大变。但由于直升机事故影响,接下来伊朗应该会减少投入到与美西方国家的关系、介入巴以冲突等外部事务的精力,主要致力于从事故引发的影响和冲击中顺利过渡。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