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在阿富汗创造的“美国怪物”,美媒都看不下去了

2024-05-29 16:2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齐倩)阿卜杜勒·拉齐克是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前警察局局长,长久以来被美国视作"最坚定盟友"和"塔利班死敌"。拉齐克于2018年10月遭暗杀后,阿富汗民众却高兴不已,因为在他们眼中,拉齐克及其领导的警察队伍是被美国政府一手扶植的"怪物"。

5月22日,美媒《纽约时报》发文指出,在美国的叙事中,拉齐克年轻、勇敢、富有魅力,曾带领部下在坎大哈关键战场协助美军击退塔利班。然而,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调查,坎大哈省多达近2200起的疑似失踪案件显示,拉齐克的所谓"成功"建立在酷刑、法外杀戮和绑架之上。

文章称,在美国授权下,拉齐克以安全为名,将坎大哈警察变成了一支毫无约束的部队:他们接受美国训练、配备美国武器、领取美国薪水,对人权或正当程序毫不在意。美国人希望在阿富汗争取民心,却培养了一批腐败的政客、军阀和彻头彻尾的罪犯,并选择视而不见,主动将阿富汗人推向了塔利班。

"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会后悔于我们创造的东西?"曾与拉齐克共事的美国特种部队军官罗伯特·沃尔特迈耶表示,"我们创造了拉齐克。美国在过去每场战争中都做了相同的事--创造他们并为之悔恨"。

《纽约时报》绘制的坎大哈省部分失踪人口照片墙

"近2200起疑似失踪案,只是冰山一角"

文章称,《纽约时报》团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同阿富汗研究人员一起梳理了坎大哈前政府保存的5万多份手写投诉。在这些报告中,团队发现了近2200起疑似失踪案件的细节,追踪了其中近1000起。

在走访失踪者家庭、采访目击者,并同时利用当地警方报告、宣誓书及其他政府记录予以佐证后,该团队证实近400起失踪案件的真实性。截至目前,这些案件中的当事人全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这些数字几乎肯定严重低估了拉齐克统治期间的暴行,"文章写道,坎大哈省人口约有100万,无法予以全面且详实的调查,因此政府记录中2000多起疑似案件"很可能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由于战乱带来的危险以及害怕遭受报复,当地大多数家庭从未正式报告过他们的亲人失踪。

文章回溯了2010年发生在坎大哈省的一次大屠杀。当地警察通过清真寺的扩音器命令所有人集合,聆听拉齐克的演讲并观看处刑仪式。拉齐克向手下讲话时,囚犯们双手被绑,跪在地上。随后,两名军官举起步枪,击毙囚犯。

据三名目击者说,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拉齐克向人群喊话称:"你们要会学会尊重我,拒绝塔利班。因为我会回来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没有人会阻止我。"

《纽约时报》发现,当地警察变成了一支不受约束的可怕战斗力量,绑架了数百甚至数千人,并在秘密监狱中杀害或折磨他们。受害者的亲属仍抱有希望,希望他们还活着,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绝望的亲属们只能到红十字会查看身份不明尸体的照片,然后到停尸房,在因窒息而死、头部中枪或双手被绑着丢弃的尸体中寻找可能的亲人。当地民众在哀悼亲人的同时,也直面自己的无能为力,由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的坚定支持,拉齐克当地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

报道称,联合国、人权组织和新闻媒体早就对拉齐克及其部队表示严重担忧,但由于阿富汗战乱不断,该国大部分地区难以进入,独立调查却一直受到限制。《纽约时报》根据评估认为,拉齐克及其警察部队犯下了自1978年以来阿富汗最大规模的所谓"强迫失踪"(forced disappearance)案件。

坎大哈省2016年提交的一份失踪人口报告(《纽约时报》)

美国亲手创造了"美国怪物"

很长一段时间里,拉齐克在坎大哈省持续策划了阿富汗数十年来最残酷的强迫失踪行动。在拥有大批塔利班支持者的坎大哈省诺尔扎伊部落,此类行动尤为严重。诺尔扎伊的长老们说,他们过去多次向美国军方官员投诉过拉齐克策划的谋杀和绑架事件,但都遭到了忽视。

"有时候,我们会询问拉齐克一些涉嫌侵犯人权的事件,"曾在阿富汗问题上担任过多个职位、且有过与拉齐克共事经历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亨利·恩谢尔回忆说,在得到拉齐克的肯定回答后,"我们会说,'哇,我希望我们没有因为听到这件事而被卷入战争罪'。"

恩谢尔坦承:"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但我们认为我们别无选择。"


阿卜杜勒·拉齐克(半岛电视台和《纽约时报》资料图)

美国政府自我标榜为"人权卫士",但为何对拉齐克的所作所为视若无睹?《纽约时报》指出,因为拉齐克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很有用,他曾重新确立了阿富汗前政府对坎大哈的控制,并将叛乱分子赶出坎大哈,赢得了许多反对塔利班人士,包括十几名美国官员的"认可和钦佩"。

多年来,美国军方领导人一直将拉齐克视为在阿富汗的模范伙伴,是他们在反塔利班战斗中的重要盟友。美国指挥官经常说,如果阿富汗每个人都像拉齐克那样战斗,美国就可能真正赢得这场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拉齐克遭遇塔利班暗杀时,他的美国朋友也一直相伴他左右。

据新华网消息,2018年10月18日,拉齐克在坎大哈省首府坎大哈市遭警卫射杀,省安全局局长同样中弹身亡。美国驻阿富汗部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队最高指挥官斯科特·米勒事发时在场,躲过一劫。米勒曾称赞拉齐克是"伟大的朋友"和"爱国者"。

"美国怪物"将阿富汗人推向塔利班

在美国人眼中,拉齐克是美国人心目中的"最佳盟友";但对于拉齐克统治下的无数阿富汗平民来说,拉齐克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他就是"美国怪物"。

当地居民告诉《纽约时报》,因为拉齐克和他的警察队伍,他们的父亲、丈夫、儿子和兄弟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拉齐克虽然曾是负责坎大哈省安全事务的警察局长,但他们认为,拉齐克的统治不过是一场针对平民的残酷运动,而这场运动得到了美国的支持。

在拉齐克于2018年身亡后,他的部下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继续挪用公款,敲诈老百姓。

事实证明,美国对于拉齐克罪行的漠视最终让其自食恶果。美国人希望通过代理人在阿富汗争取民心,却培养了一批腐败的政客、军阀和彻头彻尾的罪犯,并对他们的罪行视而不见,主动将阿富汗民众推向塔利班那一边。这些阿富汗人不再信任美国支持的政府,不认为他们有能力解决问题。

文章称,拉齐克及其警察队伍的残忍在当地民众中激起了强烈敌意,以至于塔利班将之变成了招募工具。过去一段时间,塔利班官员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关于拉齐克暴行的视频,以吸引支持者。

当地居民们说,一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护塔利班,但随着拉齐克等政客的残酷统治,许多阿富汗人开始厌恶并痛骂阿富汗政府和支持该政府的美国人。《纽约时报》直言,这是2021年塔利班赢得坎大哈省的原因,同样也是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政权的原因。

"我们都不支持塔利班,至少一开始是这样。"法祖尔·拉赫曼是坎大哈省居民,他的兄弟曾在拉齐克统治期间被目击到遭到绑架。他告诉《纽约时报》:"但当政府垮台时,我在街上奔跑,欢欣鼓舞。"

卡里·穆罕默德·穆巴拉克在坎大哈省经营着一家女子学校,他最初支持前政府,但之后改变了立场。他说:"他们(美国人)以民主之名带来的,是一个掌握在少数黑手党手中的制度。人民开始憎恨民主。"

"美国在过去每场战争中,都创造了拉齐克"

美东时间2021年8月30日15时29分,美军最后一架C-17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宣告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完成,同时标志着美国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终于结束。

2021年阿富汗局势变化之快,让全世界瞠目结舌:5月,美国撤军;8月6日,塔利班拿下首个省会城市;8月15日,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回顾过去20年,美国军官约翰·R·艾伦不得不承认,拉齐克是一个"真正罪大恶极的罪犯",仅仅因为他有助于打击塔利班就与之合作,是一个错误。

2021年8月30日,美军士兵乘坐飞机撤离阿富汗(视觉中国)

美国特种部队军官罗伯特·沃尔特迈耶曾与拉齐克共事。他表示,没有人比拉齐克更擅长打击塔利班。2009年,美国宣布增兵阿富汗,希望夺取南部地区控制权,向阿富汗派遣了数万名美军士兵。据沃尔特迈耶所说,由于美国的敦促,拉齐克成为这次行动中"最重要的人物"。

"我们会问自己:我们在这里创造的东西是否会让我们后悔?"沃尔特迈耶随后表示,"我们创造了拉齐克。美国在过去每场战争中都做了相同的事情,我们创造了他们并为之悔恨"。

2001年,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美国入侵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并试图在此通过支持一个新政府而重建阿富汗。但最终,历时20年的阿富汗战争,最终以美军仓皇撤离、塔利班重新掌权为结局,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和饱受苦难的人民。

据统计,阿富汗累计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杀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而死亡,另有6万多名平民受伤,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对武装暴力采取行动"组织统计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间,约1600名阿富汗儿童在北约联军主导的空袭中死伤。

纵容残忍的杀手、逼友为敌、纵容猖獗的腐败……《纽约时报》认为,这些美国亲手酿成的错误,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美国为何输掉了这场长达20年的战争。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