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局长被吐槽像如花,女儿当表情包,妻子称看上他不是因为长相

2022-11-09 10:37     九派深度

文旅局长被吐槽像"如花":女儿刷到视频"喜死了",妻子称看上他不是因为长相

与出圈视频中的看似"油腻"造型相比,现实中的解伟憨厚又朴实。夏天过后,他脸上晒出棕斑,有些消瘦,又很精神。

这天,他穿着白衬衣、灰青色夹克,拎着公文包来了。他走路急促,肩膀抻平,神采奕奕。一不留意,就站到来访者面前。又是一个周末,涢水斜贯随州市境,光照强烈、水波温柔,解伟站要去湖水边继续新视频的拍摄。

最近,他所谓的"丑"让流量灼烧着随州这座鄂北小城。他兴奋又谨慎。兴奋的是,本地的银杏被全国知晓。谨慎则源于体制内外更多的审视和监督。

"不动,是最安全的。"他说他明白这个道理,但文旅需要营销,"要像疯子一样做文旅"。

解伟在随州市博物馆拍摄。图|九派新闻 徐鸣

【1】"土"局长

走红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解伟被市里领导专门叫去。他的工作受了肯定,要开会商量做下一步文旅宣传策划。

全国的媒体都在找他,于是座机不停响起。解伟嘱咐同事,直接把他个人手机号给记者们,他可以在微信上接受采访。

午休时间,他左手接固话,接受来自广东记者的采访;右手接手机,安排山东记者的下一场采访。每次采访的末尾,他都客气地感谢记者。

他手机壁纸是俯瞰随州的城市宣传图,红色大字写着"中国十佳魅力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他从小在随州生长,对这片土地感情深厚。

以往各省的媒体怎么会关注随州呢?他说,请都请不来的,所以要珍惜机会。

突然成了网红,这位干部尝试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连线直播、第一次使用微博、第一次开飞书会议……"大数据时代""流量为王""精剪粗剪"这些词汇也时不时从他嘴里蹦出来。

接受平台的邀请后,他开通了账号,也想着在另外的平台开一个账号。但他不会改用户名,不会换头像,换封面图也不会。

"怎么说要开通会员啊?要花多少钱啊?"他左手把手机举得高高的、远远的,另一只手食指滑动屏幕,眯着眼琢磨。发现只需15元,他犹豫了一下说,行,开个会员。

晚上8点。他开完一个工作会议,便赶到办公室连线直播。为了出境更好看,他把一箱矿泉水放在桌上,摞一个纸盒垫得更高,两边竖起两本书,把手机夹在中间。

对面的记者说,镜头好像有点模糊,他回复,"咋回事?是我这手机太out了吗?"他又站起来,对着前置摄像头哈了口气,扯了一格纸巾,边擦边说"有没有清晰一点?"

"声音呢?""我怎么听不到你的声音?""还是听不到啊!"手机放不出对方的声音,他看着直播界面一列列的图标,和逐渐增加的观看人数,有些焦急。

晚上10点,直播进入状态。他挥手唱起银杏歌,但,有些局促。又提到随州的景色,他突然声调提高,"万亩桃花……"顺口溜似地说出一串又一串介绍语,说到兴起时,力气越来越大。也许介绍景色是擅长领域,他卸下紧张,身体放松地晃悠,皮椅也跟着咯吱作响。

解伟在办公室和媒体连线直播。图/九派新闻 徐鸣

"你会害怕组织给你贴网红局长的标签么?"第一次被问到,解伟回答得体,"怎么会害怕呢?对于我来说,是任务多了,休息少了。"

第二次被问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略显回避地说,"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第三次被问到,他终于躺在皮椅上坦诚地说,"之前乡镇洪灾,我受命前往,且小有成效,本来就是组织破格提拔,在仕途上就很引人注目了。我确实应该低调,暗淡下来。文旅需要营销,非要露脸,但很容易让人觉得我就是靠一张嘴。把自己推到风头,言行就被盯得很紧。也许,其他局不需要这么高调的。"

他接着说,"不动,确实是最安全的。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你得选一条路,前路未知,看你怎么选择。"

【2】"丑"出圈

解伟毫不掩饰地说,"触网"契机就是模仿四川甘孜州文旅局局长刘洪。他还专门去刘洪的短视频账号下评论,但"他太红了,没聊上"。

可以说,解伟是带着祈雨的心情在做短视频。随州市文旅局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十一长假7天,随州市累计接待游客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A级旅游景区接待游客人次和综合收入,都较2021年同比下降超过60%。

在5月18日博物馆日的前一天,他第一次下载短视频软件,给账号取名字。"神韵随州""随州文旅"……他觉得集思广益得来的这些名字太没特色。他还想到了"局长带你游随州",但局长太多了,指义不明。最终,敲定了"解局长带你游随州"。

第一期拍摄,解伟拉上几个同事,也没告知事由,径直去了随州市博物馆。这里是国家一级博物馆,展出文物包括曾侯乙墓西侧的擂鼓墩二号墓编钟。

解伟想要拍戏,但他没有设想得很复杂,于是让一位女同事演丫鬟,另一位演大臣。在现场,他们想到需要剧本,于是当场写出来,边拍边改。第二天,视频顺利发出。这时,他已经体会到做短视频没那么简单。

这次,轮到刘洪给他评论了。

刘洪局长的留言。 截图

那条带火他的视频发出当晚,有人留言,"丢我们随州人的脸"。他心里难受,还犹豫着"要不删掉吧"。但他也不服,大家吃力拍了一整天,决定不删。

渐渐地,评论的IP地址由省内变成省外,遍布全国。如花、解大嫂、潘某江随州分潘……关于解伟外貌的吐槽越来越多。私下,同事们也在悄悄说,这期视频都不好意思转发到朋友圈推广,"确实有点辣眼睛"。

解伟在网上搜索如花是谁。然后他看到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肥腻的脸,还挖着鼻孔。"天啦,我难道有这么恶心人么?"

他专门去找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心想,我长得也不丑吧,就是普通人一个,在意别人说美丑干什么。他一边宽慰自己,一边得体地回应媒体:"只要能宣传随州美景,我可以献丑、好笑""原谅我的丑,但我的家乡真不丑"。

解伟也多次解释"尴尬"的妆发。时间紧、临时改了剧本,加上一同拍摄的同事脚摔伤,那天他很着急,"一着急就爱流汗,越流汗头套越掉,越掉我越着急。"

阅读下一篇

这类人可领一次性救助金!官方推行由急难发生地实施临时救助

这类人员,可领取一次性救助金 8日,民政部会同中央农办、财政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救助兜底保障工作的通知》(民发〔2022〕83号,下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