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2022-09-02 08:43     蓝鲸财经

寺库全资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被冻结1100万财产后,日前又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再次引发投资者对于寺库前景的担忧。一时间,业内有关"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已凉凉"的讨论开始甚嚣尘上。

实际上,寺库的处境只不过是垂直电商集体溃败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除寺库之外,同样已赴美上市的每日优鲜,以及天天鉴宝、蜜芽等垂直电商玩家,均在今年遭遇资金危局甚至是关停旋涡。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的垂直电商可谓是哀鸿遍野。

值得一提的是,垂直电商早在2019年便有衰败的迹象。彼时,老牌奢侈品电商平台尚品网,以及昔日明星美妆电商平台乐蜂网的相继关停,呆萝卜、妙生活等多位生鲜电商玩家更是接连折戟。如今,相似的历史再次重演,难免令人唏嘘。

寺库负面缠身、每日优鲜掉队,上市玩家资金面收紧

8月25日,天眼查App显示,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寺库")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上海维旗贸易有限公司,经办法院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而在不久前,上海寺库刚刚被昔日合作伙伴普拉达(Prada)申请冻结1100万财产,冻结期为一年,目前这笔资金仍处于冻结状态。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这是上海寺库首次被申请破产清算,而其大股东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即奢侈品电商"寺库"的运营主体)更是在年内已接连两次被申请破产重整。寺库在第一次出现破产审查案件时出面否认了公司即将破产的传闻,但第二次官方始终未曾发声,增加了外界对于寺库资金状况的疑虑。

其实,寺库的困境早已有迹可循。据记者了解,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寺库便因不发货、不退款、不退货等问题屡遭用户投诉;该公司在近两年关联的法律诉讼也已达上百条。2022年8月17日,寺库更是被传出总部大楼已"人去楼空",不过遭到官方否认。此外,寺库的股价早已跌破1美元/股的警戒线,游走于退市边缘,公司业绩也由盈转亏、疲态尽显。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与寺库有类似遭遇的是同样赴美上市、身处生鲜电商赛道的每日优鲜。自2021年底,每日优鲜便被传存在拖欠部分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今年5月及6月,由于未能按时提交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以及ADS的收盘价连续30个交易日内低于1美元,每日优鲜接连两次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发出的通知函。期间,坊间不时传出有关每日优鲜资金链紧张的消息。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7月14日,每日优鲜对外释放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的积极信号,称后者计划向其进行价值2亿元的股权投资。然而,仅时隔半个月后,这笔投资款就被曝并未实际到账。7月28日,每日优鲜宣布放弃赖以起家的极速达业务,而这被视为其资金受困的无奈之举。

7月28日当晚,用户在每日优鲜App便开始无法正常下单完成购买,在下单支付时,页面会弹出提示"抱歉,本单购买的商品在当前地址下无货"。记者发现,截至发稿前,其仍未恢复正常运营。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天天鉴宝暴雷、蜜芽关停,行业昔日头部玩家陨落

具备融资优势的上市企业都难逃资金面收紧的拖累,非上市企业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早在今年6月,文玩电商曾经的第一梯队玩家"天天鉴宝"便因资金链问题而遭曝光。彼时,据记者了解,该公司因融资不顺而拖欠数百位商家的货款及保证金达半年之久,涉及金额超四千万元;同时其自去年10月开始拖欠数百位员工薪资,涉及金额也在千万级别。

据记者实地探访,天天鉴宝北京总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天天鉴宝四会直播中心(即四会发货仓)也空无一人。天天鉴宝APP及微信小程序作为该公司经营的两个重要平台,其商品数据自5月中旬以来就已被清空,均处于停止服务的状态。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记者获悉,天天鉴宝创始人兼CEO王一曾在2021年底发布了一封全员信,他在信中坦承公司受到2021年互联网大环境走势低迷及疫情的影响,公司业务拓展和融资受阻,导致被迫裁员。为了摆脱困境,王一指出,公司管理层正重新启动新一轮融资,积极寻找资方。但从实际情况看,天天鉴宝在2020年4月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后,就再也没有获得新的融资"输血"。

6月中旬,记者拨通了王一的电话,询问拖欠款项一事,对方仅回应称,"我们这边在做一些调整"。此后,记者多次尝试继续拨打其电话,但都被直接挂断或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紧接着,昔日的母婴电商头部玩家"蜜芽"在7月初宣布将于今年9月10日停止App服务并关停下架,APP关停后,蜜芽将对已收集的用户信息进行集中删除与注销个人账户,并停止搜集或使用消费者及入驻商家的信息和数据。

尽管蜜芽方面强调,本次关停的只是APP,未来其将继续在蜜芽微信有赞小程序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不过记者进入蜜芽官方微信小程序后发现,目前该平台内的在售商品已所剩无几,奶粉、米粉、饼干等母婴常见品类项下已找不到任何商品信息。

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盛极而衰后该如何续命

垂直电商该如何续命?

与综合类电商相比,垂直电商往往显得"小而美",并在2010年前后迎来发展的鼎盛时期。当时,垂直电商势头正猛,而电商格局尚未形成,以图书电商当当网、服饰电商凡客诚品为代表的垂直电商在国内风生水起。

但从寺库们的遭遇不难发现,垂直电商正在经历集体溃败的时刻。若将时间线拉长来看,其实早在2019年,垂直电商便已开始日渐式微。

彼时,老牌奢侈品电商平台尚品网,以及昔日明星美妆电商平台乐蜂网的相继关停,呆萝卜、鲜生友请、我厨、易果生鲜、妙生活、吉及鲜等多位生鲜电商玩家更是接连折戟,一度引发外界对垂直电商还有没有未来的探讨。如今垂直电商再度集体溃败,这不禁让人发问,垂直电商究竟怎么了?

一位券商研究员对记者表示,垂直电商往往被拿来与综合电商相比较,表面上看,垂直电商在某个特定细分领域中的专业性更强,似乎占据了优势。但这意味着,垂直电商只能解决某个细分领域的用户需求,无法达到规模效应。

"综合电商平台最大的价值和优势在于凭借供应链、售后、物流、支付等环节形成了完整的生态壁垒,占领了竞争高地;而随着马太效应加剧,综合电商正持续攻城略地,不断挤压垂直电商的生存空间。"

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的观点或许也提供了一个思考方向。在宣布关停蜜芽APP后,刘楠曾出面解释了具体原因。她表示,最根本的原因是垂直电商黄金时代已过,蜜芽App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而她作为创始人需要带领公司转型。

刘楠指出,自2012年到2020年,垂直电商在这个阶段满足了一个价值,即用专业的运营方法、选品方式等满足垂直人群的需求。她认为,打败垂直电商的不是综合电商,而是综合电商所拥有的算法能力,让这类用户在综合电商平台也能看到自己需要的商品。

无独有偶,华安证券日前也在一份研报中提到了垂直电商发展的两个阶段。研报称,在行业发展早期,物流、供应链等基础设施不完善,电商企业可以切入单一品类,提升消费者信任感,并逐步进行品类拓展,成长为综合电商,实现规模化运营,比如京东以自建物流为契机,从3C品类拓展为全品类运营。而在第二阶段,综合电商已经占据垄断地位,可以凭借其规模优势,切入特定赛道,对垂直电商实现降维打击。

华安证券指出,垂直电商此阶段成长为综合电商的可能性极小,更应该发挥"小而精"的优势专注单一品类,实现差异化运营,提高产品和服务附加值,从而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

阅读下一篇

杀伤力比脱欧还可怕!英镑兑美元创历史新低 减税政策恐怖如斯

英国政府上周五宣布了一系列减税措施,让市场大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