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南京遇害女大学生父亲:判决结果是最大宽慰,凶手接近崩溃

2022-07-08 11:24     大河报

对话南京女大学生案受害者父亲:判决结果是最大宽慰,宣判时凶手崩溃

"这是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这个判决结果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7月7日晚,南京女大学生遇害案一审宣判后,被害人李某月的父亲李胜对大河报·豫视频记者如是说。

当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南京女大学生遇害案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洪峤被判处死刑,另两名被告张晨光、曹泽青被判死缓。

对话南京女大学生案受害者父亲:判决结果是最大宽慰,宣判时凶手崩溃

7月7日,李胜怀抱判决书站在法院门口

当晚7点半,李胜接受了大河报·豫视频记者的采访,讲述庭审现场细节。

李胜说,再过两天就是女儿2周年忌日,判决结果出来后,他和妻子动身前往勐海县女儿遇害现场,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女儿,告慰她在天之灵。目前女儿遗体还存放在勐海县,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尽快带女儿"回家"。

大河报:您对这个判决结果怎么看?

李胜: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这个判决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最大的宽慰,没想到有这么顺利,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真的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和公正。

在结果宣布之前,我们心里也是有点担忧、忐忑不安的,7月4日晚上8点法院通知我们开庭时间时,我问工作人员有没有宣判结果,他们并没有回答我,我就觉得可能会有我们不可接受的判决结果出来,但今天判决结果下来后,我才知道纯粹是我们多担心了,他们当时可能是出于工作的谨慎。

大河报:法庭内宣判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李胜:我们是坐在审判长和审判员的右手边,公诉人的后面,公诉人是检察院的,对面是他们(被告人)的辩护人,下面还有一些旁听的代表。宣判的时候,审判长直接念了判决书,第一个念的是刑事附带民事的判决书,因为我们没有提任何的附带民事赔偿,所以大概一分钟就结束了,接着就是宣读这个刑事判决书。审判长是当着我们全体人员的面当场读的判决结果,只有犯罪嫌疑人是在看守所通过视频连线投在屏幕上参与庭审的,另外还有一些分会场。

对话南京女大学生案受害者父亲:判决结果是最大宽慰,宣判时凶手崩溃

一审判决书

阅读下一篇

95后情侣交往不到24小时领证,看到结婚证朋友惊呆:晚上偶遇决定

都说冲动是魔鬼。现在的95后能有多冲动?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不到24小时“火速”领证,暂且不说二人婚后的生活是否会幸福,就冲这股劲,让不少70、80后佩服的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