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D2809殉职司机:有乘客赶来吊唁,点燃一炷香送别司机杨勇(2)

2022-06-09 15:32     封面新闻

"我两天都没合眼了,心里特别难受,现在有时候还有错觉,觉得他还活着。"张元松还保存着他们服役期间拍摄的照片,谈话间又调出照片,双指触碰屏幕,把杨勇所在的角落放大,仔细观看。

6月7日告别仪式现场

送别

D2809乘客赶来吊唁,为司机上香

凌晨,封面新闻在灵堂看到一位身穿黑色上衣的男子,为杨勇上香。现场有杨勇的同事介绍,该男子是D2809乘客,是湖北人,特地从外地赶来吊唁。他婉拒了采访。6月7日,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记者再次看到他随着吊唁的队伍一起走入灵堂,向司机杨勇致敬。

7日8时30分左右,仪式正式开始,杨勇的同事身着制服,和战友们一起陪同家属,走进灵堂。片刻过后,现场的市民也陆续排队走入,向逝者鞠躬致哀。

一位女性遵义市民一边流泪一边往前走,鞠躬时连道了几声"走好"。另一位白发市民从清晨7时许便守在灵堂门口,随着送别队伍走完全程才离开,"我敬佩他,想送他一程。"

20多名战友始终守在仪式现场,陈义祥是其中一人。他和杨勇是桐梓县的老乡,又是同一批入伍的战友,在去海南的火车上,两人相识。得知杨勇遇难那天,原本酒量很好的他,"喝了两杯就很不舒服,坐立难安,我反复确认是不是真的,很难受。"

谈及此次动车事故,陈义祥叹了口气,"我想当时他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也许是军旅生涯留给他敢打敢拼的本能,为他惋惜,也为他骄傲,他是我们战友中的英雄。"

6月7日告别仪式现场

追忆

"无论做什么事,都能百分百努力"

在告别仪式现场,杨勇的外侄王林(化名)介绍,他和家人从老家桐梓县赶来遵义送别杨勇。事故发生后,王林在网络看到相关视频,那时他并未想到这是舅舅,次日父亲接到亲戚打来的电话,确认舅舅遇难。

在王林眼中,杨勇一直是个慈祥的舅舅,自己的母亲当年被杨勇的长辈收养,并非血亲,但小时候杨勇对待他与家族中其他孩子一视同仁。他表示,3年前他的孩子出生,杨勇也曾送来祝福。

田纪恩是杨勇在海南服役期间的第一任班长,此次未能赶来现场。6月4日下午,田纪恩从一个贵州籍战友处得知杨勇遇难。在田纪恩的印象中,当年十七八岁的男孩"内敛""刻苦""好学"。两人在一起的多数时候都在谈论工作,杨勇总是"兢兢业业"。

一次默契的快板演出配合,让战友陈义祥从内心认可杨勇。服役期间,他们曾代表自己所在单位去参加总队的汇演,"我们自己写词,在业余时间练习,虽然最后没有获得名次,但那场表演我和杨勇配合得非常完美。"

陈义祥说:"这次之后,我觉得他无论什么事,都能百分百努力。"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