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举报山东曹县人民医院失职致其新生儿脑瘫 官方回应称正调查(3)

2022-05-22 10:58     正观新闻

此外殷淑文告诉记者,2021年2月6日早上8点左右到2月7日早上6点左右,家属并未被允许陪护,而护士态度并不友好。"我一只手滴着催产针,肚子上绑着胎心监护带,我跟护士说想上厕所,护士就把我的催产针关闭了,说你自己去就行"。

殷淑文表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个例,"家属送来的饭,他们放在脚板上就走,我当时大着肚子,起身很困难,够不到,需要求着他们帮忙打开""我当时有些便秘,家人送来的开塞露,我询问护士能否帮忙滴一下被拒绝,他让我自己去厕所上"。

"但是我当时不能下地",2021年2月5日入院后她曾做过相关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胎膜早破,"胎膜早破是绝对不能下地的",殷淑文觉得,生产前检查显示胎膜早破,护士却让她下地,这是导致脐带脱垂的主要原因;发生脐带脱垂后医院没有紧急措施,导致孩子错过最佳抢救时机,以至于她被生剖,孩子又被确诊脑性瘫痪。

殷淑文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事情发生后,她和家人曾多次到曹县人民医院,要求封存病历和监控视频,并要求院方给出一个说法,医院表示可以走法律途径。

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走法律途径,殷淑文曾咨询过律师,律师表示走法律途径就需要依据病历,但对于病历内容,殷淑文存有质疑。

她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当初要求院方封存病历和监控视频的时候,被告知病历找不到了,封存了一段时间后她才拿到了病历,但监控视频始终没有拿到,拿到病历后她曾多次向院方提出对病历内容有质疑,想找当初给自己做剖宫产术的医生和护士对峙,但院方却迟迟没有回复。

而她的主治医生刘文静,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哪一个,"从我入院到现在他(她)基本没有出现过,也没有来告诉我她是我的主治医生,问过我情况,只是病历上这样写了,我才知道是他(她)。当时做剖宫产手术的时候,我的意识很清醒,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给我做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病历上写的是刘文静的名字"。

殷淑文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她怀疑给自己做手术的不是主治医生刘文静,在她的剖宫产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正观新闻记者注意到患者签名空缺,手术者签名和经治医师签名为刘文静。

事情好像陷入了一个循环,殷淑文对于一切无解,她和家人只能一遍遍地到医院寻求解释,却始终无果,"我现在在网上实名举报了很多天,他们也没有给回复,也没有搭理我们"。

给殷淑文做手术的医生是否为刘文静?曹县人民医院是否存在失职行为?

5月20日上午,正观新闻记者致电曹县人民医院,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曹县宣传部新闻科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正观新闻记者,这件事情正在协商处理中,具体进展情况他不太清楚,而殷淑文告诉记者,这件事情目前并未有任何进展,也没有医院的人与她联系。

据曹县人民医院官网介绍,曹县人民医院始建于1949年10月,2016年3月3日被山东省卫计委批复为三乙综合医院;连续7年入榜县级医院综合竞争力100强、2020年位列榜单第58位;先后获得"全国管理创新医院"、全国"人文爱心医院"等荣誉称号。

正观新闻记者搜索发现,妇产医疗纠纷案件并不少见。据云南长安网,2017年5月29日昭通市威信县某医院,季小宝(化名)之母秦某侧切加腹压上产钳阴道助娩娩出季小宝。季小宝出生后,出现重度窒息,后转院治疗被诊断为: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重度);窒息后多器官功能损伤;围产期窒息(重度)。经治疗后出院。后季小宝父母带其多次住院接受治疗,2018年3月14日,季小宝出院诊断为全面性发育落后(脑瘫);中度营养不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

眼看孩子的病情没有好转迹象,2020年,季某夫妇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为由将威信县某医院、昆明市儿童医院起诉至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38万余元。经鉴定,威信县某医院在对秦某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选择了不恰当的助产方式,此外,医生在胎儿宫内窘迫复苏过程中,部分操作及用药不规范是导致损害后果的主要因素。威信县人民医院应承担主要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威信县某医院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赔偿季某夫妇538万余元,威信县某医院不服一审判决,起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阅读下一篇

刘德华被谁坑了?奥迪广告抄袭几乎一字不差,背后代理公司浮出水面

还没火足24小时,由刘德华出镜的奥迪汽车广告便翻车,被指几乎一字不差抄袭。5月21日,时值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豪华汽车品牌奥迪在微博、微信视频号,以及刘德华个人抖音账号等